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从申维辰落马看周永康结局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4年4月21日截屏: 周永康家族聚敛巨额财富被调查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4年4月21日截屏: 周永康家族聚敛巨额财富被调查

中国科协一把手申维辰落马,成为今年以来第一位因涉嫌贪腐而下课的正部级干部。这位农村出身的苦孩子能在中国崎岖官场仕途上走到今天,成为中纪委委员京城大员也算不易。有分析说,申维辰被拿下显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决心不变。那么,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为何依然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关心中国局势的人在翘首以待。

*申维辰落马,震动山西官场*

身高1米9的申维辰,仪表堂堂,也算继华国锋、薄一波、安子文之后山西干部的一张官场“名片”。上周末(4月17日)中组部证实申维辰被免职。北京青年报周末(4月20日)发表长篇调查报道说:申维辰被查主要是其在2006年—2010年担任太原市委书记期间涉嫌贪腐和利益输送。

这篇报道说,申维辰是4月12日在南昌开会返京时在机场被调查人员带走的。当时还有几位接机人员,也许是中国科协干部也许是申之亲友,也到机场接机却没见到人。情急之下,这些人选择报警。晚上9点,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消息:科协党组书记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5天后中组部负责人证实这个消息。

申维辰是今年被调查的首位正部官员。他之前,有数名副部级干部---海南副省长冀文林、陕西政协副主席祝作利、山西人大常委副主任金道铭、云南副省长沈培平、江西副省长姚木根也被调查。申维辰是中共18大召开近一年半以来被查处的第23位省部级官员。报道说,这次太原官场职场“地震”涉及官员包括:得一文化集团董事长胡树嵬、千禧集团董事长史国民、太原前副市长吉久昌、国土资源局总工杜怡、前局长张宝玉、太原民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张波等。

尽管山西开春以来有金道铭等7名高官出事,但对当地官场民间来说,申维辰这位土生土长的前太原市委书记、省委宣传部长突然在京“折戟”还是有些突然。有人高兴,有些拆迁户在听到他落马消息后燃放了烟花爆竹。有人惋惜,申维辰老家山西潞城的乡亲们说:可惜了。北青报这篇调查报道说:从13岁进入乡政府工作,到40多年后成为正部级高官,作为深山沟里走出的农村娃,申维辰的突然落马,令老乡们深感震惊。

*申维辰“发迹”归功于中央某“伯乐”*

申维辰1956年生人,在文革高峰期(1969年)13岁时参加工作当了乡政府电话员。1972年,成为第一批工农兵学员进入山西大学体育系。毕业后一直在潞城工作,到1983年26岁成为晋东南地区团委书记。从此,他时来运转,遇到“伯乐”。

北青报的调查报道说,当地人说,这一年中央某领导到潞城视察,申维辰负责接待,展示了“工作能力”给该领导留下深刻印象。这一年, 申升为地区团委书记,第二年,他由地区团委书记升到省团委副书记。28岁的他在这一年已成为副厅级干部。1989年,他33岁,成为山西体委主任,正厅级干部。那以后他的职务包括晋中地委书记、山西宣传部长、太原市委书记、省委常委。2010年,升任中宣部副部长后来到科协当书记。

申维辰虽是体育系出身,看样子五大三粗,但他并不是那种被人形容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积极分子。他热衷文化,特别是三晋文化。他当宣传部长6年,推出《乔家大院》、《八路军》、《吕梁英雄传》等电视剧,舞剧《一把酸枣》、话剧《立秋》。山西图书馆收藏有他著作或参与编辑的图书三十多种。

*每个成功或倒霉的人的背后,都有一位女人?*

申维辰出事后,海外中文媒体盛传有一位山西籍的著名女歌手因为和申有“特殊关系”而被调查,她检举揭发了申,使申在劫难逃。中国媒体没有透露这位歌手的背景,不过,博客作者丁丁17日在其新浪博客发表文章题目是:中国女歌手为何总与官员有绯闻。文章说,人们总结申的成绩为:卖了许多地,拍了一部戏,睡了一群女人。为了这名女演员:据传山西前首富张新明为巴结申曾一次赞助500万元给该歌手的演唱会。

丁丁博文提到的和女歌手有关系的官员有前深圳市长张守衡、开封前市委书记周以忠。他没有提到的有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前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海外中文媒体盛传,徐与某军中女歌手有染,而该女歌手已经在歌坛消失、甚至人间蒸发数年。

丁丁在其博文中说,想成名的女歌手知道潜规则是什么。交易很简单:一方要成名,一方要肉体,权色交易就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丁丁说:在双方肉麻恭维下,一方满足了肉欲,失去了官格;另一方得到了职位,失去人格。新华网在17日曾转载了这篇文章,但后来又将其删去。

总部设在美国的明镜新闻网(中文)21日说:这位女歌手的确已涉案被调查,而她的所谓朋友们出来辟谣是“企图掩盖事实真相”,如同华润集团老总宋林被抓前的声明。

*反腐和山西官场*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举报宋林贪腐,宋林在华润官网发表声明指责王造谣污蔑诽谤。但其话音刚落就被中纪委拿下。记者罗昌平举报能源局长刘铁男贪腐,能源局发声明,指责罗无中生有,造谣污蔑。但后来刘铁男也被中纪委拿下。

