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美国前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驻华大使温斯顿·洛德在纽约表示,习近平带有强烈反西方色彩的言行限制了美中关系的发展。他认为,目前美中之间存在严重缺乏互信的问题,而这只有在两国最高领导人经过务实、坦率的交谈才能加以管理。

洛德还说,美日安保条约像美国打开中国大门之初毛泽东和周恩来所理解的那样,是有利于中国在一个稳定环境中发展的安全保障。

美国前驻华大使洛德是经历了打开中国大门、美中建交、双边关系风雨变幻40多年的美国最资深外交家之一。他最近在纽约表示,目前的美中关系现状确实令人担忧。他说:“美国和中国不必成为恋人,但太多的互不信任,习近平政策中太多的反西方色彩,或者他对我们促进人权的抓狂 态度,毫无疑问,必将束缚美中关系。”

虽然中国国内正进行美国是围堵还是欢迎一个崛起的中国的辩论,但是洛德认为,中南海的领导人,当然包括习近平,确实认为美国要推翻中国政府,“不是中央情报局策动一场政变,而是媒体、非政府组织、人权呼吁,软实力试图破坏他们的制度。”

习近平言行具强烈反西方色彩

洛德说,与此相对的是,习近平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具有很强的反西方色彩。他批戈尔巴乔夫,对颜色革命和阿拉伯之春极为紧张,反对西方价值观,提出“七不讲”——不讲宪政、新闻自由等等,还下令大学不准使用西方教科书。他说:“习近平本人发表了很多反美反西方的讲话,所以,我担心这种恶性循环:他们认为我们要推翻他们,我们认为他们的观点完全是反西方的。因此,这限制了我们的关系。”

在这样认知根本冲突的前提下,美中之间如何进行合作?

洛德认为,美中之间不会发生战争,双方没有领土争端,都不想打仗;双方在地区和全球范围内有很多议题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他说:“只要双方不发生误判,美中之间存在着一个合作平台。”但是他又说,“由于制度问题,(美中关系)存在着‘天花板’。”

不过,洛德认为,“由于美中两国都有各自在许多议题上进行合作的压倒性利益——且不说各自面临的巨大国内挑战——双方仍将继续采取务实态度,尽管有时候必须‘捏着鼻子’(无可奈何地去做)。”

习近平上台后美中之间的互不信任、互相猜疑加重了。纽约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主任夏伟认为,“美中之间现在的不信任甚至比五、六年前更严重了。”

美中关系中的问题是系统性的骚扰

洛德承认,这不仅是事实而且性质更具整体性。他说,美中关系有起有伏,经历过很多突发事件,如1996年台海危机,1999年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事件,但数月后很快恢复。但是现在美中关系中存在的问题有所不同,“是系统性的骚扰”,“中国人认为我们要推翻他们的制度,我们对他们的反西方观点也有点抓狂,而这贯穿在一系列议题中:在亚太地区,中国是准备把我们赶出去还是要和我们共处?美国在亚洲的再平衡政策是要围堵中国还是要显示美国对亚洲经济发展的兴趣?”

解决互信的机会即将来临

但是洛德认为,美中两国间的这种系统性问题现在有了一个缓解的机会,那就是9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正式访美。他说,“两位领导人应举行闭门会晤,没有助手、不设谈话要点,纯谈一些战略议题,不求立即变成亲密无间、相互信任,但是他们应该彼此提出问题。奥巴马应明确表示美国的再平衡到底是什么?美国应如何对待中国的崛起;习近平要说说他认为美国是否应被包括在亚太地区之内、‘中国梦’的内涵是什么等等。同时也谈一些具体问题,如气候变化、军事关系和经济框架等。”

洛德与夏伟在华美协进社对谈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洛德与夏伟在华美协进社对谈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总之,洛德认为,美中缺乏互信的问题必须要由双方领导人在“头脑清醒、坦率的讨论中才能加以管理”。

夏伟表示,今年底在巴黎将召开的全球气候问题会议是个好机会。如果美中领导人能在这个问题上表达两国就对抗气候变化进行合作的真诚意愿,“那将是难以置信的互信行动。”习近平9月来访,洛德说,“奥巴马和他正好可以谈这个问题。”

洛德表示,美中双方有共同利益的议题还包括反恐。另外,两个较难解决的问题是网络战和太空核力量原则,“都是目前难以解决的问题”。他说,另一个问题是北韩,如果发生突发事件,如权力更替,美中双方应如何应对。而这个问题因为太敏感中方是避谈的。

