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媒体观察:从令计划学历看其宦海沉浮


2012年3月11日,令计划(坐在温家宝后面)出席全国人大会议。

2012年3月11日,令计划(坐在温家宝后面)出席全国人大会议。

属中国国家领导人之列的令计划被拿下。他是中共18大以来失势被查的第四位国级领导人。令计划曾是胡锦涛的大秘、中办主任、书记处书记,现在仍是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共中央统战部长。这位位高权重的“大内总管”有何教育背景,该背景对其从工人到国家领导人再到“被查”的仕途沉浮有何关系和作用?

*令计划有何学位*

中纪委周一宣布令计划严重违纪遭组织调查。财新网说:一只两年多前从某个京城凌晨抛出的靴子,终于落地。从中国所公开的有关令计划简历来看,令计划没受过正规大学四年本科教育。令计划担任部长的中共统战部官方网站(直到23日)仍然还在《领导之窗》栏目中把令计划列为首位,其简历开头就说令是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工商管理硕士。

从相关报道来看(财新网《令计划转折》12月22日、明镜网高伐林《我认识的令计划不是媒体上的令计划》12月14日),令计划1979年从山西运城调到团中央工作时,并没上过大学。他是否上过高中不得而知。不过,财新网的报道(周二《令计划转折》)被拿下,略加改动变成另外一篇报道《令计划接受组织调查》说,令计划1973年16岁时作为知青招工进入平陆县印刷厂。

1973年,是四人帮批教育战线资本主义回潮、张铁生交白卷上大学的年代。可以肯定,作为那个时代特别是乡下的孩子,令计划并没有受到正规或良好的中小学教育,因他上学的那些年,正好是文革动乱年代。而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也正是孩子们从社会上回到课堂里读书的“复课闹革命”的年代,学工、学农、学军,批判封资修教育路线表态站队占据了孩子们大部分的学习时间。

那么,令计划的“本科”“研究生”教育是在什么地方接受的?中国有关令计划的简历告诉读者:他是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至于研究生,简历说令计划是“在职研究生,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而这个学位是令计划在团中央担任常委兼宣传部长和在中央办公厅担任调研室三组组长期间期间(1994-1996)拿到的。令计划在北京上班在湖南拿到硕士学位,应该是函授教育结果。

不知从何时开始,中国许多高干开始注重学历,不少人都成了在职硕士博士。包括习近平和李克强。不过,李克强毕竟是正规大学生,很多人认为,他的博士学位含金量要超过习近平的。从整体来看,习近平的教育经历和背景,基本上和令计划差不多,区别在于习近平是“博士”,令计划是“硕士”。而刘铁男和王立军的博士学位,都是“买”的。

很多百姓对他们这种学历表示质疑:一个高官,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去寒窗苦读拿个学位?特别是令计划,他当胡锦涛的大内主管,有报道说,他和周恩来伺候毛泽东一样,胡锦涛到访什么地方,他要先到一步,连任何细小的细节他都要问到。

那么,令计划的正式学历应是什么?应该算是两年制的准大专生。令计划到了团中央之后,青年诗人高伐林1982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团中央工作,相互熟悉。如今已是明镜集团主笔的高伐林上星期说:令计划“当时没上过大学”。那时,令计划是26岁。高伐林说:令计划是个工作狂,“很有朝气、肯干也能干,晚上和周末加班,几乎每天如此。”

在中共统战部网站上有关令计划的介绍周二白天还在但晚些时候已被“拿下”。这篇介绍说:1983年到1985年,令计划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政教专业学习。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是什么院校?属于几本?高伐林说,这个学院前身是中央团校,令“在那里脱产学习两年,拿到大专文凭”。在中国,教育界成文规定是:大专应是三年,两年制学校,应该只发专科或技校文凭。

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的网站这样介绍自己:该校是1948年9月在河北平山县成立(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中共进城执政后,胡耀邦、胡锦涛、李克强、周强、胡春华等都兼任过校(院)长。1982年,团校开始筹办两年制大专班,专门培养团干部。显然,令计划正是这一计划的受益者,属于这批“大专生”。令计划毕业后,该校在1985年改为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保留中央团校校名。

*令计划乃自学成才?*

从各种报道来看,令计划及其兄弟姐妹们,属于天性聪颖自学成才那种。据财新网的报道(令计划接受组织调查),延安老干部令狐野1962年带着全家回到家乡(解甲归田)居住,当时令计划六岁。孩子们都要下地干农活。农闲时,令狐野“会上孩子们站在自家窑洞口,声情并茂地练习演讲,令狐野坐在小板凳上,逐一点评。”

据澎湃新闻(12月23日)《令氏家族的“红与黑”》报道,幼年时的令计划,长相与性格都更像母亲。常乐镇的老人们回忆,这孩子机灵、好学、嘴巴甜,见了长辈都是主动问好打招呼。

报道说:带过他的一位小学老师也对这个学生有一些记忆:作文写得好,经常在班里演讲。特别难能可贵的是,班上有一些家境困难的同学,令计划就把自己的铅笔、本子送给对方。其父令狐野显然也为这个孩子骄傲。令计划小学二年级时,字写得工工整整,父亲经常拿着儿子的作业本跟外面的人讲:“你看计划这字写得多好……”

