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国媒体评中国(2010年2月8日)


以下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福布斯杂志*

福布斯杂志2月5日发表专栏撰稿人章家敦的文章,题目是:“北京最终的考验”。文章说,“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北京发出了日益尖锐难听的言辞。比如,北京指责美国对中国进行‘网络战’,而谷歌只是华盛顿‘意识形态战争’的一个棋子。在白宫宣布向台湾进行有限的军售之后,中国作出反应,宣布中止双边军事项目以及跟美国的安全会谈,并且首次宣布将对那些向台湾出售武器的美国公司实施制裁。中国外交部向华盛顿许诺还会有‘严重后果’。”

章家敦的文章说,“几天之后,中国共产党高级官员朱维群暗示,假如奥巴马总统本月在华盛顿像他所说的那样会晤达赖喇嘛,中国将设法伤害美国经济。在所有这些警告和威胁发出之前,奥巴马上任之初对中国采取了非同寻常的和解姿态。美国方面以为,假如美国可以跟中国建立一种牢固的关系框架,两国就可以以成熟的方式处理双方的分歧,在涉及双方共同利益的事务上合作。”

章家敦的文章说,“奥巴马早就预料到会有麻烦,因此去年11月在北京跟胡锦涛举行的高峰会谈上就告诉他计划会晤达赖喇嘛。而且,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詹姆斯·琼斯证实,在宣布对台军售之前,美国政府还跟北京进行了磋商。而根据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这种磋商一般被认为是不合适的。那么,既然美国为了双边关系平稳做出了如此的努力,为什么中国方面近几天反应会如此激烈呢?”

章家敦的文章说,“对这个问题的标准解释是,中国官员感觉现在是他们在历史上露脸的时刻,是争取全球领导权的时候。因此,他们无疑感到,他们可以对那些不听话的政府进行惩罚。近些天来,北京的语调明显有些得意洋洋。因此,这种理论有些道理。”

章家敦的文章说,“先前、尤其是在访问北京之前,奥巴马总统在不知不觉中强化了中国那种认为美国正在衰落的看法。在美中高峰会谈之前的几个星期,奥巴马政府对中国表示中国多么重要,并对中国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言辞让步。不幸的是,奥巴马总统谈论了美中‘战略伙伴关系’。这种说法是北京10年来一直想听到的。对白宫来说,这或许只不过是三个英文词。但对中方来说,谈论伙伴关系标志着华盛顿先前拒绝采取这种说法,但现在看到自己需要中国的好意了。”

章家敦的文章说,“但愿中国最近的咄咄逼人态势只是一种自大的结果。然而,中国领导层的傲慢恐怕不是北京非同寻常的激烈言辞的唯一解释。在过去两个星期里,中国的国家媒体刊登了对共产党一些核心政策的非同寻常的直率批评。例如,本星期,中国政府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对高级领导人宣传推广儒家价值观表示不屑,指出儒家价值观‘不适合当今中国’。”

章家敦的文章说,“在过去,公开的批判是领导层内部出现意见分歧乃至内斗的早期信号。一家官方刊物的编辑在没有得到一个领导人支持的情况下,不会刊登一篇不指名地批判另一个领导人的文章。假如这类批评文章开始出现在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国内版上,我们就可以证实实行一党制的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情况不妙。假如中共领导人发生内斗,那么,尤其是因为胡锦涛被认为是一个强硬派,政治局常委当中任何人就不敢对美国立场软弱。因此,对奥巴马最近的举措进行强烈谴责,从另一个方面显示了中国领导层内的意见分歧。”

章家敦的文章说,“不管中共领导层内部斗争是否有内斗加剧,北京很快将面临考验。华盛顿、伦敦、巴黎和莫斯科正在筹划联合国安理会就伊朗维持其浓缩铀项目对伊朗实施第四套制裁。中国看来坚决反对新的制裁措施。2月4日,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说,谈论制裁会瓦解外交。......”

章家敦的文章说,“现在的问题是,北京能否超越在台湾和西藏......问题上的怒气,跟美国一道阻止伊朗的核项目。截至目前,各种迹象都不妙。中国日报2月1日发表社论说,‘应当发出一个强烈而明确的信息,这就是假如美国不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美国就不能指望得到中国在一系列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上合作。”

章家敦的文章说,“然而,伊朗并不仅仅是一个‘美国的’问题,也是对中国以及国际社会其他国家至关重要的问题。假如中国不能在伊朗问题上跟美国合作,北京作为一个大国就是在最终考试中失败。”

本篇英文全文网址:
http://www.forbes.com/2010/02/04/china-iran-washington-opinions-columnists-gordon-g-chang_print.html


****

以上是美国各地主要媒体有关中国的社评。社评所反映的观点为发表社评媒体之观点,并不一定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