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5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五毛网络恶名著,党报刊文难维护


人民日报网页截屏

人民日报网页截屏

中共党报针对“公共辩论”现象发表评论说,动辄质疑别人为“五毛”、“美分”,拉低辩论价值,冲破道德底线。这是网络时代人民日报发表的为数不多的谈及“五毛”的评论。另外,该报近日发表的中央党校副教育长韩庆祥的文章,以及其国际评论文章,也引起不少读者的围观和评论。

*人民日报谈“五毛”*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周一(7月28日)这篇评论文章是从中国名人崔永元和方舟子的法庭诉讼开始谈起的。该评论题目是:求真比求胜更重要。评论说:动辄质疑别人为“五毛”“美分”,拉低了公共辩论的价值。

环球时报和许多媒体网站转载这篇文章,标题改成:人民日报:动辄质疑别人为五毛拉低辩论价值。许多网友感到好奇:被认为是五毛大本营之一的人民网,如今也开始谈论五毛了?

所谓“五毛”,是网络语言,通常指拿中国当局的钱在网络发帖淹没压倒“汉奸”“美分党”(每帖五毛)的那些网络写手。同理,“美分”是五毛的反唇相讥,指的是那些拿美方的钱上网灌水压制对方的写手。平心而论,人民日报这篇评论,说的是五毛和美分双方,但到了环球网、文汇网、中新网等许多网站,其标题中“美分”不见了,只剩下“五毛”,给人感觉是:只有美分党在骂人。

人民日报这篇评论说:方舟子崔永元的转基因该不该吃的辩论,从微博转战至法庭,是一种理性回归。评论说,公共辩论“剑走偏锋”现象不鲜见。心平气和的讨论,变为唾沫横飞的辱骂。评论还说,除了给对方带上“五毛”“美分”的顶戴,还相互送上“卖国贼”“爱国贼”的帽子。这不仅拉低辩论底线,也冲破法律道德底线。评论说:伸张正义的急迫、求胜心切之冲动,预设立场左右了事实选择,让站队逻辑取代了是非判断,意气之争消解了话题本身。

评论说:如果一边高呼自由,一边却对不同声音没有起码尊重,充满了智商和道德的优越感;如果一边宣称平等,一边却认为别人不配有发言资格,摆出一副真理在握、不容分说的姿态;如果一边反思“文革”,一边却像“文革”一样,动辄给别人扣上吓人的大帽子,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这种辩论和交锋,除了固化成见、撕裂共识,恐怕不会有别的意义,更难收获新的东西。

再平心而论,人民日报这篇评论基本是双方各打五十大板,还算客观公正。但仔细一看,读者就看出“门道”,这篇评论所提到的“公共辩论”只是一种网络现象,在传统媒体中是绝不会出现的。且看这篇评论文章的题目:公共辩论,求真比求胜更重要。问题在于:在传统媒体中,能否出现这样的“公共辩论”,一旦出现,由谁来决定哪一方在求真,哪一方在求胜。

*人民日报:西方民主听不进批评*

上周末(24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张树平的文章题目是:西方民主应听得进批评。张树平36岁,四川人,2007年复旦大学政治学博士,现任上海社科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所长助理、副研究员。他说,西方民主的若干弊端几乎成为政治学中的常识。西方民主制度越是掩耳盗铃似的关上改进自身的大门,就越会迅速发现其面临不确定的前景。

其实,按照马克思主义理论,西方民主制度前景是确定的。马理论认为,西方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的民主制度,前景只能是被无产阶级推翻。而无产阶级在推翻资产阶级过程中,丢掉的只能是锁链。

张树平的文章说:西方自由主义民主弊端有,难以驾驭的金钱政治;沦为形式化的选举和投票游戏的危险;不可避免导致“断点民主”“虚假民主”;公民政治参与不足;权力制衡虽有合理一面但限制了国家能力。

对这位青年才俊的文章,新浪微博有许多反馈。


网友“中国经营报”发出微博援引了上述的话之后问:多一句嘴,到底谁听不进批评?

天涯师傅:共产党就一个笑话,还以为国民像几十年前一样好骗。

吕建升:您一个打20分的笑话打了80分的没得满分,请问您的勇气和脸皮是哪里来的?

