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建国史话(117):林肯被刺之后


华盛顿为林肯出殡的队伍

华盛顿为林肯出殡的队伍

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领导美国走过四年内战,但最终却没能看到战争的结束,没能看到国家重新团结起来。林肯1865年4月遇刺身亡。

政府官员立即着手筹办林肯的葬礼。他们征求林肯夫人的意见,问她想把林肯葬在什么地方。林肯夫人起初选择了芝加哥,因为他们原本就曾打算等林肯卸任后,搬到芝加哥去居住。

林肯夫人后来改变主意,表示希望把林肯葬在华盛顿的国会大厦,那里有一个为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建的墓地,但从来没用过。

林肯夫人最后忽然想起,林肯生前,他们俩人曾到过一个乡间墓园,林肯当时说过,“我死后,把我葬在这样一个清静的地方。”林肯夫人因此选择伊利诺伊老家斯普林菲尔德郊外一个安静、美丽的墓园,作为林肯最终安息之所。

林肯遇刺身亡后连续数日,遗体一直被安放在白宫东厅里,全天对公众开放。随后,林肯的遗体被运往国会大厦,同样对外开放,让民众吊唁。最终,林肯的遗体被放在一列专车上,运往伊利诺伊。

华盛顿为林肯出殡的队伍

华盛顿为林肯出殡的队伍

四年前,林肯刚当选总统时,就是坐火车从伊利诺伊赶往华盛顿的。他沿途在很多城市停下来发表讲话。四年过后,运送林肯灵柩的火车又在沿途同样的城市停下来,包括巴尔的摩、费城、纽约、克里夫兰、印第安纳波利斯和芝加哥。

每座城市的铁路沿线都挤满了人。他们默默地站在那里,眼里含着泪水,看着火车缓缓驶过。田里干活的人看到火车经过,纷纷跪下祷告,送别领导他们走过四年血腥内战的国父林肯。

全国各地的教堂也都举行悼念仪式,牧师告诉信徒们说,上帝把林肯带走,是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上帝授予他的使命,他已经把和平带给了联邦,把自由带给了所有人。

最后一次悼念仪式在斯普林菲尔德郊外的墓园举行,并以林肯第二次宣誓就职的话结束。林肯当时曾说,“让我们按照上帝指引的正确方向,不带对任何人的恶意、带着对所有人的善心,秉持对正义的坚定,努力完成眼前的工作。让我们治愈国家的伤口。让我们竭尽全力,在我们中间和所有国家间实现并保持公正、持久的和平。”

美国举国上下哀悼林肯的同时,联邦官员也在忙着调查林肯遇刺案。在福特剧院刺杀林肯的刺客名叫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布斯是一名演员,刺杀林肯后马上逃离现场。美国政府悬赏10万美元,缉捕布斯及其同伙。

调查找到了布斯的好几个朋友,其中一个是约翰·萨拉特。萨拉特跟布斯一样,在内战中支持南方邦联。另一个是戴维斯·赫罗尔德,他在华盛顿一家店铺里当店员。另外还有几个人,他们都住在萨拉特的母亲玛丽名下的一所房子里,包括乔治·阿采罗德特·路易斯.佩因、萨姆·阿诺德,以及迈克尔·奥劳克林。

接下来,跟刺杀案有牵连的人纷纷被收押。没过多久,华盛顿周边的监狱里就关了好几百人。

事发一周过后,只有刺客布斯和他的好友赫罗尔德依然在逃。布斯刺杀林肯时从总统包厢跳下来摔断了腿,几小时后,他跟赫罗尔德一起来到马德医生家,请医生给布斯接骨,用了假名字。

马德医生不仅帮布斯疗伤,而且还收留他们在家中睡觉,追捕布斯俩人的联邦部队指责马德医生涉嫌参与暗杀总统的阴谋,把他抓了起来。布斯和赫罗尔德在接下来的六天里东躲西藏,他们穿过波托马克河,从马里兰进入维吉尼亚。刺杀案发十二天后,追兵才最终在皇家港附近的一个存放烟草的棚子里找到他们俩人。

刺杀林肯的凶手布斯

刺杀林肯的凶手布斯

赫罗尔德同意投降,高举双手走出来,一边走一边高喊,自己是无辜的。但是布斯拒绝投降,最后追兵用放火烧烟草棚,把布斯逼到门边。外面的士兵可以看见布斯正在用枪对着他们。

虽然他们得到命令,一定要活捉,但还是有一个士兵开枪,打中布斯的颈部。布斯中弹倒下,一些士兵马上跑上前去,把他从棚子里拉出来,扶到附近一所房子里,布斯两小时后停止了呼吸。

布斯身上带着一个日记本,林肯遇刺那天,上面写着:“六个月来,我们一直设法绑架林肯。但如今,南方邦联眼看要输了,必须采取果断行动,我决定冒险出击。”布斯还谈到了他刺杀林肯的动机和行动计划。布斯写道:“我们国家的所有麻烦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只不过是上帝选择用来惩罚他的工具而已。”

布斯的尸体被运回华盛顿。认识他的人证实,死者确实是他。布斯的尸体被埋在华盛顿监狱的石板下面。几年后,他的家人才获准将他的遗骸取出来,葬在巴尔的摩的一个墓园里。

最后有证据显示,涉及刺杀林肯一案的人只有几个。大多数人同意帮助布斯,是因为他们以为布斯只是要绑架林肯,而不是刺杀林肯。数百名被捕的人当中,只有八个人接受审判。美国战争部长决定,这些人应该接受军事法庭的裁决,因为林肯是军队统帅,又是在战争时期遇刺。

刺杀事件发生两个月后,军事法庭开庭了。囚犯们看起来情况都很糟,胳膊和腿上带着沉重的铁链,头上还被迫蒙着厚厚的布,防止他们相互交谈。战争部长宣布,这些囚犯不得跟自己的辩护律师私下会面,只能在法庭上见,卫兵可以听到他们谈话的所有内容。

其中一位辩护律师意识到,辩护毫无希望。他说,这场审判是辩护律师跟整个美国之间的较量,军事法庭的裁决结果早就是板上钉钉的了。美国政府试图证明刺杀林肯是南方邦联的阴谋。证人纷纷出庭作证,讲述南方支持者是如何策划在北方引起混乱的。但是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南方邦联总统戴维斯或是其他任何一位南方领导人,参与了布斯刺杀林肯的阴谋。

这起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一共有400人作证,其中很多重要证人都曾被捕,后来表示愿意出庭作证,做为交换,政府同意撤销对他们的指控。法庭整整花了六个星期的时间听取对这八名被告的证词。这些犯人自己什么也不能说,只能听着。

1865年6月底,案件审理终于结束了。担任法官的军事指挥官们用了两天的时间秘密讨论后,宣布了判决:八名被告罪名全部成立,其中一人判处六年刑期,三人被判终身监禁,还有四人被判处死刑。被告律师提出上诉,请求法庭宽大处理,结果被驳回。7月7号,戴维斯·赫罗尔德、路易斯·佩因、乔治·阿采罗德特和玛丽·萨拉特四人因为谋杀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被处以绞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