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解读习近平


在19世纪,由于缺乏信息流通,一度有许多中国人相信外国人都认为中国是天朝上国,中国的皇上睿智英明,因此,中国以及中国的皇家朝廷得到世界各国的景仰,万国来朝络绎不绝的盛景是题中之义,充分显示了中华文明誉满全球。

另外,同样由于缺乏信息流通,当时还有很多中国人相信外国人的膝盖构造特别,腿不会打弯,一旦跌倒就爬不起来,因此,假如“洋鬼子/红毛”来犯,可以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撒上绿豆使之滑倒在地,或用竹竿把他们捅倒在地,然后就可以将他们一举活捉。

时光荏苒,物换星移,21世纪的中国显然已经不是19世纪的中国。如今的中国人已经不需要扒下外国人的长裤查看就清楚地知道,外国人的膝盖构造跟中国人的膝盖构造是一样的,因此外国人跟中国人一样可以摸爬滚打,甚至有的还比中国人跑得更快,跳得更高。

*官方宣传时空倒转*

然而,在许多观察家看来,虽然外国人腿不会打弯的神话破灭了,但以习近平为首的当今中国执政党共产党依然是19世纪的心态,依然在刻意阻碍信息流通,以便营造和维持21世纪版的天朝上国和皇上英明的虚幻景象。

在宣传自己总是“伟大、光荣、正确”、其领袖总是“英明”几十年之后,中共权威媒体最近更是变本加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宣称中共已经掌握了“宇宙终极真理”,已经不仅仅是誉满全球,而是誉满全宇宙。

在上述观察家们看来,中共在其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和之后的官方宣传更是非常典型地展示了中共刻意阻碍信息流通、营造虚幻景象的巨大努力。

中共负责舆论管制的宣传部门一方面命令其掌控下的所有中国主流媒体齐声宣传和歌颂中共十八届三中前所未有的改革举措,一方面对中国国内的批评者和批评意见进行围追堵截式全面封杀。

与此同时,中共控制的中国主流媒体大量高调发表所谓的外国媒体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齐声赞扬或歌唱。一时间,好像中国又成为天下的中央之国,得到天下万邦的仰慕、倾慕、渴慕、景仰,敬仰、赞美:

“外媒热评三中全会决定:向正确方向前进一大步”

“外媒称分析人士为中国的经济改革计划欢呼”

“世界乐观看中国 外媒称中国转向真正改革”

“外媒:三中全会让世界乐观看中国”

读中共控制下的中国主流媒媒体的这些报道,使读者不仅产生一种强烈的时光倒转、时空错乱感,好像是中国又回到了19世纪,回到了中国老大帝国闭关锁国、自以为是、自拉自唱、自吹自擂的太平盛世。

*习近平开倒车*

幸也不幸的是,如今已经不是19世纪而是21世纪。另外,至少是就目前来看,世界媒体显然还没有、而且也不准备接受中共宣传部门的指令、按照中宣部规定的口径采写报道发表评论。于是,世界主流媒体的有关评论和报道便跟中共的官方宣传形成南辕北辙的有趣对照。

在中共控制的主流媒体依然在大力宣传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伟大辉煌的改革举措、宣传中共领袖习近平英明伟大之际,阅读主流媒体的有关评论和报道使读者获得一种奇特的知识和历史乐趣。这种双重的乐趣颇有些类似于揣摩思索中国人当初为什么会相信外国人的腿不会打弯。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中共宣传机构发布三中全会公报之后不久,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在11月13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领导层试图推行威权型的经济改革”。社论对中共的不透明的政治制度提出批评,指出中共的理念落后、制度落后,中共领袖习近平在试图开历史倒车,逆中国人民意愿而动:

“或许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会像1978年前领导人邓小平主导的那次三中全会一样,将给中国经济带来根本性的变革。中国国内外的专家都认为,只有这样的根本性的变革才能避免中国过去20年的经济快速增长发生崩溃。但截至目前,人们所能得到的最明显的结论是,习近平力图避免对集权专制的中国政治体制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改革,更不要说支持人们所期望的可以跟更自由的经济相配的政治自由化。”

《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指出,当今中国可谓问题成堆。中国的金融市场和土地法需要改革,习近平面临严重的贪污腐败问题,以及有可能让城市地区难以招架的环境破坏问题,还有比美国更严重的贫富悬殊问题;因此,习近平需要进行政治改革,实行法治;然而,面对中国迫切需要的改革,

