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西点雷锋之谜与偶像在中国之奇遇


北京街头的学雷锋宣传画。几个行人从画前走过 (2003年)资料照片

北京街头的学雷锋宣传画。几个行人从画前走过 (2003年)资料照片

雷锋是毛泽东时代给全中国民众树立的一个榜样。美国的著名军校西点军校有没有学雷锋?这成了最近中国媒体一个热点话题。先是有新华社退休记者说,这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是他在愚人节头脑发热的编译产物,但解放军报发表文章说,这绝对是曾发生过的事实。环球时报发表社评说:美国军校挂不挂雷锋像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今的中国年轻人如何谈论他。

新华社退休记者李竹润 (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站)

新华社退休记者李竹润 (北京外国语大学网站)

这场争议发端于新华社退休记者李竹润日前发出的一个微博。这位搞了数十年对外报道、在新闻院系教书育人的新华社老记者在这个微博中说:1981年愚人节,某外电发“消息”西点军校学雷锋,高唱“学习雷锋好榜样”。我不假思索便把它写进文章(署笔名黎信)。知道1997年在《读书》上看到李慎之揭露谎言的文章,才知道自己上了当。特承认错误、道歉。

毛泽东在六十年代初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几十年来,沈阳部队湖南籍汽车兵雷锋成了家喻户晓的学习榜样和偶像。只是到改革开放后,人们才逐渐对当局所宣传的雷锋事迹提出一些疑问或质疑,雷锋形象不像以前那么高大上伟光正了。

*环时社评喜笑怒骂*

一石激起千层浪。李竹润这番话引起不少涟漪波澜,许多海内外中文媒体纷纷转载李竹润的道歉。环球时报(1月7日)发表社评标题是:“西点雷锋”真假破大点事该说够了。文章用揶揄手法评论了李竹润的做法,说其为自己错误道歉,在“道德上是积极的。”文章还说:顺着互联网舆论场活跃的价值取向进行道歉,这在目前是很安全的,“通常不会有一般道歉的麻烦和痛苦,它的结果对于个人来说很可能是愉悦的。”

环球时报的社评继而加以引申:事情的复杂性在于,包含政治或意识形态内容的道歉,往往被舆论场某些力量利用,成为后者发动‘意识形态斗争’的噱头和杠杆。“因此这两年道歉成了很微妙的事情,这也是时代的众多旋律之一吧。”

*解放军报:人证物证言之凿凿*

就在李竹润这篇“道歉”风行网上之际,解放军报一篇“调查性”报道“扭转乾坤”使得舆论场对道歉方有利的局面急转直下。报道被中国诸多媒体(新华网中新网科学时报等)广泛转载,甚至专事编译外电的新华网旗下的参考消息网站都转载了这一报道。

报道为了证明西点学雷锋确有其事拿出人证物证。人证有两个,一个是田志方。他1984年到1988年在中国驻美使馆当一秘。他自己说:在任期间两次去过西点,得到过一份西点军校招生简章,上面有一张照片是:教室内四个学员在读书学习,墙上的确有一张雷锋大照片,底下写着“学雷锋树新风”几个字。田说:他回国后,一直以此为据向大家介绍雷锋在国外的影响。

田志方提供的这个西点军校招生简章,后来成了抚顺雷锋纪念馆的重要展品之一,也是这篇报道提到的物证。

另外一个人证是抚顺雷锋纪念馆长张淑芬。她说2002年,她曾访问西点,校方工作人员曾接待她们一行,并“详细介绍了雷锋精神在西点军校的传播情况”。

西点军校方面的证人有没有?解放军报说:有。报道说,西点军校教官马科斯等六名学员,2004年7月28日曾访问抚顺雷锋纪念馆。报道说,马克斯在该博物馆展品中看到田志方提供的西点军校招生简章,认出照片上四人中其中两人:一个是他自己的同学,另一个是他哥哥的同学。

*军报VS中青报*

中国青年报1月6日发表文章题目是“西点军校学雷锋”的谣言何以盛行?报道说,李竹润“辟谣”之前,该传言就已通过多个渠道被证伪。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学者李慎之就问过西点执教教授,得到的答复是“没听说过”。报道说:美国驻华使馆的官微也曾回应:“西点军校没有雷锋塑像,也没有雷锋画像,类似的说法都是误传。”