草民时评:有个老人曾说村里一个老不要脸:“做人做到恬不知耻的地步,就没有他说不出的话。”而你对这种人,也就什么话也不用说了。

伊革:人民日报的荒唐好似一个65岁的老处女逢人告诫性生活有多危险还会有多少不适!

二代症久富田:西方民主最大的弊端就是:执政党任期太短,监督人太多,来不及腐败。

任志强:不许批评,何来民主与言论自由?

刘胜军改革:谁不让批评,谁就是假民主!

*党校韩庆祥:中共面临8大“伟大斗争”*

就在人民日报发表张树平文章的前一天,该报还发表了中央党校副教育长韩庆祥的文章,题目是:深刻理解和把握“新的伟大斗争”。文章说:中共面临的“伟大斗争”主要有:争夺资源、货币战争、争夺市场、意识形态斗争、领土争端、反腐败斗争、网络斗争、反民族分裂主义的斗争。

韩文说:西方敌对势力对斗争精心策划、处心积虑。西方敌对势力对我斗争,大多以传播西方社会思潮且以文化渗透的方式,把“自由、民主、人权”作为突破口。


文章说:“第一步,让中国人崇拜西方‘标准’;用西方‘标准’裁判中国现实;使一些人认为是西方‘月亮’是圆的、中国‘月亮’是缺的;使一些人对社会主义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和马克思主义产生不满、从而达到动摇中国人理想信念、摧毁中国人自信和分化人心的目的。

这位中共最高学府--中央党校的副教育长的文章一出,遭到很多网友的反驳和抨击。

韩庆祥在中央党校的前同事邓聿文(周一)在香港东方日报网发表评论文章说:韩说“新的伟大斗争”,都不是什么新东西。东西方在意识形态上,都较量了一个世纪,还叫新吗?

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前副编审邓聿文,因为在境外报刊撰文谈朝鲜问题而被下岗。这位政治分析人士说,唯一“新”者,或许是网络斗争,但网络发展的历史也有20多年了,这方面的斗争---如果有的话---从网络作为一个新事物出现起,就存在,所以也谈不上特别新。邓聿文说:韩文把这八种斗争不但称之为“新”,还冠之以“伟大”,仿佛以前中共在从事这些方面的“斗争”就不伟大了------可见不但其逻辑混乱,还很投机。

邓聿文说,韩文火眼金睛,呼吁中国学者干部要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判断力,彻底揭露西方以文化、文明、学术外衣设置的政治陷阱。

邓聿文说:可是党校和韩本人并不这样去跟西方划清界限。他说:“据我所知,党校和西方国家的学术机构交流是很频繁的,在很多国家都建立了对口的学术培训基地。党校教员和其他非教学部门的工作人员,每年都要轮流到这些基地去‘洗脑’,很多人都洗过多次,可下一次还是愿意‘欣然前往’。”

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前编审邓聿文说,这不是在自动充当‘西方敌对势力’进攻我党的工具吗?而且党校近年来也积极倡导开放办学,主动邀请一些访华的西方政要或者学界达人,来党校交流和演讲,为那些在党校受训的官员传播西方价值。“是不是党员的教职员工和党政学员,都练就了一番能防止各种毒品侵入的真功夫?”

作者戴献乙在博客日报(上周三)发表给韩庆祥的公开信说,当今中国社会最低的敌对势力还是来自于特权阶层和既得利益势力,特别是贪官污吏和昏官,也根本不是什么西方敌对势力和国内外敌对势力。他说:“许多贪腐官员和裸官,落马央企高管还是在你的中央党校读过书和拿过文凭的,你扪心自问:有多少落马判刑的和没有落马双规的贪腐官员曾经做过你的学员,或同行业学校的学员。有谁没有在你们的党校培训过、学习过?戴献乙说:保守点至少95%正科级以上官员都是党校的毕业生或受过此类教育。

网友正宗草民在博客中国发表文章说,韩庆祥在其文章中谈到网络斗争时使用了“天使”和“魔鬼”的说法。正宗草民说:就民主和专制两个体制相比较而言,实行宪政、尊重人权的民主体制是“天使”。拿宪法当摆设、不尊重人权的专制体制是“魔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