“习近平似乎正在反其道而行之。自他一年前上台以来,他对异议和言论自由实行了全面的镇压。三中全会批准设立一个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处理对内对外安全问题,将更多的权力集中到他的手中。中共领导层的如意算盘似乎是,在进行经济结构重组的时候,可以而且也必须压制社会骚动甚至和平的异议。但镇压只能导致更多的不满,而权力缺乏制衡将继续拖累经济。如果中共领导层有关中国前途的辩论冲破斯大林式体制的秘密黑箱,展露于民主的阳光之下,中国或许会更有可能获得真正的繁荣。”

*习政权侍强力*

《华盛顿邮报》有关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社论的最后一句假设句虽然是一本正经的语气,但在很多中国问题观察家们读来却像是十分顽皮的讽刺,好象是在十分认真地建议黄鼠狼考虑放弃吃鸡。

然而,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在11月15日发表社论,题目是“中国三中全会 习政权试图倚靠强力维持社会安定”,该社论显然是跟《华盛顿邮报》的社论异曲同工。

《读卖新闻》的社论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令人失望,其公报显示出跟重视市场的经济改革路线相矛盾,将国有企业和中共党组织一体化,中共领导层显然是没能打破既得利益集团的深厚壁垒,不得不做出妥协:

“没有根本性的改革,中国经济就不能得到可持续增长,就不能回应期待自由竞争的国际社会。三中全会公报引人注目地宣示,‘最重要的是坚持党的领导’,强调维稳。这使人更加担心中共对民主化运动、维权活动和言论自由的镇压。”

在社论的结尾,《读卖新闻》对中国未来的状况做出了相当悲观的评估:

“三中全会公报说将增强司法独立性。但是,只要将司法置于中共的领导之下的状况没有变化,司法独立能否实现令人怀疑。不得不说,中国社会和经济不安定的状况很可能将长期化。”

*改革沦为空喊乎*

日本另一家大报《朝日新闻》的观点常常跟《读卖新闻》相左。但《朝日新闻》在11月14日发表的有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社论,其论点和用词跟《读卖新闻》大同小异,显示了日本主流媒体对三中全会的高度共识。

《朝日新闻》社论的题目是:“中国的改革---会以空喊而告终吗?”社论也是指出,习近平领导班子通过三中全会展示了今后要推行的基本政策,但以经济改革为主题的三中全会有关经济改革的信息是高度矛盾的。

例如,三中全会公报一方面提出一系列跟健全的市场自由化相关的主题,如企业的公平竞争、消费者的自由选择、金融市场的整改等等,但另一方面又说是要“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

然而,在《朝日新闻》社论看来,更明显、更矛盾、更可笑、更可悲、更令人担心的问题是三中全会公报当中提出的所谓“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中国各地方的人民代表大会排除非共产党人候选人,政府首长选举也仅限于村长级别,市长县长都不能民选。改变这种现实的意愿不见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

“三中全会也提及司法改革,说是要‘确保审判权、检察权独立。’然而,假如这是认真的,难道不应当宣布禁止中共介入司法吗?”

《朝日新闻》社论的最后一句话是:

“在保持强大的一党独裁不变的情况下,改革究竟可能进行到什么地步?这是一个最终的疑问。”

*习近平现本色*

显然,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社论最后的这个疑问,跟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最后的假设句一样,都看似十分认真,但又好像十分顽皮,好像是嘻嘻哈哈要读者别当真。

这种认真和讽刺交融、真真假假真假莫辨的笔调,不仅仅局限于日本和美国的主要报纸。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结束之际,法国主要工商新闻报纸《回声报》发表住北京记者加布里尔•格雷斯庸的报道,题目是:“习近平之谜更难猜了”。

这位法国记者借三中全会结束的时机,总结了习近平过去一年的表现,其中包括一开始释放出政治改革的风声,然后强力打压批评者、打压网络言论、强调西方意识形态威胁。然后,格雷斯庸再给习近平之谜提供了一个认真又顽皮的答案:

“对乐观主义者来说,习近平只是在面对中共党内各种问题的情况下采取了必要的措施来巩固他的权力。但对很多其他人来说,习近平看来是不愿意触动中共党内在(1989年)天安门屠杀之后确立的共识,这种共识就是将经济开放和政治保守结合起来。三中全会宣布的结论充满各种美好的意愿,但都含糊其辞没有准信,从而无助于澄清问题。如今,那种认为他将变成一个富有魅力的领导人、他将从根本跟上改变中国的假设又丧失了一分可信度。”

