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纽约华埠“萍姐”:偷渡皇后蛇头之母?福建移民的活菩萨?


美国联邦调查局2006年3月17日有关郑翠萍因人口走私而判刑35年的网站截屏

美国联邦调查局2006年3月17日有关郑翠萍因人口走私而判刑35年的网站截屏

在大纽约地区、香港和福建福州一带很有些名气的“萍姐”郑翠萍,走完其极富传奇色彩的坎坷人生,在德克萨斯州卡尔斯维尔(Carswell)联邦监狱医院去世,得年65岁。郑翠萍因洗钱走私人口绑架勒索等联邦重罪于2006年被美国法庭判刑35年,一直在纽约丹博利 (Danbury) 联邦监狱服刑,后来因该监狱调整合并,且其查出罹患胰腺癌转到德州监狱服刑。

*“萍姐”逝去,长眠纽约*

2014年4月24日(周四),郑翠萍在德州医院去世,丈夫张亦德和三个儿子女儿等家人赶到德州,将遗体运回纽约。去年是中国偷渡船搁浅纽约海滩导致十多偷渡客死亡的“金色冒险号”事件二十周年,侨报记者专门去德州监狱专访萍姐,该报说,其长眠之地选在纽约州的肯希科公墓 (Kensico Cemetery)。

郑翠萍在纽约中国城、福建福州长乐连江一带以及在香港都是大名鼎鼎响当当的人物,她的故事,可写一本乃至N本书,或在华侨移民史上留下浓重一笔,或成为法律教科书中知名案例,或拍系列电视连续剧,在侨界一定叫座。

郑翠萍在中、港、美商界、起码在纽约中国城商界,被认为是成功企业家。她在2000年左右出事时,已经是腰缠万贯仗义疏财的华埠“女菩萨”。联邦司法当局指控她,八十年代初进入美国以来,通过各种不法手段获利四、五千万美金。在家乡亲朋好友以及许多受其惠偷渡美国的人们看来,她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和蔼可亲、很讲义气、帮助大家实现美国梦的邻家大姐。有美国媒体这样描述她:矮壮、没什么文化的中国女人。

*萍姐曾是大陆苦孩子*

郑翠萍和薄熙来一样,都是1949年中共建政前生人,“生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他们称自己是新中国同龄人。萍姐出生在福州亭江镇盛美村,童年青少年过的是常为五斗米折腰的苦日子,她在狱中对记者说:小时候过的是苦日子,穷日子,来美国后,过得是提心吊胆的日子。

萍姐和北京的掌权者们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李源潮等都是一代人,也下乡当过知青。萍姐回忆说:她插队的山区蚊子特多,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胳膊上的蚊子包,如果少于30个,她就非常开心。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萍姐在家是老大,底下若干弟妹。她说她父亲在香港当海员,自己得以在1974年25岁时移居香港,并在1981年32岁时“移民”美国。萍姐是否合法移居香港,没有媒体相关报道。至于她移民美国,她的说法和当局并不一致。她对记者说,她1981年是给人当保姆拿到合法劳务签证并很快拿到绿卡。但是,联邦调查局说:她1981年移居美国本身就是非法的,萍姐本身就是“黑”下来的非法移民。

侨报报道,萍姐到香港后,很快开一家小杂货店,经营帮助海员们给大陆寄食物和生活用品的业务,也包括包裹邮寄服务。到1981年移民美国时,很有生意头脑的萍姐已经有“三家杂货店”。

*FBI:郑翠萍建立庞大偷渡网*

到了美国后,萍姐很快就站住脚,把丈夫和孩子们接到美国。她在纽约的中国城开了第一家店是服装店。她说自己后来只是帮助家乡亲戚来美国,“别的不做”。侨报的这篇长篇人物特写,没有提到萍姐最后到底帮了多少福州乡亲“移民”美国,但联邦当局指控她,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她在美国和世界许多地方,建立起并经营着一个庞大的偷渡帝国,涉及金钱达到天文数字。

萍姐被判刑后,联邦调查局(FBI)在其网站上说:(九十年代以来)十多年来,郑翠萍经营了一个庞大和获利丰厚的偷渡王国:起码帮3千多福建偷渡客进入美国,收取偷渡费用4千多万美元。

从中国偷渡美国的行情见涨。世界日报报道,萍姐在80年代,向每人收取偷渡费1万8千美元,到了九十年代初,已经涨到3万美元,进入21世纪,费用要达到6万以上。2006年,联邦政府起诉郑翠萍时说,90年代初,萍姐收取的偷渡费用为人头4万美元。

