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敏感的马三家:切割的传言和官媒的回缩


中国财讯传媒旗下的《视觉杂志》最新一期刊登文章:走出"马三家",披露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对女性劳教人员使用老虎凳、电击、黑小号、缚死人床等令人触目惊心的酷刑。一石激起千层浪,这篇调查性报道立即引起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媒体纷纷转载,网上舆情汹汹,辽宁当局宣布组织调查组前往马三家,并承诺公布真相和处理结果。由于马三家所蕴涵的和法轮功有关的政治语意,一时间引发了北京外媒关于习近平李克强新政权有可能对前届政府关于法轮功的处理决定切割的分析和猜测。

*峰回路转*

正在北京外媒等待辽宁司法部门拿出对涉嫌施酷刑的有关人员的处理意见之际,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发布的一条新闻出乎很多人的意外。

根据新华网沈阳4月19日电,记者从辽宁省有关部门获悉,近日,针对国内某杂志社《走出马三家》一文所谓“揭秘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使用酷刑对待被劳教人员”,辽宁省高度关注,迅速成立了调查组,并邀请部分中央、省内媒体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对文章涉及的问题进行了客观、公开、公正的调查。

新华社说,调查结果表明,《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调查组认为,文中所谓体罚、虐待劳教人员问题,均为不实之词。文中提及的原被劳教人员陆某、梅某、盖某和赵某等4人被“上大挂”和赵某被“坐老虎凳”系恶意捏造和无中生有。

*老子查儿子,何来公正*

独立制片人曾担任纽约时报特约摄影师的杜彬认为这种调查谈不到客观、公平、公正。

杜斌说:“事情非常不乐观。网上的消息说,由哪个部门调查呢?由辽宁省司法厅和辽宁省劳动教养局。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就是由他们管的,由他们调查的话,自己人调查自己人。就像《财经》杂志的一位记者,在微博上说,‘老子查儿子,一家人查一家人,能查出问题吗?’”

与此同时,中国的网管也行动起来,目前《Lens杂志》网站上的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各大门户网站也开始删帖。该文作者袁凌在微博上回应官方这份调查报告时说,“自己查自己,关门扫地。一面封杀,一面放任假消息出笼。文中提到的被劳教人员,欲寻找调查组而不得,警察上门封堵。内部排查消息人士。把正常的报道往邪教上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若真有底气,不如当庭对质。”

一些中国网民担心,该文作者袁凌以及刊发该报道的LENS杂志,很可能会因此受到中宣部的处分。


*更多的真相*

纸写的谎言遮盖不住血写的事实。五一前夕,一部关于马三家劳教所酷刑的纪录片将正式在全球首映。

这部纪录片的独立制片人杜彬先生在全球公映前,接受了美国之音VOA卫视北京分社的采访,谈到了他拍摄这部纪录片中很少用到解说词,完全是如实纪录亲历者的第一手叙述。

杜彬说:“也不需要特别处理的镜头,也不需要音乐。什么都不需要,就要这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面孔,这个当事人在讲。”

《视觉杂志》文章谈到的那位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中秘密夹带出的一封劳教人员"呼吁书的妇女也以目击者的第一手资料证实马三家的酷刑。

一位女子劳教人员说:“包括中央军委都参与残害我们。军委、警察、政府,简直比法西斯还要狠。他们是挂羊头卖狗肉。根本就不是下面大牌子挂着写着的,由检察院监督他们警察,不能行贿受贿,不能超负荷劳动,有病第一时间给看,真是说一套做一套。”

另一位曾经在马三家被关押的女劳教人员也说,她曾经被强迫从事高强度劳动、遭暴打。

她说道:“我绝食她灌盐水,给我灌的现在肾衰竭。转圈,嘴的四角肉全刮掉,全是血。”

*要求废除劳教的呼声高涨*

《视觉杂志》的文章刊登后,曾引发巨大舆论反响,要求废除劳教制度的呼声再次高涨。北京知名律师浦志强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的时候表示,劳教制度违背了现行的中国刑事诉讼法,不是要改革的问题,而是应该废除。

浦志强说:“我是支持劳教废除。我认为劳动教养这个制度没有改革的价值,也没有改革的必要性。改革的成本也回非常高。再有,改过的劳动教养制度就不再是劳教。劳动教养制度直接和这些基本法,和中国签署的中国人权公约,也就是普世价值相抵触。它只是作为一个维稳的手段,被保留在这样一个镇压机器过程中间。这也是中国这样的法治建设,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年内有望出台*

中国三月份召开两会期间,一些人大代表呼吁改革劳教制度。上个月,中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郎胜针对劳教制度存废表示,改革劳教制度改革用不了太长的时间就会有成效。中国新总理李克强记者发布会上,曾经向中外记者承诺,今年在这个问题上就会有所进展。

李克强回答说:“有关中国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有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年内有望出台。谢谢。”

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早些时候说说,中央已经研究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今年或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新华社随后发表文章说,“期待把维稳式劳教扫进历史垃圾堆”。

从中国官媒对马三家酷刑新闻事件报道的出尔反尔,欲言又止,先放后收可以看出,“废除维稳式的劳教”在党内并没有形成一致意见,并受到党内保守派和毛左派反对和阻挠。

不过,北京外媒注意到,在中国宣传部门禁止中国官媒转载和刊登揭露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的文章后,中国妇联组织的出版物《中国妇女报》却采访了《走出马三家》的作者和调查记者袁凌。

中国妇女报为何敢于顶风,北京外媒界的分析是后面一定有人撑腰。北京分析人士指出,《财经》杂志与习近平和王岐山关系密切,今年一直在有步骤地帮着习近平阵营推出“废除劳教制度”的文章。种种迹象表明,关于改革还是废除劳教制度以及对于马三家调查性报道的争议,突显出中共内部的分歧。

*中国的“古拉格”*

杜斌说:“我现在做这个片子。之所以愿意在全球网络公映,就是为了一个目的,让世界看一看,这就是中国的劳教所。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唯一一个,其他劳教所也有。”

中国的劳教制度是毛泽东1950年仿效前苏联斯大林政权镇压异议人士的做法而设立。中国的劳教和劳改被称为中国的“古拉格”,给中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和形象带来负面的影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