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8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马里兰的困惑 - 鸡粪怎么办?


全球对肉类、奶类和蛋类需求的增长推动了专家所说的“畜牧革命”。饲养业从后院小群牲畜和家禽饲养转变成产业化经营。然而,这些超大型农场也带来弊端。他们生产大量价格低廉的肉类,但也生产了大量的动物粪便,而这可能造成严重的污染问题。在美国东部的马里兰州,有关方面制定了新规则,试图遏制农场对切萨皮克湾造成的污染。不过,这可能让农场主面临堆积如山的粪便。

每年三十万吨粪便。它来自马里兰州十亿美元的家禽产业。

不过,别人眼中的废物,却是瑞·埃利斯眼中的商机。

瑞·埃利斯的工作是肥料中间商。他说:“春天,我们可以直接把它送到农场主的田里去。”

埃利斯把有粪便的养鸡户跟庄稼需要肥料的农户搭上钩,因为鸡粪是上好的肥料。他说,开拓这片土地的老一辈人都夸鸡粪好。

他说:“他们开垦出土地,可上面什么也长不出来。不过,他们说,当他们用家禽的粪便施肥之后,它把大地唤醒了。这是老一辈常说的:它会唤醒大地。”

不过如今,多数的土地远远不只被唤醒,而是超负载了。过量的营养物排进了切萨皮克湾,破坏了宝贵的环境,威胁着美景和海鲜。

马里兰州农业部的罗伊登·鲍威尔说:“水中同时共存的营养物过多。这造成了藻类爆炸式的增长。”

鲍威尔说,藻类疯长窒息了海湾部分水域的其它生物。

所以,马里兰州发布了新的规定,禁止农场主把鸡粪倒在超负荷的田地。这意味着,最多达三分之二的鸡粪可能要另找新家了。

罗伊登说,他并不担心,因为农民们知道鸡粪的好处。

“如今,农场主都在找家禽粪,供不应求。”他说。

马里兰已经帮助出资把部分粪便送出州界。可能还会运走更多,但是运走多少,由谁运输,由谁掏钱,都还没有决定。不过,瑞·埃利斯持怀疑态度。

他说:“我就是干这行的。谁也没有我知道得多,而我知道这做不到。物流方面行不通,也没有客户。他们的鸡粪问题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艾利斯担心,如果农场主无法摆脱粪便,家禽饲养舍可能会空置,这会波及整个地区的农业经济。

农产主、监管人员和环保人士都在关注马里兰如何想出办法,既保护切萨皮克湾,又不会把农民们埋在粪山之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