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媒体观察: 军中巨贪VS颜色革命: 学者将军激辩何为祸国之本


北京学者王占阳和几位解放军将领就“颜色革命”展开辩论,对何为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各有看法。王占阳认为,腐败,特别是军中腐败,是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而一些将领则认为,影响了独联体,特别是中东、北非一些国家的街头政治,才是中国之心头大患。

12月6日,环球时报年会上,北京社会主义学院教授王占阳的一通观点引起与会少将王海运、杨毅、彭光谦和宋方敏的不满,双方展开激辩。这场引起海外媒体关注的辩论的焦点是:在中国,“颜色革命”和贪官贪腐,特别是“带枪的人贪腐”相比,那个对党和国家的危害更大?”

星期三(12月10日)环球时报刊发了王占阳的一篇文章,题为“‘黑色革命’值得研究”。王占阳把他在此前辩论会上的主要观点,用文字表述出来。他说,“颜色革命”是外来词,“我们”陷入其话语圈套。那么天下有没有无颜色的革命?王占阳觉得好像没有,“所有的革命都是有政治色彩的。”

在环球时报年会上,王占阳对年会话题开炮,说当天的话题 “中国离颜色革命有多远”很丧气,同林彪当年说过的“红旗可以打多久”相似,都是缺乏自信的话题。

与会者中,该话题的支持者中有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王海运。他说,颜色革命本质上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针对所谓“专制国家”所策动的和平演变;它的主要表现形式是街头政治和民主动乱;主要例子有发生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动乱,以及西亚北非的“阿拉伯之春”。

王海运是少将,学俄语出身,曾任中国驻俄罗斯武官、中俄关系史研究会长。他没有说明,演变、演进和革命之间是否是等同关系。王海运积极宣扬的一个观点是“联俄抗美”。他说国人“骂俄挺美愚不可及。”

王占阳说,要说颜色革命,已经在中国发生了——就是周永康、徐才厚等腐败分子搞的让共产党从红党变成黑党的“黑色革命”。王占阳还说,如果我们的社会政治清明了,政治平等了,大家都富裕了,还怕什么颜色革命?对于知识分子不要担心,知识分子是秀才,不会影响整个国家怎么样,“关键就是那些带枪的腐败分子最吓人。”

王占阳最后这句话,让这些少将们听得很不爽。

*少将反驳王占阳的“带枪腐败黑色革命”论*

海军少将杨毅毕业于北大,当过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海军武官。他说,王占阳教授有关“带枪的腐败是黑色革命”的说法很危险。杨毅说:“我们军队中有腐败现象,但是与献身国防事业的广大官兵相比是极少数。”他还说,有人夸大这个问题是危险的,只能扰乱民心。

杨毅少将还撇开观点之争,开始从对手的职业上下手。他说:“一个很危险的现象就是,对我们核心价值观的污蔑的人,已经到了我们的党校和社会主义学院的讲台上了,对这种现象决不能继续容忍。”

彭光谦少将曾在美国智囊机构大西洋理事会当过访问学者研究员。他也说:腐败分子在党内、军内都是极少数,腐败分子是军中败类,他们不代表军队。他说:“说什么带枪的腐败,把矛头指向整个军队,是别有用心的。”彭光谦还说:“我今天可以负责任地讲,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收过别人一分钱,也没有送过别人一分钱。我相信这是军队主流。”

*周永康徐才厚们的能量*

这些少将认为,党内军中腐败分子是极少数,但是,他们不知有意无意都忽略了这“极少数人”由于其所处地位而产生的巨大影响和能量。

星期三的东方日报网登载了章文一篇题为“是谁将周永康‘带病提拔’到党中央?”的文章。该文认为,小官犯错影响有限,而国家领导人犯错误影响巨大。“因此我们看到此处中央通告中说周永康‘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文章说,周永康一案再次证明一个事实:最大的腐败是用人腐败,最大的腐败在最高层。章文说:“道理很简单:权力支配资源的体制下,谁拥有更高的权力,谁就可以支配更多的资源,也就能进行更大的权钱、权色交易。”

上周五,新华社发布中央将周永康送交司法的五百字消息中,就说周 “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钱色交易。”

王占阳说,只要坚定不移地沿着邓小平开创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走下去,中国什么事也不会有。在他看来,“中国是超大型国家,外界影响力是很小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