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鹰鸽之争?胡主编杠上吴“外交”


中国老资格外交官吴建民回到其当过院长的外交学院发表演讲谈新时代的中国外交,其中批评《环球时报》经常刊发“极端文章”,并说环时总编胡锡进“眼睛里没有全局,抓不到主流”。胡锡进随后在《环球时报》上发表回应,称吴建民在外交上是典型“鸽派”,有“旧外交官”的思维。有网友评论:两人之争是党的嘴和手之争。

3月30日,吴建民在外交学院发表题为“准确认识今天的世界”的讲座,谈到在新时代不应该用战争与革命的惯性思维看待世界,并提醒在座的同学不要盲目“夜郎自大”,要努力保持中国发展的势头。

吴建民在演讲中批评了环球时报,提到去年他受胡锡进邀请参加环球时报论坛,胡锡进“一上来把这个世界讲得一塌糊涂”,认为胡虽然有学问,但是眼睛里没有全局,抓不住主流。吴建民说:胡锡进是报社主编,有学问,但“搞不清楚状况”。吴建民没有详细展开说,一个报社老总,为何搞不清状况,胡锡进没有搞清什么状况。

胡锡进在4月7日的环球时报上刊文回应了吴建民,说吴建民代表了“旧外交官”的思维方式,是外交圈子里典型的“鸽派”。胡锡进对比了吴建民和李肇星的讲话风格,说李是“开放式发言”而吴说话“中规中矩”,让人感觉在“背稿子”。其实,中国外交部设立发言人制度这么多年来,沈国放被认为是最“开放式的”,而李肇星,则被称为中国外交“红卫兵”。

胡还讲了自己的早年的经历来证明中国外交官的“软弱”,他说自己在国外当记者时开车经过一个小国边界,遇到态度蛮横的边防。事后他找中国驻该国的大使,要求向该国媒体投诉,被大使告知“千万别招事”。

不过,吴建民也谈到了中国有舆论说外交“软”的状况。吴建民说:中国外交决定权在“中央”。他说,哪一件事情是外交部自作主张的呢?没有。大事儿全是中央定的。“你对中央有意见不对中央说,拿外交部撒气算什么本事?”吴建民提到自己之前在国防大学讲课的经历,说军方常会认为中国外交“软”,但是软硬都是手段,应该吸取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善于利用谈判解决问题。吴还强调说,外交的大权在中央,外交部不能自作主张。

胡锡进还说,各国的媒体都要比外交“鹰”一些,而作为鸽派的吴建民,“对国内媒体上的‘民族主义’却很‘鹰‘“。胡锡进还说环球时报是中国外交的“正资产”。

胡吴之争,两个干部瞎打嘴仗

作为对鹰派的回应,吴建民提出的中央决定外交论,的确是事实。周恩来曾说过:“外交工作无小事”。但胡锡进把外交软弱的板子打在吴建民身上,同样有失公允。吴建民对环球时报的“极端”展开抨击,似也道理不足,因为环球时报说到底,也是听中央的,也要归中宣部和新闻办来管,甚至要到最高层来管。

的确,吴建民已经离开的外交部,其部长王毅曾当着环时记者的面说:环时的问题一向很犀利。习近平在考察人民日报工作时也提到环球时报:“我那里有你这份(环时)报纸”。

网民对胡吴之争发表了看法。网民刘恒涛说:“胡锡进和吴建民,一是嘴,一是手。嘴硬手软,符合我国国际形象定位。如今嘴和手打架,两个党干部在吵吵,是不懂定位,不懂事。”

胡锡进来自火星,吴建民来自金星

微信时评公号“牛弹琴”(bullpiano)套用“火星vs金星”的说法评价了二人的论战:“在胡锡进眼里,吴建民无疑来自金星,是典型的鸽派,老是和平发展,太软弱;在吴建民眼里,胡锡进应该来自火星,是典型的鹰派,老是打打杀杀,太鲁莽。”公号小编引用了一位粉丝的留言,说胡吴二人各有道理,无非是角度不同,但是如果“外交只讲斗争,那各国就不需要外交部了,有军队就行。大家都感情用事,结果就是天天让军队来擦屁股,而战争是没有赢家的。”

也有人不同意胡锡进“鹰派鸽派”这种说法。国际关系学院国际政治系一位研究生对美国之音说,鹰派和鸽派不只是言论上的,必须有能力发起相关行动,“八十年代到现在历届领导人都不想动武,没有那个实力,对中国也没有什么好处。2000年台湾大选的时候,朱镕基讲话了,话说得很硬,大家觉得他是鹰派,结果反倒给陈水扁加分,但是(陈水扁)上来了大陆也不能去打。”他还表示同意吴建民谈到的“外交归中央”的说法,“基调是中央定的,它(外交部)只有具体做事。”

旅居澳大利亚的观察人士张鹤慈也在博客上反驳了胡锡进“各国媒体都比外交‘鹰’一些”的说法,张写道:“(胡锡进)真的了解全世界的媒体?又看过多少海外媒体?越战,伊拉克战争后期,美国的媒体被反战的笼罩,同仇敌忾的声讨政府的战争政策。”

胡锡进民族主义者还是机会主义者

2013年《凤凰周刊》的一篇报道《环球时报是怎样炼成的》中写道,“大陆网上有个广泛流传的说法,管理这个国家的人读《人民日报》,自以为管理这个国家的人读《环球时报》,认为自己应该管理这个国家的人读《南方周末》,认为国家已经被外国人管理的人看‘乌有之乡’。”文章中还提到《环球时报》以每天150万份的发行量高居中国报纸市场销量的第三位。

环时的影响力和颇有争议的言论,使得网络上对它的评价呈明显的两极化。它的读者多赞扬它“反精英、反公知”的立场,而且因为环时有时候会选择性地报道一些其他官媒不报道的新闻(如有关海外民运、“巴拿马文件”等被官方封锁的消息),也有人认为它促进了当下的新闻多元化。

同时,媒体对于其报道的准确性和专业性多有质疑,很多网民也认为它的作用是煽动民族主义,帮助政府转移矛盾。知乎用户冰厚引述网友总结的评价:“环球时报的骗子三板斧:在民族立场上,无耻宣扬崛起中国论;在民生问题上,无耻强调复杂中国论;在民主进程上,无耻坚持独特中国论。”

2012年,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腐败被开除党籍后,环时发表了题为《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的社论,其中提出“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民间也要在大道理上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的现实性和客观性”等观点,被概括为“允许中国适度腐败论”,引起舆论抨击,《中国青年报》专门发表文章指环时的适度腐败论“反法治、反常识”。

与此类似的各类公共危机事件后,环时总会帮政府打圆场,接住甩出去的飞盘,因此胡锡进“飞盘胡”的外号也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2015年9月,胡锡进因涉嫌公款旅游受到处分(警告和罚款)。消息公布后,微博上不乏网友叫好。胡锡进本人的微博停止更新两个月,回归后发布了“胡侃”视频栏目,并表示“既然来了舆论场,我就不会走”。

胡锡进有时也会发布一些“画风突变”的言论。今年2月,美国之音报道了胡锡进在微博上呼吁中国应该广开言路,宽容对待批评的消息,引网友怀疑他被盗号。当时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向美国之音表示,胡锡进奉行的是政治上的机会主义,并说胡锡进应该是得到了中央的指示,“如果上边没有明确的指示,作为他们这种风口浪尖的传媒,我们叫党的喉舌,甚至于我们可以说他们是党的嗓子眼儿。那你党的嗓子眼儿的这种人他非常的敏感,他绝对不会胡说,绝对不会违背一把手的意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