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2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马丁•路德•金的遗产:继续向前


柯丽亚·斯特劳德:
“那很恐怖,我们听到汽车靠近的声音,三K党人坐满了三辆车。”

霍利斯·沃金斯:
“种族主义是当时的常态。”

男一:
“白种美国人否认我们和我们的自由。”

朱恩·皮尔森· 布兰德:
“我们遭到忽视,被侮辱。”

维维安·库柏:
“在种族隔离制度下。”

D.C. 沃赫拉博士:
“英国人统治这个国家,那根本是战争。”

男二:
“昂山素季加入。”

主持人一:
“你父亲代表了美国所有的错误。”

佩琦·华勒斯:
“他在就职典礼上说,”

州长 华勒斯:
“现在实施种族隔离,未来也要实施种族隔离。”

佩琦·华勒斯:
“永远实施种族隔离政策。”

杰罗姆·布朗:
“我们半夜听到很大的声音,”

弗朗西·布朗-莱特:
“不同的厕所和各种设施。”

女一:
“白人有特权,黑人没有。”

维维安·库柏:
“如果有白人在街上向你走来,你是黑人的话。”

男三:
“你父亲不能投票。”

维维安·库柏:
“就要走到另一边去。”

男四:
“没有社会和政治权力。我们像透明人。”

约翰·路易斯,美国联邦国会议员:
我在阿拉巴马郊区长大,距离州府蒙哥马利50英里。在成长经历中,我目睹种族隔离与歧视,我尝到了种族主义的痛苦。

霍利斯·沃金斯,民权运动者:
我还记得当年我父亲想去买白糖,可是白糖紧缺,他们决定不卖白糖给黑人,只卖给白人。

杰西·杰克逊牧师,民权运动领袖:
我和母亲一起上公车,我坐在司机后面的空座上,因为我过去常常坐在祖父卡车前面,那对我来说很自然。公车司机说,我要等到这里恢复秩序才开车,你看看标志。司机头上的标志说,有色人种坐后排。

弗朗西·布朗莱特:
如果你和家人在市中心,你看到一个白人家庭像你一样从相同的人行道走来,黑人家庭必须走下人行道来让白人家庭通过。

霍利斯·沃金斯:
如果你不这么做的话,会被认为是不尊敬白人,他们可能会踢你,打你,或者把你投入监狱。

贝丝·艾立克西:
我父亲曾雇用一个老黑人一段时间。我那时大约8、9岁,一天晚上,我们大家坐下吃晚餐,我继母准备了几盘食物,然后从后门拿出去给那个黑人。我问父亲:“为什么他不和我们一起吃饭?”我父亲说:“因为黑人不和白人一起吃饭。”这不是我能理解的答案,因为这对我来说完全没有道理。

约翰·路易斯:
“我回家问母亲,父亲,祖父母,曾祖父母,为什么有种族隔离,为什么有种族歧视?他们告诉我,事情就是这样,不要管,不要惹麻烦。”

凯萨琳·弗莱彻:
你还记得洛伊德沃纳被私刑处死的事情吗?

柯丽亚·斯特劳德:
老天爷,当然,因为这太恐怖了。

柯丽亚·斯特劳德:
他被从监狱提出来私刑的时候,我刚好到城里,我看到一大群人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所有白人带上他们的孩子,然后还把他们的孩子抱起来,看着他被吊在树上。

凯萨琳·弗莱彻:
后来他们在草地上点火活活烧死他。

柯丽亚·斯特劳德:
然后他们把他拖到黑人社区,当作警告。我们不要再谈这个了,我到现在还觉得不舒服。

约翰·路易斯:
我们不能再等,我们无法再忍耐,我们要自由而且现在就要。这是我当时在华盛顿大游行上说的。

约翰·路易斯:
我们不要逐渐取得权利,我们现在就要自由!

马丁·路德·金:
我们已经厌烦了全职工作却只领半薪,我们已经厌倦了生活在破旧,老鼠出没的棚屋和贫民窟里。

约翰·路易斯:
我在1958年认识马丁路德金博士,那时我18岁。认识金博士,有机会和他共处,非常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博迪亚·布什:
我喜欢他!

