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菲提交国际法庭海洋争端仲裁案补充文件


华盛顿东西中心讨论南中国海问题 (美国之音 钟辰芳拍摄)

华盛顿东西中心讨论南中国海问题 (美国之音 钟辰芳拍摄)

菲律宾与中国的南中国海争端,目前仍在等待国际仲裁法庭决定是否受理,不过菲律宾政府依据仲裁法庭要求,在3月16日限期前提出补充文件以回应中国的立场文件。

菲律宾外交部长罗萨里奥(Albert del Rosario)3月11日表示,菲律宾将在3月16日限期之前,向国际法庭递交关于南中国海仲裁案的补充文件。他说,针对仲裁法庭提出的26个问题,菲律宾都一一以地图和图表等文件做出书面答复。

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及海洋法研究所主任杰伊·巴汤巴卡(Jay Batongbacal)上周在华盛顿东西中心一场座谈会上表示,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仲裁案并不涉及主权问题,而是针对中国在有争议的西菲律宾海岛礁的活动是否符合联合国国际海洋法公约的规定。

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及海洋法研究所主任杰伊巴汤巴卡(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菲律宾大学海洋事务及海洋法研究所主任杰伊巴汤巴卡(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巴汤巴卡说,中国政府表明不参与和不承认国际仲裁,不过却在去年底公开发布一个立场文件,这个行动本身对中国是一个风险。

巴汤巴卡说:“中国没有对菲律宾的诉求向国际法庭提出反驳文件,这与它们一再表明不参与仲裁的立场一致,但外交部却对公众和媒体发布了一个立场文件,解释他们反对这个仲裁案的法律理由。对中国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冒险的做法,因为他们说是不参与仲裁,但公开发布这个立场文件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参与,它会造成一种不公平的负面效果,因为他们等于是在法庭外辩论他们的案子。”

巴汤巴卡在分析仲裁案的可能发展时表示,仲裁法庭的裁决有4种可能性,包括不受理此案;同意审视证据但不做出胜负裁决;对菲律宾的诉求做部分裁决;或完全同意菲律宾的诉求。

巴汤巴卡认为,无论是哪一种发展,其结果对中国影响都不大,因为中国不但不会停止在当地海域的活动,还可能加快填海造陆的作为、制造更多区域紧张。不过他说,如果中国持续每3到4个月就造一个岛,这也可能产生一个它最不愿见到的结果。

巴汤巴卡说:“如果中国继续这个做法,那么它最终将鼓励周边国家团结在一起,这正是它不想要的。现在中国正因周边国家的分裂而受益,主要大国也没有真正全心关注这个地区。”

除了菲律宾之外,中国对南中国海的九段线主权主张也受到越南的挑战。越南政府去年12月也为保护其“合法权益”而向国际法庭表达越南的立场,宣示越南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拒绝中国单方面宣示对南中国海的九段线主权主张。

中国当时也发表立场文件,宣称国际仲裁法庭无权审理菲律宾提出的仲裁案,并警告越南不要卷入此案。

尽管中国政府多次表明,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提出的南中国海国际仲裁案,不过为缓解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引起的地区不安,中国驻印度大使乐玉成上周末表示,南中国海的通航“没有不安全的问题存在”,航行自由也没有受到限制。

乐玉成星期六对国际商会及产业联盟的少数成员表示,“70%中国商品的往来都经过这个航路,中国比任何人更有兴趣维护这个航路的安全。”

国际仲裁法庭预订2016年第一季针对菲律宾的仲裁案做出裁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