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习近平新型主流媒体梦


2012年11月中共新的政治局七常委集体亮相。走在最前面的是习近平,主管媒体宣传的刘云山是第五名

2012年11月中共新的政治局七常委集体亮相。走在最前面的是习近平,主管媒体宣传的刘云山是第五名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党魁、国家主席习近平上台伊始便提出至今依然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连中国官方也说不清楚的“中国梦。”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国官方媒体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高调宣传习近平提出的一个跟“中国梦”有一拼的设想,这就是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纷纷猜测和评论习近平发出这番指令究竟是出于什么意图,能够取得什么效果。

观察家们之所以感到有些困惑并纷纷猜测,显然是因为在当今世界,在联合国193个成员国当中,似乎还没有哪个国家的国家元首/执政党党魁发出如此这般的打造主流媒体的指令或梦幻般的设想。

*官媒公信力危机*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赵达功(资料照片)

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赵达功(资料照片)

目前在广东深圳的中国政情和社会评论家赵达功多年来一直关注中国官方媒体的运作。与中国国内外的大多数观察家一样,甚至与中共党内的传统意识形态主管机关及其官员一样,赵达功表示,中共最高当局如今之所以再次提出要加强中共控制的媒体建设,并非是出于浪漫的梦想,而是基于中共的传统思维,这就是相信枪杆子(武装力量)和笔杆子(宣传机器)是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的两样最重要的手段。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也认为,习近平提出加强中共控制的媒体建设是基于相信军队和媒体对维护中共独裁政权的特殊重要性。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独立参选人孙文广

孙文广教授说,就媒体而言,中共控制的媒体在中国一直占有绝对的垄断统治地位;绝大多数中国人除了中共的媒体之外别无选择,他们的国内国际新闻的唯一来源就是中共的媒体;而中共控制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更是关心新闻的中国人到时候打开电视看到的就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唯一电视新闻来源。

然而,孙文广教授说,互联网的兴起使中国人获得了更多的新闻来源;尽管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越过中共当局设置的目的在于互联网信息封锁的防火墙有技术的障碍;还有一些中国人心存恐惧不敢主动寻求独立的消息来源;但近年来中共传统媒体名声恶劣,导致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公开抵制中共媒体(罢看中共电视、罢读中共报刊),并公开宣扬自己的这种抵制;这种抵制导致中共产生一种危机感:

“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还有一部分民众,对中共打造的媒体是不买账的。这种情况的发展使中共感到一种危机。假如越来越多的人对党营的媒体采取抵制的态度,中共就面临一个相当大的危机。就是因为这种来自公众的抵制和不信,中共当局才提出要提高中共媒体的公信力。”

*中共官媒的死穴*

然而,在被问到习近平主席为什么如今要提出打造新型主流媒体时,在石家庄的中国网络作家和评论家田奇庄表示,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在田奇庄看来,“新型主流媒体”这种说法跟“中国梦”一样令人感到突兀,奇怪,莫名其妙:

“我觉得这个概念本身就有问题。什么叫新型主流媒体呢?所谓的主流是什么?是代表民意吗?是代表我们的宪法和法律所体现的主题或宗旨吗?我觉得恐怕是够呛。这个概念恐怕有问题。

“我看了一些报道,好像就是要把现有的官方媒体做大一些,给他们这些人增加收入的机会,或是把现在的媒体跟文化娱乐行业联合起来。我觉得这不能代表一个新方向,不能代表一个新型。只要媒体还是被上级或‘我党’控制,基本上也就没有什么新型可言,只能是换汤不换药。”

与此同时,在北京的中国网络作家、民主活动人士江棋生对习近平要打造的所谓新型主流媒体的新型提出了他的理解:

“他(习近平)是要在坚持一党专政这样一个不可动摇的前提条件下来打造他的官方新型主流媒体。官方媒体不是说不可以有一点改善,不是说不可以弄得更光鲜一点。但是,如果是在新闻基本不自由的前提下,怎么可能打造出有公信力的官方媒体呢?”

有评论者指出,习近平提出要“着力打造一批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建成几家拥有强大实力和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的新型媒体集团,” 似乎是间接地承认,现在中共控制的媒体形态单一,手段落后,缺乏竞争力,没有实力,缺乏传播力、公信力、影响力。

江棋生表示,这种观点显然是有道理的。他说,尽管人们还不清楚习近平用打造新型主流媒体的葫芦到底是要卖什么药,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就是习近平对现有的中共媒体不满意。

然而,江棋生表示表示,中共官方媒体无论怎样打造,都无法克服中共一党独裁、无视民意的制度给中共官方媒体造成的一个死穴:

央视能成为习近平要求的新型主流媒体吗?右侧大楼为很有争议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很有争议的建筑(美国之音拍摄)