令家回乡十年后,令计划当了工人,很快就转成干部,当上县团委副书记。其同事对财新说:令“待人热情主动、礼仪周到、口才很好。”令在团中央的同事高伐林也说:令虽没上过大学,但其很有钻研精神,“在官场处理各种人际关系,显得更为圆熟、更有分寸。”高伐林还认为,同他这个刚出大学校门的人相比,令对“共青团内部、以及党政机关的复杂结构,也有更为透彻的了解。”

令计划的“口才”和他对复杂官场的了解,的确是帮他在仕途崛起过程中帮了大忙,派上大用场。

*谁是发掘令这千里马的伯乐?*

令计划的发迹,有关键的几步。首先,是从农民到工人再成为干部。这几步都是其在家乡山西平陆完成的。作为文革前的13级高干(有报道说其在延安时官衔高过汪东兴),其父令狐野可以发挥或运用其影响力达到这些目的,并不算太难。

明镜集团杂志《密报》说:官方资料显示,1979年共青团中央在全国选拔人才,23岁的令计划被选中,并被安排在共青团中央的宣传部工作。这样的起步,为令计划日后担任高层要职,奠定了重要基础。

关键一步是从山西运城地委调北京,还进了党的后备队团中央,这一步对令计划及其整个家族来说至关重要。这一步非常关键,最关键的是这个团中央“选拔人才”的“馅饼”,如何就那么凑巧和幸运地掉到了令计划的头上?明镜负责人何频认为,是中共元老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帮了大忙。明镜的调查报道说,令狐野在延安时就认识了山西老乡薄一波。

明镜老总何频(对法广)说:令计划和薄熙来有非常密切的私人关系,那就是令计划的父亲令狐野和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在山西中共早期革命期间就已是非常熟悉和亲密的朋友,用中共的话说是战友。“后来令计划能够从山西地方调到北京团中央工作,一定程度上也是薄一波的势力在起作用。”

薄一波(1908年2月17日-2007年1月15日)是山西籍中共元老, 在山西有相当深厚的基础、人脉关系和影响力。香港《开放杂志》2003年曾报道,1997年中共开十五大时薄熙来是大连市长,但“在地方党代表选举中落选,结果是开后门从其父老家山西代表团中捞了个名额,才能到北京开会。”也有报道说:当时辽宁省负责人和薄熙来“不对付”,故卡着薄熙来不让其当代表。

*除了薄一波,令计划的最大伯乐是胡锦涛*

进入团中央,等于是“中举进京”。下一步是如何进入党中央成为“大内总管”。这是1995年,令计划从团中央常委和宣传部长任上调到中央办公厅调研室当三组负责人。这一年,令计划进入“大内”,虽然还没当上“总管”。这时,需要看看令计划的上司胡锦涛的简历。

1995年,胡锦涛已从贵州西藏“外放”封疆大吏回京,进入中共最高层:1992—1993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1993—1998年 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已经是“钦定”江泽民接班人。很多报道说:因为胡锦涛八十年代初在团中央当书记,和令计划有工作交集,非常欣赏这位年轻有为的山西干部,并在其后的政治生涯中对其多有照顾和提拔。

只要有这层关系,学历,已显得不那么重要。胡锦涛2002年中共十六大开始接替江泽民“即位”,那么,从两千年起,令计划当上逐步“上楼”:中办副主任、主任、书记处书记、中直机关工委书记、统战部长、政协副主席就不足为奇了。

明镜的报道说:如果不是令计划儿子令谷出事,周永康马仔蒋洁敏出手相助将中石油大笔资金打入车祸受害人的账户,替令家“擦屁股”;如果不是薄熙来出事;如果不是周永康出事那么,令计划很有可能在中共18大上成为“常委”,弄不好,还可以问鼎“金銮殿”。

不过,明镜执行总编陈小平曾对法广说:在法拉利车祸之后,胡锦涛说:令不是他的人,令计划成为中办主任完全是政治元老薄一波插手的结果。

*令计划仕途已到尽头?*

明镜执行总编陈小平还说,中南海消息来源对《明镜月刊》说,现在党内出现了三种处理令计划的意见。一是像对待薄熙来、徐才厚和周永康一样,在法律上追究令计划的责任;二是撤掉令计划的一切职务,一撸到底,削为平民;三是“冷处理“,让其“软着陆”。“但现在山西的情况显示,令想软着陆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不过,有些外媒(路透社、悉尼先驱晨报)认为,令很有可能软着陆。悉尼晨报周二报道说:两名接近中共上层的消息源告诉《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说,令计划很可能会被免于法律起诉。 报道说:截至到北京当地时间2014年12月23日週二凌晨,令计划的个人简介仍然还保留在中共中央统战部网站的《领导之窗》里,这说明他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一职还未被免去。

美国之音记者周二北京时间下午四点半查看统战部网页,发现令计划的简介还在。但到了五点半,此简介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原来排名第二的张裔炯 。

明镜网的报道说:新四人帮(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令计划)中,老的老,病的病,坐牢的坐牢,只有令计划最年轻而且“有为”。不过,明镜主笔高伐林说:在中国,进入政坛时满怀理想的有为青年,后来一个个竟犯下重罪,人数如此之多,范围如此之大,难道不就说明这种体制本身出了大问题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