面对联邦7项重罪指控,郑翠萍在法庭上没有多发表自己的观点,大部分时间是沉默。她说自己“百口莫辩”,法庭上许多事情她都是头一次听说,不知道怎么辩,更不知道从何说起。她后来说:自己被“联邦和污点证人”联手谋杀了!她说万万没有想到她会被判35年。她曾自言自语说:我出狱时都82岁了。

FBI说,1993年6月,“金色冒险号”经过3个月的飘洋过海艰苦航行,在纽约皇后区海滩搁浅,其中不少人就是郑翠萍帮助偷渡的“乡亲”。该船搁浅后,很多偷渡客跳海希望能游泳上岸,结果,淹死十人,其中一位是郑翠萍给办的“移民案”当事人。

*萍姐如何聚敛钱财?*

FBI的案情介绍说,萍姐索要偷渡费,无所不用其极。萍姐答应上船前,先付定金,人到美国后,付所剩款项。她的通常做法是,先把人蛇控制起来,让家属或家人寄钱给偷渡组织者,不交钱,这些偷渡客就别想出去。

但侨报的人物特写,描述萍姐是慈眉善目的“女菩萨”。她说:她只是帮助自己的亲戚、亲戚的亲戚来美国,从来没有帮其他村的人。“我只给要来美国的乡亲做担保”。另外,郑翠萍说:她只做飞机线路:就是用假护照真照片乘飞机进入美国。“我从不做乘船偷渡线路,坐船太危险,100多人一起来,也许会死人,而且目标太大,容易失败。”

“萍姐“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一箩筐。有媒体形容郑翠萍是蛇头之母,偷渡皇后,也有偷渡客称其为“女菩萨”。

*萍姐帮助乡亲圆美国梦*

联邦调查局说,郑翠萍为了得到偷渡费,经常叫福青帮威胁殴打这些偷渡客。但是,郑翠萍说:家乡很穷,很多男人想出来,都问我有没有办法,于是“我想一试”。郑翠萍办的第一个案子,是从“最亲的亲戚里挑了5个16到19岁的孩子”,其中有其侄子,帮助他们成功进入美国。

侨报长篇人物特写说,那一次,萍姐陪着孩子们一直到他们要入境美国那天,跟孩子们说:“我不能再陪你们了,如果两三个小时后你们没有在旅馆见到我,那你们就会被送回中国。”作完最后交待,萍姐离开他们。

两三个小时后,在美国境内,萍姐再次见到他们,一个比较机灵的孩子说:“我看到美国国旗了!”“对,你们到美国了!”孩子们听到这句话,都扑到萍姐怀里,抱着她的脖子痛哭起来。萍姐说:这是其终生难忘的一幕。

萍姐说:非法移民合法化,是她最愿意看到的事情。“我帮他们来美国,就是追寻美国梦,如果大家的美国梦都实现了,我怎么不开心呢?”

说到偷渡费用,萍姐说,人到美国,她要按时交钱给蛇头。通常是她先垫款给蛇头,那些偷渡来美的亲友后来再还给她。“有的很困难的,我让他们先去打工,赚了钱之后再分期还给我。为了资金周转,我卖掉了香港的3个杂货店。”

萍姐说:到了1987年左右,她在福州的亲戚大多都来美国了,她就金盆洗手基本不做了。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怕出名猪怕壮。萍姐说:尽管她已收山,但还是有很多电话打来求其担保。“很多蛇头告诉人蛇,只要萍姐肯给你们做担保,就会收下他们。”

因为萍姐仍在活动,联邦当局一直盯着她不放。

*出师已捷身后死,常使乡亲泪满襟*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金色冒险号”出事后,当局认为又是萍姐在幕后操纵,要缉拿她。但是,萍姐人间蒸发,逃回大陆。FBI用了6年时间,终于在香港机场将萍姐缉拿归案。

萍姐回忆说,那天她到香港机场去送走回纽约的小儿子之后,在机场给美国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儿子上飞机了。在她挂电话时,两边各有一男一女站着,她问他们是否要打电话,他们说不,但就一直站住她身边,她感到非常奇怪。当她打完电话后,他们问:“你是郑翠萍吗?你有证件吗?”他们亮出了身份说:“不要做声,跟我们合作,走一趟。”

FBI说,当局起诉郑翠萍后,她逃到中国,继续经营其走私偷渡生意。2000年4月,香港警方接到FBI线报在机场拘留了郑翠萍,要将其引渡美国。尽管郑翠萍坚决反对,但最终还是被引渡回美国。

