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2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全球倒数香港堪忧


记者无国界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记者无国界网站截图)

记者无国界发布“世界新闻自由指数”(记者无国界网站截图)

国际媒体人权组织记者无国界在最新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中说,部分国家过度注重国家安全的需求,严重损害媒体权利和民众知情权,使全球新闻自由面临更大威胁。在中国部分,报告说,习近平上台以来,当局拘捕了更多的记者和网络作者,打压网络异见人士,加强对网络内容的控制和审查,并收紧对外国媒体的限制。而同时,在中国大陆的影响下,香港、澳门和台湾的新闻自由也面临威胁。请听美国之音记者海彦在香港的报道:


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2月12日公布2014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芬兰、荷兰和挪威名列前3名,中国大陆在180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第175,比去年下跌1位,香港排在第61位,台湾第50位。中国大陆的盟友朝鲜则排在倒数第2,最后一名为非洲国家厄立特里亚。

自记者无国界2002年开始公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以来,尽管排名国家和地区的数量从最初的139个增加到今年的180个,但中国大陆始终处于倒数的位置。

记者无国界的报告表示,在过去一年,中国官方对记者和人权工作者的打压持续增加。报告说,北京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因微博实名举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贪腐而遭调离,尽管刘铁男的确受到处理;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因微博举报官员渎职,被以“寻衅滋事罪”抓捕;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因调查报导中国高官的腐败无法得到签证;而网络作者、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和郭飞雄被捕入狱。

前经济学周报副主编、政治观察人士高瑜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的排名不应该只跌一位,但已经垫底,不会再跌多少,但2013年确是她经历过的对媒体和言论全面整肃最严厉的一年。

她说:“去年是非常坏的一年,尤其是对舆论的打压空前的,这个整肃对网络呢就看出来了,不比毛泽东差。主要就是那个9号文件,以普世价值、以宪政民主、以公民社会为敌。国际社会对中国新闻自由的关注丝毫不能放松。”

曾获记者无国界新闻奖、国际妇女新闻勇气奖等多项国际新闻奖的高瑜表示,当局对媒体和网络的整肃,造成只剩下喉舌官媒在歌功溜须,成为权斗的工具。高瑜说,民众对央视东莞曝光的一边倒的痛斥,可以说是对当局舆论控制不满的爆发。

她说:“中国这个新闻呀现在几乎到了,你看看就是一个东莞打黄。你看引起了什麽样的反响。实际上都是对官媒,人民日报、新华社,当然了,最恶心人的是央视呀,为什麽对他们那麽大的反感,主要就是和舆论控制有关。”

此外,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说,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实力让中国对基本上免受新闻审查的香港、澳门和台湾得以施加压力,使得这三地的媒体独立陷入危险境地。报告说,北京对香港行政长官的控制,以及通过中联办对香港媒体的施压,让香港媒体的多元化愈发受到损害。

香港在2014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排名从去年的第58位下跌至61位。香港的排名是连年下跌,从2002 年的第18名,总共倒退了43位,比排在第50位的台湾的还差。

曾担任过几任香港记者协会主席的麦燕庭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作为媒体从业人员,她目睹了近年来香港新闻自由不断收缩的情况,尤其是2013年发生明报总编更换、苹果日报等批评政府媒体的广告被莫名抽掉、香港电视免费执照发牌、时常批评政府的商台名嘴主持李慧玲被调换、2月12日更被粗暴解雇等一系列事件,都让人感到来自港府和北京的无形之手,逐步在遏制香港的新闻自由。

麦燕庭表示,据她了解,在2012年香港市民反国民教育洗脑运动迫使港府取消计划后,北京认为香港媒体从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便有指示要逐步“收回”香港媒体。她认为,这是香港媒体自由去年明显被收缩的主因之一。

她说:“其实早在几年前,香港记者协会就已经提出香港新闻自由一直在收缩,2013年整个香港传媒收缩得很快。加上习近平对言论自由的掌控,到了香港当然就越来越离谱。”

另外,香港记者协会星期三发表声明说,香港的新闻自由排名已经低于台湾、韩国、南非、罗马尼亚等国家,而香港大学民意研究中心早前的调查发现,香港市民对香港新闻自由的满意程度,从2009年的74.6%下跌到2013年的27.1%,而近年打击香港新闻自由的事件层出不穷,种种迹象都表明,香港新闻自由状况堪忧。

香港记协呼吁香港的新闻工作者、新闻机构负责人以及广大市民,加入捍卫新闻自由的行列,保护传媒能不受任何外来压力和干预,继续发挥反映事实、监察政府及社会的功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