马丁·路德·金:
美国伟大之处就是能为了争取权利抗争

理察·科恩,南方贫穷法律中心:
他结合了睿智,勇气,流利口才和道德力量,这让他成为当时的动力。

主持人二:
现在授予你诺贝尔和平奖

艾莲娜·诺顿,华盛顿特区议员:
“金博士充满希望,他非常乐观。”

杰西·杰克逊:
他15岁上完高中,19岁完成大学学业。他在22岁时拿下了神学学位,并在26岁获得博士学位。金博士在20岁时就显出了超龄的自律与成熟。他在26岁时就成为全国性的领袖人物。

马丁·路德·金:
所有支持的人请站起来

哈里斯·沃福德:
他对人类境况有很强的幽默感。

马丁·路德·金:
我被打得太多次,已经有抵抗力了

柯瑞·博克,新泽西州纽华克市长:
我不是别人告诉我关于马丁路德金和民权运动的,这是我在成长过程的一部分。

安德鲁·杨,民权运动领袖:
差不多每个18到30岁并生长在“二战”间的年轻黑人都被经历过暴力的洗礼,所以当金博士的家被炸掉后,他们做了他们被训练去做的,他们带着抢来,准备保卫金博士,甚至投入战斗,但是金博士对他们说:“不,拿着你们的枪回家去!”他说,我们必须寻找更好的方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将会造成更多伤害。

迪克·迈尔斯:
他没有回避冲突,他没有回避被捕,但是他的确避免暴力。

佩琦·华勒斯,前任州长乔治华勒斯之女:
他的非暴力运动说明了金博士这个人的本质。

哈里斯·沃福德,总统民权事务特别助理:
民权运动需要加上甘地所指引的“非暴力运动”方向。

马丁·路德·金:
我们蒙哥马利的黑人公民投入了非暴力抗议,反对我们多年来在公车上遭遇的不公平待遇。

D.C. 沃赫拉博士:
马丁路德金受到甘地的启发。他的运动同样也是非暴力的。

马丁·路德·金:
非暴力的消极抗争,但是仍然坚持以爱为武器。

安德鲁·杨:
甘地组织了一次往海走的“食盐运动”,大家自动走上街头游行。“华盛顿大游行”运动的倡导者兰道夫说服我们,有组织的活动会更好。当时全国对这样的游行非常支持。

安德鲁·杨:
我们要走在路上,完全不会影响到别人

小 霍华德·道森,霍华德大学莫兰斯宾加研究中心主任:
当时的美国人将1963年视为《解放宣言》的百年纪念,将1963年标志成在后奴隶时代里,黑人获取真正完全的自由的时候。在1960年代,“1963年获得自由”成了黑人的标语,刚好华盛顿大游行在1963年举行,所以这也成了这个活动的标语。

朱利安·邦德,民权运动领袖:
黑人要求社会做出改变。没想到白人也加入,他们也相信这样的诉求。这非常重要。

哈里斯·沃福德:
我投入肯尼迪总统的竞选团队,他知道我和马丁路德金有紧密的关系,因为我和他一起工作几年,他们在争取非裔美国人选票上遇到困难,所以他们决定成立竞选的民权部分。

约翰·路易斯:
肯尼迪总统在1963年的初夏邀请我们去白宫见他。在和肯尼迪总统会面时,兰道夫先生用他的男中音说:“总统先生,黑人群体焦躁不安,我们要在华盛顿举行游行。”

伊妮娃梅·皮特曼:
没有人将你的权利双手奉上,你得自己去争取。

克劳德·麦圭内斯:
我参加示威运动然后被捕了。

约翰·路易斯:
几天以后,我们六个人,包括马丁路德金博士,在纽约市会面。在那次会面中,我们邀请了四位主要白人宗教和劳工领袖加入,一起号召民众参与华盛顿大游行。我们走遍美国,教导和传播并敦促人们前往华盛顿,不论是组织教会巴士、坐火车、乘汽车、搭飞机,都要在1963年8月28日到达华盛顿。

汽车上的人:
有什么问题立刻联系负责人,他们会处理。不要自己采取行动,最重要的就是有秩序地游行。

迪克·迈尔斯,民权运动领袖:
我们决定华盛顿大游行是一场我们绝对不能错过的历史事件。

柯丽亚·斯特劳德:
一下公车,就感觉到爱在空中飘荡。

约翰·路易斯:
我记得1963年的8月28日上午,我们走上国会山,一片人海从联合车站涌出来,大家已经开始走,所以我们就勾住彼此的手臂,我们一起去。然后我们被推挤到华盛顿纪念碑并继续前往林肯纪念堂。

迪克·迈尔斯:
那天好像过节一样,有点像野餐的气氛。大多数人在草地上或坐或卧,他们带了午餐,并享用他们的午餐。

朱恩·皮尔森·布兰德:
我让我的三个小孩坐着看,气氛非常感人

理查德·科恩:
华盛顿大游行是一件伟大的事,它从很多方面代表了我们国家最好的部分。首先,整个游行没有暴力伴随,25万人聚在一起,25万人有充足的理由表达愤怒,但就是没有暴力。