*《经济学人》正面看法*

以上世界媒体有关习近平和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评论分析,都发表在中共当局在11月15日全文公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之前。

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们大都认为,中共宣传机构在三中全会结束之后发表的短讯和公报,突出强调中共要加强控制,尤其是强调中共要设立所谓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目的显然是进一步独揽权力、加强对国内批评者和反对派和批评者的镇压。

观察家们不清楚中共宣传机关这种招人反感的宣传究竟是因为其公关宣传技巧拙劣惊人,还是奉上级指示蓄意向中国公众发出警告和威胁。但无论如何,这种宣传在中国国内外招致普遍的反感和警惕,而上述世界媒体的评论便是这种反感和警惕的表现。

或许,可以让习近平领导班子或中共宣传部门聊以自慰的是,著名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在《决定》全文发表之前发表评论,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成果和主导该会议的习近平给予了基本上是积极的评价。

但一向以语言俏皮尖刻而著称的《经济学人》在全盘托出基本上是积极的评价之前,首先讽刺了中共宣传的拙劣,以及中共宣传的文字拙劣,以及陈词滥调的拙劣宣传给中共造成的损害:

“诸位明白‘三个代表’、‘六个紧紧围绕’是什么意思吗?诸位已经全力拥护‘生态文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了吗?还没有吗,我们也是没有。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发表的公报十分晦涩费解。如同往常一样,对中国持乐观态度的人在其中可以发现希望,持悲观态度的人则将看到他们最坏的恐惧应验了。”

《经济学人》的文章的主旨是:通过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习近平使他自己成为邓小平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共领导人。这大概是一件好事,”因为他可以利用他的大权突破保守派和既得利益集团的阻碍,在市场、国企、户口、土地、外交、国安等方面推行改革,从而使中国有一个更为光明的前途;但是,假如大权在握的习近平没有推行中国所迫切需要的改革,“中国将走向一个危险的方向。”

*专制毕竟是专制*

综上所述,在中共当局全文发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之前,至少部分是由于中共宣传部门进行的令人反感的宣传,世界媒体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结果普遍给予否定的评价,给予有条件的积极评价的是少数。

那么,在《决定》发表之后,情况又如何呢?世界媒体对习近平和以他为首的中共政权的看法是否有明显的好转呢?

从目前来看,在《决定》发表之后,世界媒体对习近平和以他为首的中共政权的看法没有多少好转,更没有明显的好转。

例如,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在11月17日发表社论,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宣布了若干出人意料、有可能会获得欢迎的政策转变,如打算放松一对夫妇一个孩子的严酷政策,废除残暴的“劳教”制度,提出一些雄心勃勃的经济政策提议,从而使中国在未来的岁月里让私营企业获得更好的生存发展环境。

然而,《纽约时报》社论接着指出:

“尽管如此,中共领导人没有说将在何时以及会以何种方式兑现这些改革。此外,他们也明确表示,中国当局将继续实行坚定的一党统治,绝不会容忍、更不会很快就拥抱政治异议或民主制度。”

*独裁毕竟是独裁*

《纽约时报》对习近平及其领导下的中共政权的这种评价可谓绝大多数世界媒体的共识。

英国主要工商新闻报纸《金融时报》在11月18日发表的社论,表达了跟《纽约时报》社论类似的看法:

“在众多改革举措中,没有一处提到加大政治参与,或者建立制衡制度,后者是对付腐败猖獗的最有效方式。党提到“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但除非(或直到)党愿意放弃其对法院的明确控制,这将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

“在坚称中国必须创建更具创新性的社会和经济的同时,习近平领导的政府也在收紧对媒体、意识形态,尤其是中国活跃的互联网的控制。

“这两个相互矛盾的目标——更多创新和更多思想控制——能否相容是成问题的。因此,习近平想必希望,他的渐进式改革能够给人民生活带来足够大的改善,使人们不至于要求更为实质性的政治改革。”

毫无疑问,世界媒体对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和中共领袖习近平的评论,世界媒体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的前途展望跟中共宣传的世界媒体完全不一样。

但这显然不妨碍中共宣传部门坚持作出巨大的努力,全力营造世界媒体“万国来朝”的景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