央视能成为习近平要求的新型主流媒体吗?右侧大楼为很有争议的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很有争议的建筑(美国之音拍摄)

“以中共宣传喉舌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为例,它的硬件可谓世界第一,财力举世无双。但是,它有它的死穴。它的第一要务,它首先要做的,是要(中共)领导满意。这是它的要害。

“(中国著名电影导演)冯小刚在导演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说了一句大实话:‘我搞春晚,怎么能让群众满意呢?首先要让领导满意。领导一满意,群众就满意不了。’官媒都有这么一个死穴。无论是找谁,无论是找北大新闻系、人大新闻系、还是找传媒大学新闻系的人去打造,无论是用海归的人去打造,打造来打造去,它都是官方的喉舌,不是公民的媒体。它先天就不具有客观性,不具有公信力。就这么个死穴,钱再多也无用。即便它的主播人品不错,不当娼妓,也没有用。”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江棋生

独立中文笔会理事江棋生

江棋生在这里所说的“主播人品不错,不当娼妓,也没有用,”显然是暗指眼下在中国民众和中国国内外观察家当中流行的笑话:CCTV已经成为中共最高领导层的后宫或高级妓院,许多美女主播是靠跟高级官员上床获得上镜当主播的机会;高叫爱国的一位男主播(芮成钢)则被中国公众认为是爱国贼,拉爱国的大旗,利用自己的垄断性官媒记者职务之便为自己谋私利。

另外,自习近平上台以来,CCTV不断播送所谓的犯罪嫌疑人示众认罪的节目,嫌疑人在节目上承认自己嫖娼、吸毒或受贿。这种堪称全世界独一份的奇特节目,导致一些评论家开玩笑说,CCTV看来正在在计划开设“坦白认罪特别频道。”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普遍认为,CCTV的这种做法彻底毁掉了它的公信力,也毁掉了中共所谓的建设法治国家的宣传的公信力。

*官媒公信力病根*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提出打造为中共政权服务的具有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的时候,特别强调了媒体的命脉或卖点,这就是“公信力、影响力。”

然而,在中国网络作家和评论家田奇庄看来,中共当局打造有公信力、影响力的媒体是难上难的事情。田奇庄说:

“根本问题就是我党一党统治,一言堂,不允许其他人可以得到公平的机会发表意见,媒体成为(为中共)报喜的工具。媒体一味地唱赞歌已经让民众倒足了胃口。抵制中央电视台,抵制官媒,抵制报纸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习惯性反应。中央电视台利用3.15打假晚会和评选年度中国经济人物来勒索敛财,根本就谈不上什么公信力。人们对官媒的宣传反着听。习近平看出了一些问题,但恐怕没那么容易改。”

与此同时,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则表示,中共宣传之所以缺乏起码的公信力简单地说就是,中共当局一方面进行自我宣传,一方面进行新闻封锁,从而令人不能相信它的宣传。

孙文广教授也以中共的电视宣传为例解释说,中共当局一方面利用电视为自己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另一方面又大力查禁民间的卫星电视接收设备,被查到有官方所不许可的卫星接收设备的个人要罚款3000元人民币,接收设备厂家要罚款上十万元。

孙文广教授教授说,中共当局显然是因为害怕民众看到跟中共宣传不一样的新闻;而这种害怕显然无助于中共提升其公信力。

中国网络作家、评论家江棋生说,他有一个办法提升中共媒体的公信力,这就是让他这样的也有机会在北京开办一家电台或电视台,让公众可以有比较,有鉴别,从而让有公信力的媒体可以脱颖而出:

“他们可以占200个频道,我占1个频道。让我经营,我不要他一分钱的的财政经费。咱们试验三个月,优胜劣汰。他们不敢。真是不敢。”

在很多人看来,江棋生向中共当局发出的这一挑战像是开玩笑。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公众还在笑谈一位知识分子对中共宣传当局发出的笑话一般的挑战。那位先生发出的挑战是:既然你认为你们的宣传有理,不妨跟我做一场电视实况转播的辩论,我要是辩论输了,你们可以把我立即拉出去枪毙,我毫无怨言;但假如是你们辩论输了,什么事也没有,好不好?

*何为新型主流媒体*

与此同时,截至目前,中共当局也没有具体说明,习近平誓言要打造的新型媒体集团究竟要新在什么地方。中共宣传当局只是笼统宣传说:

“推动媒体融合发展要按照积极推进、科学发展、规范管理、确保导向的要求,以中央主要媒体为龙头,以重点项目为抓手,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优势互补、一体 发展,坚持先进技术为支撑、内容建设为根本,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在内容、渠道、平台、经营、管理等方面深度融合,加快建设形态多样、手段先进、具有强大传播力和竞争力的新型主流媒体,努力达到世界一流水平。”、

但这些话具体究竟是什么意思,人们目前还不清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