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0 2016年09月26日星期一

美媒:希拉里当年拒向王立军提供庇护


美国媒体《华盛顿自由灯塔》说,当年中国重庆副市长王立军进入美国领馆申请政治庇护,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将其拒之门外。这是美国媒体首次将目前在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克林顿和王立军庇护案联系到一起。

比尔.戈茨是华盛顿政治圈知名记者,经常就安全问题发表独家报道。他周二在网络杂志《华盛顿自由灯塔》发表的这篇文章说,原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在重庆打黑的主要助手、重庆副市长王立军2012年2月初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申请政治庇护。希拉里当时是国务卿,在她主导下,王立军被拒之门外,送回中共手中。王立军在当年秋天因叛逃等罪被判刑15年。

希拉里关上了王立军入美大门?

戈茨在华盛顿政治圈有不少人脉关系,经常能找到当事人并挖出独家新闻。不过,他这篇报道,没有能找到当事官员或知道内情的官员发表看法或找到相关文件,证实或支持该报道提到的希拉里应负责的说法。

王立军(右)2012年在成都的法庭上

王立军(右)2012年在成都的法庭上

他的消息来源一个是希拉里2014年出版的书《艰难抉择》其中提到她当年是如何处理王立军案的,还有就是根据最近希拉里涉嫌卷入的《邮件门》事件。报道说,希拉里当时用私人邮件和助手以及其他国务院官员在电邮中讨论了王立军案,而这种讨论内容有可能被中方得到。

报道说,美国联邦调查局发现,希拉里经常用私人电邮联系的个人,外国敌对势力可以得知通信内容,由此可以得知,希拉里发出和收到的私人电邮内容早已被该方所知。

戈茨的报道说,批评人士认为,希拉里应为将王立军拒之门外的决定负责,主要是因为她曾在书中说:将王立军交予北京高官之手后,“美方同意了北京方面的要求,对这一事件保持缄默,心照不宣不对外公布相关内容和细节”。而中方对美方这一决定表示“感激”。

报道援引批评人士的话说:希拉里没有庇护王立军,反而将其交给中国当局,并且还说,王立军是个贪官酷吏,不符合美方的庇护要求。

报道还说,从希拉里处理王立军案手法来看,她的政策就是和中共领导保持良好关系,而不是积极收集美国需要得到的情报,而此时此刻北京正在崛起,成为一个威胁日益增大的大国。

报道还援引某情报官员的话说,如果美方能把王立军进入领馆的消息很好地保密,那么,情报机构就有可能将王立军秘密送出中国。但希拉里一方则认为,这种说法不值一驳。他们说,王立军进入领馆,不是要逃出中国而是要避免被重庆的薄熙来一派追杀。他们认为,王立军是想告诉北京高层薄熙来的贪腐和非法行径。

报道:王立军脱手,美方痛失“外财

华盛顿知名记者戈茨的报道说,美国情报和外交政策分析人士说,希拉里没给予王立军政治庇护,起码是临时庇护,这就浪费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没能得到中共高层结构之秘密。如美方掌握这些情报,就可以更好地应对中国在亚洲咄咄逼人的态势。

王立军进领馆时拿有什么东西

戈茨这篇报道说,据知情美国外交官说,王立军在2012年2月6日悄悄进入美驻成都总领馆时,他随身带有许多文件,手提箱里有大量美元现金(a hundred thousand dollars in cash)。

新华社在王立军被判刑后曾发表(2012年9月19日)一篇特稿《在法律的天平上---王立军案件庭审及案情始末》。这篇报道说,王立军2月6日14时31分“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新华社的特稿说,王立军“在美领馆内,王立军与美领馆官员就环境保护、教育、科技等事项作了短暂交谈后,即称因查办案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请求美方提供庇护,并书写了政治避难申请。”

戈茨周二(2016年9月6日)发表的报道说:王立军在领事馆内填写了申请庇护的表格。在中文语境中,书写避难申请和填写申请表格并不完全等同。

新华社的报道说:“经重庆市和中央有关部门劝导,王立军于2月7日23时35分自动离开美领馆,愿意接受调查。”戈茨的报道则说:当时美国驻成都总领馆无法保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领馆一些当地雇员都是安全部门的线民。结果,王立军入馆不久,中方就知道了情况。重庆方面派出的军警包围了总领馆,后来这批军警又被四川军警替代。