主持人三:
我很荣幸为各位介绍,马丁路德金博士。

马丁·路德·金:
我今天很高兴加入你们,加入这将成为我国历史上为了争取自由而举行的最伟大的集会。

埃莉诺·诺顿:
演讲的前几句话会让你振奋,它像诗一般的美。

马丁·路德·金:
现在是我们国家走出种族不平等的流沙,踏上充满手足之情的磐石的时候,到时候了。

伊妮娃梅·皮特曼,民权运动者:
真是让人振奋,每个人都精力充沛,你为自己在里感到自豪。你站在那里听马丁路德金演讲, 看到成年人感动地哭泣。

马丁·路德·金:
现在是走出幽暗荒凉的种族隔离深谷的时候了。

迪克·迈尔斯
它深深感动每个人,到现在还是一样。

马丁·路德·金:
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

约翰·路易斯:
这个演说很有包容性,它代表了我们所有人,代表整个美国。所以它不再仅仅是一次抗争,不仅仅是一次争取民权的游行,而是一次争取人权的游行,为所有的人。

马丁·路德·金:
“终于自由啦!终于自由啦!感谢全能的神!我们终于自由啦”

约翰·路易斯:
“那天下午 肯尼迪总统请我们到白宫区, 他站在椭圆形办公室门口 欢迎我们每一个人”

哈里斯·沃福德:
“那是个重大的日子, 肯尼迪会见民权运动领袖后, 很有感触”

约翰·路易斯:
“他像一位自豪的父亲, 他对我们每一个人说:“你做得很棒 你做得很棒”, 当他来到金博士面前, 他说:“你有一个梦想”

“1965年3月是漫长的民权斗争中的另一个转折点, 我们1964年通过了《民权法案》 并立法, 但是仍有成百成千成万的有色人种无法登记投票 仅仅是他们肤色的原因”

男五:
“我们愿意为了民主遭到殴打, 让你能在街上行使民主的权利, 你残酷打人 让他们无法登记投票, 我们是来登记投票的, 你成为我们郡的警长, 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登记, 这也是你不希望他们登记的原因, 这些都是达拉斯郡的居民, 他们来登记投票, 你心里清楚的很, 警长先生”。

约翰·路易斯:
“1965年3月7日星期日 教堂礼拜后 我们600多人和平地组织起来 从塞尔玛市一路走到到蒙哥马利和州议会 向阿拉巴马州州长及整个国家表达我们登记投票的意愿”
“我们继续走 直到听到阿拉巴马州警及一名男子说 我是阿拉巴马州警约翰克劳德 这是非法游行 不能继续下去 我给你们三分钟疏散并返回你们的教堂”

约翰·克劳德:
“这个游行不能继续!”

约翰·路易斯:
“他们向我们逼近 用警棍打我们 骑马踩踏我们 放催泪弹 我被一名州警用警棍打到头!”

安德鲁·杨:
“我被打了,我不知道到底是怎么被打的,但是我知道我被打了。”

约翰·路易斯:
“我在桥上被打成脑震荡 我以为自己要死了”
“那个周日被称为“血色星期日”
“第二天 周一早上 马丁路德金一早到医院病房看我 他说 “约翰 别担心 我们一定会从塞尔玛走到蒙哥马利 而且投票权利法案一定会通过”

马丁·路德·金:
“我们有权走到蒙哥马利 只要我们的腿走得动”

约翰·路易斯:
“他通知我们 他已经请求各界宗教领袖,牧师,神父,犹太祭司,修女来到塞尔玛 有超过一千名的牧师及其他宗教领袖星期二来到塞尔玛 一起走到我们两天前被打的地方”

马丁·路德·金:
“他们说誓死不让我们来这里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我们来到了这里 站在阿拉巴马州拥权者的面前 没有人能让我们回去”

安德鲁·杨:
“血色星期日”特别的是 那是星期日下午 全程都有录像 所有人都看到了 月底之前 总统站在国会联席会议前 介绍投票权利法案

马丁·路德·金:
“我们将抵达应许的美地 我今晚很愉快 我不担心任何事 不害怕任何人 我已经看到神的荣耀”

主持人四:
“今天晚上7点, 马丁路德金在田纳西州遭到枪杀, 他是参加密西西比州一所黑人大学的庆祝活动, 活动在卡内基大厅举行, 艾灵顿公爵也出席, 马丁路德金20分钟前逝世。"

迪克·迈尔斯:
“马丁路德金博士被枪杀后, 在全国引起震撼, 整个国家为之震荡, 这是非常不幸的事件。”

