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世界媒体看中国:64恐惧症


“上海综合指数”成为新浪微博不能搜索的敏感词,因为其牵涉敏感数字89和64

“上海综合指数”成为新浪微博不能搜索的敏感词,因为其牵涉敏感数字89和64

“具体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的说法,在当今中国大陆获得了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全新意义。

随着1989年中国当局调遣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杀入北京、镇压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者的所谓“64事件”23周年纪念日的到来,1989,64,23等数字在中国有上亿用户的新浪微博成为不能搜索的禁忌词。搜索者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不予显示。

*可悲可叹的数字、文字游戏*

“具体的数字最能说明问题”的说法可以用来生动地说明、显明、表示、显示、揭示执政当局的恐惧、胆怯或心虚,这无疑是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绝对富有中国特色的一个奇景,是当今中国对世界文明的一种贡献。

6月4日星期一到来之际,路透社记者黄瑞黎(Sui-Lee Wee)和白宾(Ben Blanchard)从北京发出报道,向世界各地的读者展示了这种中国奇景。这两位记者在报道中指出,除了64,23等让当局过敏的数字之外,中国的互联网管制当局还阻断了中国大陆用户对“蜡烛”、“烛光”的搜索。

23年前发生的事情,为什么让中国当局如此如此过敏、如此恐惧?鉴于中国政治的超级不透明,国际媒体记者们只能像黄瑞黎和白宾这样,给出一个大概的解释或猜测:

“对统治中国的共产党来说,1989年将北京天安门广场塞满、并扩散其他城市的示威抗议依然是一个禁忌话题,在政府准备很可能出现意外的领导班子交接的这个年头尤其如此。”

*6月4日,意味沉重的日子*

中国当局对1989年6月4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及其意义讳莫如深,在中国国内竭尽全力封杀有关的议论、讨论、探讨。在64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控制之下的中国主流新闻媒体整齐划一地奉命假装不知道或不在乎有关消息或民间议论。

与此同时,国际媒体则发出大量的报道和评论。日本《产经新闻》6月4日发表社论,题目是“天安门23周年 / 中国有‘超级大国’的资格吗?”《产经新闻》的社论可以说在国际媒体当中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社论说:

“中国的6月4日是一个具有沉重意义的日子。

“1989年的今天,中国当局动用武力镇压要求民主的学生运动,导致发生许多死伤的天安门事件。23年来,中国政府连死难者数字也不公布,并且继续监视死难者家属,镇压民主活动家,由此令人质疑中国是否具有‘超级大国’的资格。

“死难者的母亲团体‘天安门母亲’120多人发表声明,要求查明事件真相,追究当事者责任。声明严厉批评胡锦涛政权‘白白放过放过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民主化的机会。’

“‘天安门母亲’团体当中也有一位因儿子死亡而绝望自杀的父亲。中共政权持续无视这种绝望,显示了共产党一党独裁的不变的本质。

“23年前,中国最高实权人物邓小平一边把天安门事件定性为学生导致的‘动乱’,一边发出改革开放的大号令,要中国全面转向市场经济。结果使中国如今成为全世界国内生产值第二大国。

“但是,在另外一方面,一党独裁制掌权者的亲朋敛聚财富,不公平和腐败蔓延,城市和农村差距扩大。在对外关系方面,中国以军力为后盾露骨地推行扩大海洋权益的战略,...简直就是一个旁若无人的‘畸形的大国。’”

“有病的大国”

“畸形的大国”是《产经新闻》社论的说法。与此同时,中国的网民则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与叙利亚、伊朗和朝鲜等在国际臭名昭著、受到孤立的三国相提并论,并且用这四国的英文名称首字母SICK(Syria, Iran, China, Korea)予以概括,称之为“有病四国。”

无论是受到孤立还是有病,中国当局在64镇压问题上显然在国际间确实上不了台面,令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羞于与其为伍。此次此刻,并非以热心宣传或推行民主而著称于当今世界的俄罗斯也要刻意表现出跟中国当局划清界限。

在6月4日到来之际,俄罗斯政府的国际广播电台“俄罗斯之声”法文版网站发表短讯,题目是:“中国禁止一切有关天安门屠杀的纪念活动。”“俄罗斯之声”的短讯,凸显出中国当局跟当今世界普世价值观之间的巨大鸿沟:

“在天安门屠杀23周年纪念日到来的前夕,中国地方当局对政治活动家实行逮捕或监视,以阻止北京中心地区出现纪念活动。美国在星期天敦促中国当局释放所有因参加1989年的抗议活动而被羁押的人。在1989年6月3日到4日夜间,有几百乃至几千人被打死。当时,中国共产党调遣坦克部队镇压北京中心地区延续七个星期的抗议。中国当局将抗议活动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中国:超级羞涩?*

中国当局在1989年的所作所为,以及中国当局对1989年64事件的立场或态度,在全世界各国政府和领导人当中只是得到利比亚前独裁统治者卡扎菲的明确肯定和赞扬。

令全世界的观察家们感到好奇和好玩的是,连中国政府内部主张镇压的那些人,23年来也都毫无例外地抓住一切机会竭尽全力,拼命撇清跟镇压杀人的干系。

中共和中国政府领导人所展示的这种跟超级大国或准超级大国很不相配的超级羞涩,其最新的表现明确无误地显示在中国外交部的网站上。

在6月4日星期一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外国记者提出了64镇压以及美国国务院有关64镇压的声明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回答道:

“美国方面一直无视种种事实,年复一年地发出这类声明,对中国政府发出无端的指责,肆意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对这种做法表示强烈反对。”

然而,关心中国国家大事的中国人查阅中国外交部网站发表的“2012年6月4日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举行例行记者会”,却看不到任何有关的记录。中国公民要想了解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美国的谴责,只能去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之类的国际媒体的报道。

*中共急于让世人忘记*

在往年64纪念日到来之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曾经多次表示,当年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当局采取“果断行动”进行镇压,给中国带来了稳定和经济大发展,历史发展证明中国当局当年采取的“果断行动”是正确的选择。

在今年的6月4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在回答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有关提问的时候再度重复了中国政府的这种一贯说法:

“关于你提到的那场政治风波,中国的党和政府早已有了明确的结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事实说明,我们所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符合中国的国情,符合中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也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心声。”

对此,中国已故的杰出科学家方励之以科学家所特有的简洁明了的逻辑语言,指出了中国当权者的口是心非和胆怯心虚。方励之去年11月美国著名知识分子杂志《纽约书评》上发表文章说:

“即使是这种论点的鼓吹者也不太相信这套东西。假如邓小平的‘果断行动’真的是导致了经济增长,而中国人民也清楚这种因果关系,那么,人们就应当看到,中共的宣传部门会大力宣讲‘天安门镇压’。但是,中共做的事情正好相反。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中国官方形容当时的屠杀事件的说法不断缩水。一开始是说‘反革命暴乱’,然后是‘动乱’,再后来是‘风波’,最后是‘折腾’。中共领导人很明白,当时发生的事情是他们历史记录上的一个极端丑恶的污点,于是,他们急于让世人尽快忘记那些事情。”

1989,64,23等数字和“蜡烛”“烛光”在中国成为互联网社交媒体搜索禁忌词,显然是中国当局促成世人忘记那些事情的努力的一部分。来自中国的被世界媒体注意到的各种迹象显示,中国当局对这种努力的成效如何显然评价不高,信心不足。

*再一条有趣的数字新闻*

就在世界媒体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观看中国当局的数字敏感症之际,中国再传出一条好玩的数字新闻。

美联社工商新闻记者伊莱恩·库尔腾巴赫6月4日从上海发出报道说,中国的股市数字因为显得像是跟1989年6月4日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者事件23周年纪念日有关而受到互联网信息管制当局的封杀:

“星期一,上海股市综合指数下跌64.89点。这一令人匪夷所思的巧合显然让中国的共产党统治者不喜欢,因为它跟1989年6月4日北京市中心地区镇压抗议者的日期数字重合。于是,在中国活跃的微博世界,‘上海综合指数’也跟很多词一样被互联网管制当局屏蔽。”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一夜间10点半,用户在新浪微博搜索“上海综合指数,”依然会被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上海综合指数’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中国古人长久以来就有所谓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说法。中国古人显然做梦也有想到,数字也会产生如此这般的引发恐惧的效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