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 (88):奴隶制存废问题争议


美国反对蓄奴的极端主义者约翰·布朗

美国反对蓄奴的极端主义者约翰·布朗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美国南北双方围绕奴隶制存废问题争议不休,战争阴云一直笼罩在美国上空。1859年秋天,危机似乎出现了缓和。

主张废奴的强硬派只控制着北方为数不多的几个州;主张蓄奴的强硬派也只控制着南方腹地的少数几个州。南方和北方的大多数选举都是温和派当选,持极端立场的人并未得到选民的拥护。

美国公众从选举结果中看到一线希望,期待当选者能理智地化解纠纷。然而,1859年10月17号,希望化为泡影。一小群废奴主义者对哈珀斯费里小镇发动进攻,这个小镇当时属于维吉尼亚,今天是西维吉尼亚州的一部分。

袭击行动的领袖叫约翰·布朗。布朗是一个反对蓄奴的极端主义者。很多人觉得他是个疯子。他曾经跑到堪萨斯去,跟蓄奴主义者打仗。有一次,为了报复一个叫劳伦斯的小镇受到的攻击,布朗领着一帮人把五个男人从家里拉出来活活打死,其中甚至包括未成年的男孩儿。

其中一个受害者的妻子说,布朗告诉她,“如果有人挡在我和我的信仰之间,我就会毫不留情地把他杀死,象吃早饭一样镇定自若。”布朗在堪萨斯的家受到蓄奴主义者的袭击,他的儿子被打死,布朗和他的朋友被迫出逃。他们眼睁睁看着小镇被蓄奴主义者一把火烧光。

布朗悲愤填膺。他说,“我只有短暂的生命,我只能死一回,我一定要为废除奴隶制度而死。除非奴隶制度彻底消失,否则这片土地上永远不会有和平。我要给蓄奴主义者找点别的事情做,让他们没功夫推广奴隶制。我要打到南方去。”

要打仗就需要枪支和经费。布朗为此前往麻萨诸塞州和纽约州,在市镇大会上发表讲话,并私下里跟废奴主义领袖会面。布朗表示,通过政治这类和平手段解决奴隶存废的问题已经为时过晚,现在的唯一出路就是让奴隶奋起反抗。

布朗说,奴隶起义是血腥的,可怕的,但是奴隶制度本身就是一个可怕的错误,跟谋杀没有两样。只有鲜血才能洗刷奴隶制度的罪恶。

布朗说,上帝要他率兵进攻维吉尼亚,吹响起义的号角,即使起义失败,也会成为南北战争的导火索,北方将在战场上斩断黑人的锁链。

布朗得到了一些废奴主义领袖的支持。他们成立了一个秘密委员会,自称“六人秘密小组”。小组成员同意给布朗出谋划策,更重要的是,他们决定帮助布朗筹集一千美元,作为行动经费。

布朗离开新英格兰,前往加拿大查塔姆。他在那里召集了一次秘密大会,商量成立革命政府的事情,这个政府将负责管理布朗夺取的蓄奴区。

大会共有46名代表参加,包括34个黑人和12个白人。布朗讲了自己的计划,并表示,他敢肯定,南方奴隶奋起反抗的时机已经成熟。他还说,只要有人振臂高呼,就一定会有万众响应。

会上有人问,如果政府派兵怎么办?布朗回答说,他会率领部下进入山区作战,凭借地势以少胜多。

布朗说,他领导的武装力量会迅速壮大,接受良好的山地作战的训练,他还将吸收奴隶加入自己的队伍,估计北方所有自由的黑人都会响应他的号召,同他并肩作战。秘密大会代表投票通过了布朗提出的章程,任命他为革命军总司令。

布朗选择哈珀斯费里,一个有大约两千五百名居民的小镇做为攻击目标。哈珀斯费里位于维吉尼亚州北部,在华盛顿以北大约一百公里处,是雪兰多河跟波托马克河汇合的地方,有两座桥梁,一座横跨雪兰多河,另外一座是铁路桥,横跨波托马克河,通往马里兰州。

布朗选择哈珀斯费里做为攻击目标,是因为那里有一个专门给政府军造枪的工厂,还有一个弹药库,有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武器装备存放在那里。布朗需要枪支弹药来武装未来的奴隶军。

1859年7月初,布朗来到哈珀斯费里,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两个儿子欧文、奥利佛和另外一名男子。他们在马里兰州距离哈珀斯费里不远的一个农场租了一栋老房子住了下来。

布朗自称是纽约来的牛贩子。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布朗的手下陆续抵达,他们或是两人结伴,或是孑然一身,往往选择夜间行动,以便掩人耳目,来到农场后,马上躲藏起来。

这样虽然人不知,鬼不觉,但是集结速度缓慢,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老房子里藏着的还不到20人。布朗写信给北方的支持者,要求增加经费和人手,但是二者都没有得到。

这是因为布朗在北方的支持者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知道布朗袭击计划的人太多,“六人秘密小组”的成员担心,如果布朗对哈珀斯费里发动袭击,他们会受到刑事起诉。

布朗的手下也开始厌倦农场小房子里拥挤不堪、躲躲闪闪的日子。布朗心里明白,他必须立即采取行动,否则的话,这些年轻人就会萌发去意。10月15号星期六,又有三个人来到农场。

其中一个人还带来价值600多美元的黄金。布朗觉得,这是一个征兆,上帝是在暗示他,可以采取行动了。他告诉手下,第二天晚上动手。

第二天是星期天。布朗星期天早上向上帝祷告,恳求上帝保佑他解放奴隶。祷告完毕,布朗把手下叫到一块儿,向他们解释行动计划。

首先,他们要夺取哈珀斯费里的两座桥梁,然后占领枪械厂和弹药库,能抓多少人就抓多少人,政府军一旦出动,就用这些人质来保护自己。

当时,政府在哈珀斯费里附近没有驻军,布朗觉得自己有足够时间,唯一的障碍是当地的民兵,他觉得对付这些民兵,不费吹灰之力。

布朗认为,他可以控制住哈珀斯费里,等待周边奴隶奋起反抗,加入他们的阵营。布朗知道,马里兰和维吉尼亚西部有很多反对奴隶制度的人,他估计很多人会来支援他。这22个人养精蓄锐,听着房顶上滴答滴答的雨声,等到夜幕降临。

晚上八点前后,布朗说,“大家拿好武器,出发。”门口有一辆马车,车上装着一些工具和枪支。布朗亲自驾车,两个人在前面开路,其它人跟在后面,一群人直奔哈珀斯费里镇。

那是一个黑暗寒冷的夜晚,天上下着小雨,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布朗一行来到俯瞰波托马克河的一片高地,下面就是沉睡中的哈珀斯费里镇,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闪烁。布朗准备动手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