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5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奥斯汀枪击惨案50周年 德州允许携枪入校园


美国德克萨斯州允许在公立大学教室携带枪支的法律在8月1日生效,而这一天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枪击惨案50周年的日子。如今,大规模枪击事件似乎已经悲哀地成为美国人生活的一部分了,然而,50年前的那起枪击惨案极大地震撼了全美。当时,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工程系学生查尔斯·惠特曼登上俯瞰校园的塔楼,向下面的人群开火,打死了十几人,打伤30多人,凶手随后被警方击毙。如今,人们在塔楼下设立了纪念碑,缅怀死难者。

纪念仪式在50年前枪击开始的时刻开始。

红色花岗石纪念碑刻下了17人的姓名,他们或者当场丧生枪下,或者伤重不治身亡。

逝者长已矣,这座纪念碑至少了结了幸存者和死难者家人的部分心愿。

纪念碑安放在塔楼下。1966年,精神失常的查尔斯·惠特曼从70米高的观景台用步枪行凶。

第一批受伤的人包括克莱尔·威尔逊·詹姆斯。她活了下来,但失去了腹中的胎儿。

她说:“让这座纪念碑保留在校园的这块地方,并且保留在我们的脑海里,时刻提醒我们,当我们成为一个爱的社区时,我们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那天勇敢地冲出来把威尔逊抬到安全地带的学生是奥斯汀演员阿特利·斯纳夫。他说,枪击事件还造成了情感创伤。

他说:“纽顿或者奥罗拉或者奥兰多的事件发生后,治疗悲伤的心理辅导员会蜂拥而来,因为他们知道,人们必须把这件事诉说出来。可是,在66年那会儿,还没有这样的服务。”

那天的另一位英雄是当时的奥斯汀警员拉米罗·罗伊·马蒂内斯。他和警员休斯顿·麦克考伊一道冲上观景台,打死了惠特曼。

他回忆说:“我的手枪子弹打光了。我向后伸手,抓住了霰弹枪,向打冷枪的人又射了一发子弹,因为他手里还握着M-1卡宾枪,还在动,我想确保他不会开枪打我。”

枪支权利倡导者正确地指出,持有步枪的平民在困住打冷枪的惠特曼方面发挥了作用。但是,在凶手被打死后,楼下的人仍在继续开火,这使马蒂内斯和另一位警察身陷险境。

德克萨斯州的州议会选择这一天作为落实一项新的法律的日子。新法律允许持有隐蔽携带手枪许可证的人把枪带入校园。

按照新法律,除非大学管理方明令禁止,拥有枪支的人可以把他们的手枪带入校园。带入校园的枪支必须装在枪套里,并且安全稳妥地加以“隐蔽”。法律并不允许在教室内公开显露武器。对法律的这部分内容,多数师生持反对看法。

在纪念碑落成仪式上,双方把政治搁置一边。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校长格雷格里·芬维斯强调了那天的英雄主义而不是暴力。

他说:“今天下午,我们关注的是美好的一面,是英雄的事迹和幸存者的生活,他们今天下午和我们在一起。这样,我们才能最终开始铭记和承受我们过去的重负。”

塔楼仍然是教育和进步的象征,枪击事件的幸存者和今天在这里求学和工作的人都不希望把这座建筑与半个世纪前一名疯子的大肆杀戮联系在一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