博迪亚·布什:
“你听到他被枪杀了。”

D.C. 沃赫拉博士:
“即使到了今天,还是很令人难过,一个人被杀死了,就像甘地被杀了一样, 一个生命陨落了。”

柯丽亚·斯特劳德:
“当我们听到这个新闻, 我们两个抱头痛哭。”

凯萨琳·弗莱彻:
“我心都碎了,他的生命就这样被夺去了,但出乎意料的是,许多白人与我有同样的感受,这让人感到很欣慰,他们知道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迪克·迈尔斯:
“他的猝逝马上给美国主要城市带来骚乱, 大规模的暴乱, 抢劫及纵火”

广播一:
“暴乱、抢劫、流血事件在首都华盛顿最严重”

杰罗姆·布朗:
“需要充足的警力才能控制住华盛顿的局面。”

贝丝·艾立克西:
“我记得从威尔逊桥上远望,华盛顿各个角落都冒着烟。”

杰罗姆·布朗:
“我认为马丁路德金的丧生让我们很难过,他举行和平抗争,历经各种羞辱。”

柯丽亚·斯特劳德:
“我们从窗外望去,看到商店起火,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要纵火? 我们拉上百叶窗一直祈祷, 一直哭泣。”

杰罗姆·布朗:
“看到人们肆意破坏公物让我很沮丧, 他们想不劳而获。”

安德鲁·杨:
“那颗子弹没有杀死马丁路德金,它将他的灵魂解脱出来,马丁路德金现在远比过去对全世界具有精神影响力了。”

马丁·路德·金:
“我想告诉美国人, 还有全世界各个国家, 我们正在行动, 种族主义的潮流不能阻止我们。 ”

奥巴马:
“情况日益进步,每个时代在改变态度方面都有所进步,这是指种族问题方面”

柯丽亚·斯特劳德:
“奥巴马当选总统时我非常激动。”

凯萨琳·弗莱彻:
“我95岁了,从来没有指望在有生之年能见证这件事,从来没有。”

奥巴马:
“今晚我们再次证明,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 不是来自强大的军事或财富, 而是我们对理想的坚持民主、自由、机会,还有希望。”
艾莲娜·诺顿:
“马丁路德金和奥巴马是一脉相承的。”

杰西·杰克逊:
“这件事超出我们的想象 超出我们认为可能的范畴。”

艾莲娜·诺顿:
“奥巴马成功当选的意义不仅在于非洲裔美国人的改变, 更在于全美国人民的变化。”

佩琦·华勒斯:
“他是我儿子的统帅, 我的儿子在军队服役,对此我感到非常好。”

约翰·路易斯:
“奥巴马总统知道,他是站立在成百上千曾经流血,被监禁过,甚至献出生命的人民的肩膀上。华盛顿大游行的50年之后 或是从塞尔玛到蒙哥马利游行以来的48年,我们取得了可观的进步,原有的歧视标语消失了,如今人们唯有在书本、博物馆、或是视频里才能看到那些歧视标语,它们消失了 不会再回来,但是我们还没有完成使命,还没有达到金博士所描绘的充满爱的社会共同体,我们仍然任重道远。”

佩琦·华勒斯:
“我们历经长期的种族歧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里德 市长:
“民权运动是一则难以置信的故事,一则难以置信的美国人的故事,但我们必须将它讲述给新一代领导人和新一代群体。”

马丁·路德·金:
“我们必须让这个国家知道,让这个世界知道,我们必须对抗三个层面的邪恶。”

男六:
“我认为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带给人们希望,让人们看到,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以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也许人们早已知道,但需要有人敢为人先。”

女二:
“我致力于将马丁路德金的梦想以各种方式传递下去。”

女三:
“我认为不仅是美国人,全世界都应该了解这段历史,运动及人们的挣扎。”

安德鲁·杨:
“我认为金博士、甘地、曼德拉的共同点是,他们都引领我们走一条和平之路。”

维维安·库柏:
“曼德拉的抵制公车运动与马丁路德金运动的相互关系是,他们都采用非暴力方式,他们互相交集,我想这个世界将这两次运动看作是成功达成和平协议的里程碑。”

D.C.沃赫拉博士:
“马丁路德金的名字是一个传奇,甘地的名字也是一个传奇,我们需要许多的甘地,也同样需要许多的马丁路德金。”

马拉拉·优素福扎伊:
“我们有数百名人权运动者、社会工作者,他们不仅追求人们应有的权利 还在努力争取教育与平等权。”

马丁·路德·金:
“我们将能一同工作,一同祈祷,一同努力,一同入狱,一同维护自由,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终有一天会获得自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