新华网/人民网都转载的中青报这个报道还说:“最权威的辟谣当属西点军校,该校在两年多时间内,接待了一万余名前来寻找过雷锋像的中国游客,不得不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辟谣。”

*纽约时报加入讨论*

1月7号,纽约时报发表记者王霜舟(Austin Ramzy)的报道题目是:中国作家李竹润承认引入西点学雷锋谣言。报道说: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许多媒体都宣称,西点军校在学雷锋。报道援引美联社(1990年)的报道说,中国报道称雷锋的画像“被摆放在该校军事英雄画像中显眼的位置”。

报道还援引西点军校发言人安德丽雅•汉伯格(Andrea Humburger)的话说:西点军校的课程没有具体讨论雷锋的部分。美联社说:这似乎已成为一个失控的谣言。

*“渴望”插曲:亦真亦幻难取舍*

那么,解放军报的“证实”报道和中国青年报、纽约时报的“证伪”报道,谁是谁非?仔细分析李竹润的微博、美国驻中国大使馆、西点军校的“辟谣”和解放军报的人证物证,可以得出下列结论:

李竹润说的“事实”和解放军报所报道的“事实”,并不是一个事实。李竹润是1981年愚人节这条写下这条“新闻”的。这意味着,他所提到的西点学雷锋之事,无论真伪,都是发生在1981年之前的。而解放军报提到的证人田志方,所提到的“事实”,则是发生在1984到1988年他任职美国期间。抚顺雷锋纪念馆长张淑芬提到的“事实”,则是发生在2002年。

这一年,张淑芬说,她们一行曾访问西点军校,校方人员艾瑞卡•福德曾“详细介绍了雷锋精神在西点军校传播情况”。军报援引张淑芬的话说,艾瑞卡还说了一些赞扬雷锋的话并“愉快接受了”来访者赠送的雷锋画像,并一同在此画像前合影留念。

显然,田志方拿出的证明,是一本西点招生简章上的宣传画片或照片。不足以证明西点课堂上曾教授有关雷锋的课程,又不足以证伪纽约时报(美联社)西点军校发言人安德丽雅所说的西点军校的课程没有具体讨论雷锋的部分。至于张淑芬,她的讲话和回忆,并不能证明或说明西点曾学过雷锋,充其量只能证明西点军校的确有过中国客人赠送的雷锋画像,而且是2002年之后。

至于田志方提供的物证,那张西点军校招生简章中的西点教室墙上挂着的雷锋宣传画像,西点军校发言人麦克•布兰特利 Michael Brantley( 2015年1月7日)对美国之音说:这张照片的确曾在该校的招生小册子上,当时的场景是学校组织的情景教学场面,在讲述中国文化的时候,随机拿一些中国的事、物作为文化背景资料,供学生参考,并不一定是授课内容。

*今天重提雷锋,意义何在*

由于毛泽东提倡,雷锋在中国六、七十年代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学习雷锋好榜样”唱响在965万平方公里的广袤土地上。今天西点学雷锋真伪,再次成为热点话题,其意义何在?

纽约时报周三报道说:1962年,雷锋被倒塌的电线杆砸死,年仅22岁。在他生前,官方已通过大量照片展示了他的英雄事迹,让他走上了成为一名宣传偶像的道路。之后,他的故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当作无私奉献的模范,共广大公众效仿学习。

报道说:据说,雷锋在一个短短的假期就捡拾了数百斤粪肥,就像这个粪肥故事一样,一些有关雷锋的传说有些让人难以置信。而现在已经有一个故事被证实是编造的。

近日,网上流传着一个据说是崔永元的网文标题是:儿时相信过的原来都是谎言。文中提到:我曾被孔繁森,焦裕禄,雷锋的事迹所感动,后来发现那些只不过是塑造的典型。

中青报(周三)的文章也说:真实才有力量,也才能动人。这些年,雷锋从神话中走出来,一些图书和媒体部分还原了他的一些生活细节,比如他生前也爱赶时髦,也穿皮夹克、戴名表,还有些虚荣心……这类消息传出后,大众反而更觉得真实的雷锋更可亲。

在曲波的《林海雪原》原著和京剧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之中,都曾有过这样的台词对话: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在杭州西湖边,有个“雷峰塔”,传说中说是和尚法海用来镇青蛇白蛇之类的妖孽的。如今,通过西点军校学雷锋这样的讨论,很多网友已经意识到,毛泽东当年树起的“雷锋塔”,已经因为时光流逝或水落石出而逐渐“坍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