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媒体观察: 中共党刊呼吁强化高校意识形态控制


北京大学西门(美国之音拍摄)

北京大学西门(美国之音拍摄)

中共理论刊物《求是》发表北大等高校文章,呼吁各校能更好地抓好师生的“政治思想工作”,抵御西方不正之风的侵袭。北大说,对触及党和国家的原则、底线之言行,要坚决斗争。针对这些文章,有网友直斥这是历史的倒退。在近代史上,中国的重大历史事件往往从学潮开始或由学潮引发的,比如“五四”、“六四”。

中共理论刊物《求是》(半月刊)最新一期(9月1日)发表了北大、复旦和中山大学校方的文章,呼吁要重视和抓好高校学生和青年教师的思想意识形态工作。北大的文章标题是《善用新媒体打造新平台》。文章说,近几年,北大建立了24小时网络舆情送报值班制度,学校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舆情动态,研究对策。

北大文章还说,近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网络上推波助澜,把学术问题和群众的个别利益问题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相联系,最终把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对网络舆论和社会思想共识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北京大学校园内老校长蔡元培之像。蔡元培提倡学术自由、教育自由、思想自由,而今北京大学被认为大反其道(美国之音拍摄)

北京大学校园内老校长蔡元培之像。蔡元培提倡学术自由、教育自由、思想自由,而今北京大学被认为大反其道(美国之音拍摄)

文章还说:对政治问题,要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对触及党和国家的原则、底线的言行,要及时、有效、坚决地进行斗争。

复旦的文章说,复旦45岁以下的年轻教师占60%。他们当中,有的自我意识较强,国家意识,社会责任感相对淡漠。有的在国外生活时间较长,容易拿国外的发展水平和我国进行简单类比,对我国的社会制度、发展道路、价值观存在模糊认识。

中山大学文章说,大学生是使用互联网最广泛的群体,网络改变其学习、思维和生活方式,影响其思想态度、价值取向和人格养成。因此,吸引并取得其支持信任,建设“积极向上的校园网络文化,已成为高校意识形态工作的当务之急。”

针对这三个高校的表态,有网友直斥是历史倒退。

北京大学校园内李大钊之像。北大有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之像,而容不下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坟墓(美国之音拍摄)

北京大学校园内李大钊之像。北大有中国共产党创始人李大钊之像,而容不下燕京大学校长司徒雷登的坟墓(美国之音拍摄)

善良的夏鱼:建议北大、复旦和中山三校改名为中共党校北大分校。为了抵制西方意识形态的侵入,取消所有的非马克思主义的文科专业,只保留马克思主义学院一所和思想政治专业。

刀锋2015z: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正是从科学教育领域的解放开始的 如今改革开放30多年了 大学再一次笼罩意识形态阴霾 这是历史的大倒退吗?如果真是倒退那么谁来承担历史责任?

隆玉-李玉伟:社会发展到今天还拿意识形态来忽悠人民的官员,他必定是贪官和为贪官摇旗呐喊的伪学者,他们这么做极其愚蠢无知,他们当人民是傻瓜,其实人民知道他们是傻瓜。

诗人沙光:我将视情况决定是否向北大退回相关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

风云看客2011:大学,特别是北大和复旦等“名牌大学”是中国政治的缩影和风向标。

王觉菊:大学效忠于意识形态,已经不配称为大学,只不过是对年轻学子进行思想驯化的牢笼。中山大学从此可以自绝于世界高校之林了。这真是广大师生校友的悲哀呀!

宋羽-吉光片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当统治者妄图在思想多样性的时代用所谓“统一意识形态”来钳制人民——尤其是精英群体的思想时,统治者就离失败不远了。秋后的蚂蚱,看你蹦达到几时。

Traveler LDCL: “我决不反对现政权,在宣统三年时就在瑞士读过《资本论》原文。但我认为不能先存马列主义的见解,再研究学术。我要请的人,要带的徒弟都要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不是这样,即不是我的学生。”——陈寅恪《对科学院的答复》

布鲁斯的步伐:意识形态?这么抽象的哲学概念怎么还在用?管说、管做、还要管别人怎么想?有点无聊吧?谁想出来的?

默客天涯倦客:摇晃着干瘪的尾巴,仰望着头,等着那块有点点肉的骨头扔下来,或者还能得到一块从主子嘴里不小心掉下的肉渣。我们看到了那已经流出来的口水一地!

还有网友采取了嘲讽的语气:

四周稻香:做好学生的意识形态工作,首先要告诉学生什么是马克思的意识形态,向大学生宣扬马克思主义理论,告诉学生商品的罪恶,资本主义的罪恶及无产阶级应如何去推翻资本主义,建立共产主义。其次应告诉学生穷苦百姓应该团结起来反抗强权和资产家,反抗土豪劣绅等等。

也有网友认为,这三所大学实际上是太右,并直接点名抨击了这三所大学的三位教授:

张梦宇Thomas:某些学校,本身教授就是负能量的旗帜性人物,比如北大的贺卫方,复旦的冯玮,中山大学的袁伟时。有这些人继续被聘用,还探讨意识形态,探讨正能量,简直是笑话!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