华盛顿自由灯塔的报道说,王立军告诉美国官员,他知道北京高层的内情。他带来了很多的党政文件,但是,他没让美国官员读到这些文件,也没有将文件留下。王立军说,如果他落到重庆方面手中,他可以用这些文件来保护自己。

王立军申请遭拒

戈茨在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多次发表相关报道。这些报道提到,王立军在美驻成都总领馆停留的这段时间内(一说30小时,有说12小时),他的确提出庇护申请,但是,在使馆官员密集和北京使馆以及华盛顿官员沟通讨论之后,宣布给予拒绝。王立军在走投无路情况下,只好出走领馆,将自己交给北京来的国安部副部长邱进,并随之回到北京。

这就是新华社所说的:“经重庆市和中央有关部门劝导,王立军于2月7日23时35分自动离开美领馆,愿意接受调查。”

美方有关官员也说,王立军自动自愿离开了总领馆。

戈茨在其文章中援引希拉里的书中段落提到:“王立军不是人权或异议人士,但我不能把他交给领馆外的那些人们,若这样做,王立军无疑是一死。这样,薄熙来贪腐案之调查就被迫中断了。但是,她也说:”我们也不能让他在领馆久待下去。”

希拉里说,我们和北京中国高层联系,对他们说,王立军愿意走出使馆,前提是中央高层必须倾听他的呼声和陈述。

希拉里承认,当时,王立军案到底有多大影响,她心里也没底。因此,她应中方要求为王案保密,以防这一事件影响中共在2012年秋天召开18大所带来的高层换届。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戈茨的报道说,希拉里做出了不给予王立军庇护的决定。报道援引希拉里接受英国智库采访中说,王立军不符合美国给予庇护的要求,哪一项都不符合。他贪污腐败,残暴无良,就是一个恶棍,还是薄熙来的打手。

但是,戈茨说,最近维基解密透露出的美国国务院一份外交官秘密文件,和希拉里的说法相互矛盾。这份文件具体规定了美国驻外单位如何处理“主动投上门”来的需要庇护的外国人投诚案。

文件说,这些外国人能自动上门(walk-ins),一般都能提供很有价值的情报。文件认为,这些外国人拥有无法估量的情报价值;他们的安全问题堪忧;他们可能需要庇护。文件说,如果处理不当,可能导致这些人处境危险,从而丧失重要情报。文件说:这些投奔美国驻外机构的人包括军人、宪兵还有警察,也包括党政官员。而王立军当时是重庆副书记、副市长、公安局长,有诸多重要头衔,完全符合这一标准。

戈茨:拜登副总统办公室决定不庇护王立军

2012年5月,戈茨也发表报道谈王立军庇护案。他说“据熟悉情况的美国官员透露,围绕王立军问题,美国有关官员进行了密集讨论,波斯纳和其他高级官员力主给予王立军庇护,使他能离开中国并到加州联邦法庭出庭作证。

结果,王立军在领馆停留30小时,领馆同国务院起码互通3次电报,讨论如何处理他的问题。

美国官员说,王立军进入领馆后,同领馆三位官员见面。他提出了避难申请,结果引起美国政府官员内部激烈辩论。

王立军担心自己生命有危险

美国官员在讨论完之后询问王立军,他是否担心自己的安全,王立军回答:是的。他说,他和薄熙来闹翻了,生命有危险。王立军拿出了证据,就是有关谷开来卷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的材料。​

布林肯拍板,王立军被“送客”

最后,副总统拜登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安东尼.布林肯出面拍板决定:驳回王立军庇护申请。

华盛顿自由灯塔这一报道说,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说,当时布林肯的担心是:中国可能会因此而取消习近平对美国的访问。而习近平访美,东道主正是拜登。所以,最好能尽快把王立军打发走。

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在2012年2月访问了美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