作者刘志武在互联网发表长文提到了郑翠萍在香港被捕的情节。文章说,美国方面为追捕郑翠萍,监控了纽约香港之间的民航乘客名单。2000年4月17日,美警方发现萍姐小儿子从纽约飞香港,遂委托香港警方在机场布控。

警方在机场发现郑翠萍,警务处毒品调查科总警司古树鸿带着40名香港警察悄悄贴近郑翠萍,请其出示身份证。“郑翠萍极力否认自己就是‘大姐萍’”。警方让其摁下指纹,并从其身上搜出三本不同国籍的护照。

*“萍姐”的生意王国*

按照FBI的说法,萍姐顺风顺水时除了偷渡生意,在纽约的生意包括:一家服装店、几家餐厅、在中国城有房地产生意,另外,在香港还有房地产,甚至在南非还有农场。FBI没有提到的是:萍姐在中国山西大同也有房地产生意,只是按萍姐的话说:这个生意没经营好,失败了。另外,世界日报4月27日报道说:1989年,也就是八九民运那一年,萍姐花3百万美金在华埠东百老汇买下一栋大楼,为非法收入洗钱。

该报道还说,萍姐还为非法移民开设了把美元转回家乡的“汇款业务”,允许人蛇借贷偷渡费,每年收取30%的高利。报道还说,她还将非法移民偿还的偷渡费作为活动经费,并继续向人蛇发放高利贷。因为萍姐的大楼“正好与中国银行华埠分行相对,地下银行的高效率,使中国银行的生意变得十分萧条。”

*郑翠萍、郭良琪、陈婉莹、庄如顺*

“金色冒险号”震惊了纽约、美国和中国,甚至成为世界大新闻。而这一计划之失败和曝光,同华人黑社会的郭良琪有关。为起诉郑翠萍一案,美国当局从香港、危地马拉、美国等地找到并推出25名证人,而郭良琪是检举揭发萍姐有功的“污点证人”之一。

萍姐生前对侨报记者说:她不认识这个郭良琪,只是这个郭良琪曾到她家打劫,用枪口对准她的孩子们。“我根本不认识郭良琪,自从他到我家打劫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更不用说与他合作做偷渡。检察官说我从香港给郭良琪打电话,商量偷渡的事情。那是有人假冒我的名打的,因为我名声响。”

不过,刘志武在其文章中说:“金色冒险号”出事,郑翠萍从电视中知道消息,立刻找郭良琪商量。按照他们事前计划,“金色冒险号”抵达百慕大群岛后,李伟衡负责用小船接应人蛇登陆纽约。“由于分赃不均,李伟衡甩手不干了。郭良琪派他的两个弟弟前去接应人蛇,不料在一场黑吃黑混战 中,两个弟弟被人打死。“惊慌失措的郑翠萍决定追杀闻讯而来的资深女记者陈婉莹。”

现在香港大学新闻及传播研究中心总监的陈婉莹,当年曾是纽约每日新闻报记者,她曾在1990年孤身一人到郑翠萍的老家盛美村采访过人蛇问题。刘志武在其文章中说:众多记者中,只有陈婉莹知道郑翠萍的底细。

至于庄如顺,他是福建公安厅前副厅长兼福州公安局长,因为厦门赖昌星走私案,而在2003年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刘志武在其文章中说,在联邦当局追查之下,为了避风头,郑翠萍和郭良琪逃到香港,而郭一到香港就被捕了。郑翠萍则马上回到福州老家。老朋友庄如顺电话马上打来,让其哪里都别去,马上回盛美村。郑翠萍问为啥,庄如顺说:我是公安,不要问我为什么。文章说,庄如顺早已从国际刑警组织得到通缉令,缉拿“金色冒险号”主谋之一郑翠萍。

*“蛇头之母”慷慨解囊回馈故乡*

在盛美村,有一座设施齐全的敬老院,门前立有一石碑,刻着郑XX的名字。乡亲说:这是郑翠萍花一百万人民币捐建的。但石碑上却刻着郑翠萍亲属的名字。

郑翠萍家是盛美村398号,一栋三层豪宅,华丽气派。郑翠萍家的亲属们都已移居海外,家中无人,却天天有人主动来打扫大院卫生。打扫人说:“大姐萍是个好人!向她借钱,一时还不起,她就会说‘不要了’。咱给人家打扫卫生不是应该的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