作为最早参与打开中国大门的美国外交官,洛德亲历了美中恢复正常关系基石的《上海公报》的制定过程。他说,美国外交政策的卓越之处在于共和民主两党政府的台湾政策,“尽管有台湾这个难题,但我们与中国一起取得了进展,而台湾不仅发展了经济、保持了安全、并且建立了民主制度。我希望台湾能成为中国的榜样。这是美国八位总统的记录。”

洛德想借此说明,美国外交政策之卓越在于可以找到搁置最难解问题的办法,从而推进美中关系的发展。

改善美中关系之道就是与中国竞争

洛德认为,美国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他批评奥巴马政府反对中国主导的亚洲基建投资银行是很愚蠢的。他认为,美国已经准备好同中国竞争。他指出,改善两国关系的最佳途径就是与中国竞争。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改善美中关系可以做的最好事情,那就是摆脱美国有害的政治环境和单一主义,加入与中国的竞争。这样我们就可以显示民主制度的优势,让全世界比较哪个制度更好。”他说,美国应有信心未来更美好,因为“我们有更好的军事力量、科学技术、企业家精神,最好的大学,有能源革命、人口移民,我们可以与中国竞争,我们不应怕他们,而应该欢迎他们。”他补充道:“我们的竞争是和平的。”

中国官方媒体有记者担心最近日本首相安培访美,以及美日修订安保条约,这些举动会损害中美关系,并担心这一条约把中国当作唯一的敌人。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也批评这一条约是冷战的产物,警告“妄图通过军事同盟扩充军事实力、遏制他国发展、谋求一己私利的做法,终将是徒劳的。”

美日结盟保证亚洲安全

洛德认为,其实中国很清楚《美日安保条约》并非要把中国当成敌人。“我要指出的是,我们(美日间)有一个安全条约,但没有启用,也不是给谁壮胆。这些年来,它并未伤害中国。”

与中国国防部发言人的批评相反的是,洛德认为美国的盟国和军力其实帮助了中国的经济起飞。洛德说:“中国的发展以及亚洲很多经济发展奇迹,正是在美国的盟国和军队提供的区域稳定的框架下才得以开始的。”

1973年在毛泽东书房,左为基辛格博士(洛德提供)

1973年在毛泽东书房,左为基辛格博士(洛德提供)

历史是最好的见证。45年前,这位亲历了美中两国领导人为打开中国大门进行努力的资深外交官说,毛泽东和周恩来都理解美日同盟对中国不是威胁而是有利。他说:

“我记得我第一次去中国,周恩来对基辛格和尼克松说,‘你们跟日本的关系对中国很危险,他们会再成为军国主义。’跟今天的说法一样。尼克松和基辛格说,如果你担心日本,那你应该对美日结盟关系感到高兴,因为如果日本在美国条约的核保护伞下感到安全了,它就不用去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了,所以我们对日本的抑制,对你们是有好处的。”

1971年周恩来与洛德在人民大会堂(洛德提供)

1971年周恩来与洛德在人民大会堂(洛德提供)

洛德说,经过基辛格和尼克松的解释之后,毛周都接受了美国的观点。“即便后来在见毛主席的时候,他特别告诉基辛格,因为我们在一起照相,当我们秘密访问中国时,跳过了日本。他说:‘你们应多关心日本,应像访问北京那样多访问东京。”

毛周都知道美日结盟不是威胁

因此洛德说,“所以至少那时,中国领导人理解美日同盟不是一个威胁,事实上是防止日本成为对北京的威胁。而今天我认为还是这样,因为确实有个威胁,那是北韩,这点非常重要。这是再次向中日两国保证。这不是怀有敌意的行动,我仍认为,事实上一个密切的美日关系对中国是有好处的。”

1972年2月毛与尼克松会晤,右二为洛德 (洛德提供)

1972年2月毛与尼克松会晤,右二为洛德 (洛德提供)

洛德表示,美国希望有个好的中日关系,“我们知道历史问题和现实争议都会日渐远去。”同时他也希望中国放心,他说,美中之间确实有相互制衡的行动,“当然这是对冲(hedging),你们对冲我们,我们对冲你们。但是我们不是敌对的,我们并不愿看到相互敌对。美国在这一区域保持强大的盟友关系有很多理由,其中包括北韩。”

洛德与夏伟最近在纽约华美协进社进行了一次有关美中关系的对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