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习近平决心把扭曲的社会价值观扭回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若是某网友或某网络大V(有众多粉丝、有影响力的网络写手)说,“我国是个人情社会,人们的社会联系广泛,上下级、亲戚朋友、老战友、老同事、老同学关系比较融洽,逢事喜欢讲个熟门熟道……过去讲‘有理走遍天下’,现在有理的也到处找人。这从另一角度说明,老百姓要办点事多么不易,不打点打点,不通融通融,不意思意思,就办不成事!”那么,这个人可能受到组织上的批评,因为这番话给中国的社会主义“法治”抹了黑。要是在文革期间,这个人也许会因为给社会主义祖国、社会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国家的同志关系抹黑而被打成现行反革命。

但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中国国家主席、中共总书记和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据中纪委网站(九月三十日)报道,习近平是今年一月七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讲这番话的。中共中央在一月七、八两日召开了这次政法工作会议,新华社当时报道,习近平就是对“部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中央政法委、中央政法各单位负责人,各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政法委、政法各单位负责人,中央和国家机关及军队、武警部队负责人”讲这番话的。新华的报道没有引用习近平这段讲话。

这些人是中国的掌权者,起码是公检法领域的法律立法司法执法负责人,习近平对这些人描述了当今中国社会人际关系的负面和黯淡景象。

中纪委监察部所办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周三这个报道说:这种人际关系是一种扭曲了的价值观和“腐败文化”。这篇报道的标题是:腐败与价值观扭曲:一对互哺的“恶之花”。

报道认为,在中国社会中,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古已有之。

1973年,意大利电影导演安东尼奥尼来中国拍摄一部纪实记录片:《中国》,回到欧洲后公开播放。61岁的安东尼奥尼带着摄制组,用25天时间到北京、河南林县、苏州、南京、上海等地,拍摄了学校、工厂、幼儿园和公园,人们做操、跑步、工作的镜头。从画面看,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自信的笑容,儿童们天真烂漫,歌声清脆嘹亮。纺织厂女工下班以后仍然不愿离去,自觉地在工厂院子里围成小组,学习毛主席语录”。

结果,毛泽东妻子江青说:这部片子恶毒攻击中国,影响极坏,组织全国开展大批判,尽管安东尼奥尼当时还被称为是个左派导演。中国媒体当时说安东尼奥尼是个“反华小丑”,其影片是“对中国人民的猖狂挑衅”。人民文学出版社(1974年6月)出书名为《中国人民不可侮——批判安东尼奥尼的反华影片〈中国〉文辑》

斗转星移,改革开放三十年,一切与时俱进,物是人非。然而,“人非”思想“不非”。

中国纪检监察报周二的报道说:从“升官发财”到“封妻荫子”,再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从这些人们常见的成语中,便可以觅得其踪迹。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的历史,使得“官本位”、“笑贫不笑娼”等封建糟粕残余仍然根深蒂固地存于社会生活当中,左右着一些人的思想观念,形成彼此心照不宣并付诸行为的“潜规则”。报道援引学者的话说:这种潜规则的盛行,不仅扩大了人们对腐败的容忍度,也使全社会的道德状况集体滑坡,从某种程度而言,腐败被“日常化”、“合理化”。

中纪委网站刊登的这个(三名记者合写的)报道引用了这样一个网友的帖:腐败成了一些人的生活方式。从生孩子进医院到入托、上学读书、找工作、开拓事业、打官司、找医生、上司、部下、朋友、熟人、邻居、师生等,皆成为巧取利益的捷径。

报道还引用了习近平今年一月十四日在18届中纪委三中全会上的一段讲话:“有的办事不靠组织靠熟人、靠关系,形形色色的关系网越织越密,方方面面的潜规则越用越灵。”

报道说,腐败和扭曲的价值观是一对互哺的“恶之花”。要掐掉这两朵“花”,一要“以猛药去疴、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将反腐斗争进行到底”,二要在“扬清激浊、扶正祛邪中重塑社会价值观。”

*习近平谈“落马”干部和飞行员*

2012年中共18大后正式担任中国一把手(集三个最高职位于一身)的习近平,多次提到了反腐要不怕“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王岐山领导的反腐大战炮火正酣,如火如荼,被打中的“老虎”众多,被拍落的“苍蝇”更是不计其数。去年春天两会期间,习近平在江苏代表团说:“我们国家培养一个领导干部比培养一个飞行员的花费要多得多,而更多的还是我们倾注的精神和精力。但是,一着不慎毁于一旦。不管你以前做了多少有益的工作,功罪不可相抵。”

习近平没有解释他所说的“领导干部”是什么级别的:县团级、厅局级、省部级还是国家级。如果是国家级的,已经有周永康、薄熙来和徐才厚等大老虎落马。如果是省部级起码有47人。如此说来,中国已经损失了近五十名“飞行员”,还不算党为此付出的“精神和精力”,国家因此而遭到的巨大政治和经济影响和损失(如许多官员将财产转到海外)。

有人估算,中国培养一名“战斗机”飞行员所消耗的花费,用金子堆起来差不多与人同高。

新华网周一报道:山西最近“双开”(开除党籍公职)的副厅级干部冯朝辉,原来是山西阳泉市郊区杨家庄乡黑土岩村原支部书记的娃,一个真实学历不过初中的后生。在二十多年里,他伪造年龄、身份、学历,招工、入党、提干,一路混一路贪,落马前居然“混”成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冯被控贪污受贿数千万。


冯的一路骗,让人想起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开国第一骗”李万铭。不知这样的领导干部,算哪门子“飞行员”,伪干部必然是不一定是伪飞行员,因为他也需要“组织”花费大量精神和精力去培养。冯是被揭露出来的,不知如今官场没被揭露的如此这般的干部尚有多少。


*海军司令:我们不愿意再损失一名飞行员*

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九月十八日在美国说:中国绝不希望发生第二次中美撞机事件,绝不希望牺牲第二个王伟。王伟是中国战机飞行员,2001年四月,在南中国海上国际空域和美军侦察机相撞跳伞失踪。中国认为他已经死亡。

这是十多年来,中方宣布的为数不多的飞行员死亡事件之一。不久前,中国公布,有两名试飞员在试飞时出事死亡。中新网报道(2013/9/24),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多年来,有27名试飞员死亡。

而中共18大短短两年多来,已经有近50名高干“飞行员”“死亡”,如果“飞行员”是从厅局级干部算起,那就至少有314名(法制日报 2014年八月一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