明镜网星期一还报道说,申维辰和宋林案发,都和山西官场有关。该报道说:宋林案涉及众多官员,如周永康之子周滨、前政治局常委贺国强之子贺锦涛、前胡锦涛大秘中办主任令计划侄子令狐剑、周永康夫人(贾晓烨)、令计划夫人(谷丽萍)、梁克(前北京国安局长)夫人等。

明镜新闻报道说:涉及到“政变”的真正首脑、志在取代习近平地位的,并不是山西人薄熙来,而是另外一个山西人令计划。报道说,前山西省委副书记金道铭被拿下后交代许多问题,主要涉及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但报道没有详细展开谈其涉案的具体细节。

*康师傅方便面何时出锅?*

说到周永康,这位前政治局常委“政法王”,自从去年12月初被“查办”后,一直有各种矛盾消息出现。有分析说,周将会“硬坠毁”,也有消息说,他会“软着陆”。不久前,包括财新网等中国媒体,对周永康老家进行了实地调查并详细报道了周永康弟弟们、侄子们还有儿子的贪腐情节,周老虎几乎“呼之欲出”。媒体的报道还引用了周永康改名前的名字:周元根,还首次点出了周永康续弦的山西籍央视记者贾晓烨的名字。

但是,周永康的名字,始终没有以申维辰、宋林这样的方式出现曝光。中国互联网上,其名字一直是网管加以屏蔽的敏感词。人们纷纷询问和猜测:第二只靴子何时才能扔下来。4月21日(周一),纽约时报在其中文网站上发表记者储百亮等联合撰写的报道题目是:周永康家族聚敛巨额财富被调查。报道说:周的儿子、亲家母、弟媳等都有巨大的矿产房地产和能源项目或利益。

报道说,周永康的妻子(贾晓烨)、一个儿子(周滨)、儿子的岳父(黄渝生)、一个兄弟(周元青)、一个弟媳(周玲英)、一个儿媳(黄婉)都被列为调查对象。这些人都在周出事前后被当局带走调查。

黄渝生妻子詹敏利对美国记者说:周滨的女儿只有5岁,现在北京某幼儿园。詹在南加州家中说:这对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说太残酷了:“政府领导层要对自身负责,也要对人民负责。”

纽约时报报道说:他们调查到的周家持有的股份,至少有10亿人民币。不久前,路透社说:中央查到的周家财富,起码有九百亿人民币。纽时说:习近平上台、周永康退休后不久,就开始整肃周之党羽。到现在为止,周有20多名部下和同僚受到调查,大部分都已撤职遭到党纪司法处理。但到目前为止,官方还没拿到周永康涉嫌贪腐的证据。周这只大老虎迟迟不“出笼”,习近平为首的新中央,到底如何想?纽时说:习近平最终打算如何处理本案,依然只能猜测。

纽时说: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说,除非习近平认为周永康对自己的权力构成了直接威胁,如其不然,周永康这个级别的领导人绝不会面临这样的调查。另一派想法是:习近平认为高层领导的配偶、子女及兄弟姐妹大规模聚敛财富的行为对中国的稳定造成了威胁,因这种行为助长腐败,损害党的形象。习近平调查周永康,暗示规则已经改变,高层领导必须为家人的商业活动负责,即便习近平自己的亲属也在发财致富之列。

旅美观察家胡平曾撰文分析:在整肃周问题上,中共高层有共识。但在如何整肃以及整肃到何种程度问题上,有严重分歧。习近平一派主张打破“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公审周。而江泽民一派则认为内部处理就行,不宜公审,因为公开审判对党国的形象损害太大。

胡平说:现在来看,这两派似乎达成妥协。但这种妥协必定是暂时的,是靠不住的。“因习近平一派早就摆明了公审周永康的架势,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再收手,其权威必定会一落千丈,打虎不成可能反被虎咬。”而另外一派也不会因眼下的妥协而放心,他们一定想趁势削弱习近平的权力,起码要清君侧,打压王岐山为首的中纪委。

财新网17日登出一篇采访,援引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的话说,中国正处在政治体制改革启动阶段,“最基本的法律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因此谈论从根本上反腐的问题为时尚早。”他说:世界各国反腐过程中创造了一系列法律制度,这些制度是建立在国家根本政治制度基础上的。中国可大胆借鉴西方法律制度。

乔新生说:“但很遗憾的是:正如公众所看到的那样,由于反腐逐渐地接近了中国的政治权力核心,这场反腐究竟能够维持多久还不得而知。”他说,如果由于执政党内部的政治协商致使这场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戛然而止,人民不应该感到奇怪。毕竟反腐是政治利益的交换,是重新分配既得利益。

韩国中央日报(中文网)20日报道题目是:习近平为何实施“小组”政治。文章说:习近平已经掌握中国三个最高职务,最近又担任许多“小组”负责人和国安委主席。为什么?该报道说,其中原因是他认为,凭借现有职责和系统无法进行这些工作。 报道说,现在中国已经过了胡锦涛时期9名政治局常委治理中国的“九龙治水”局面,进入习近平一人当家的“众星拱月”时代。中国已经进入习近平一个人的时代。

人民网旗下人民论坛18日发表对美国专家李成的采访。报道援引李成的话说,中国制度化的变化更多的是行政分权,或其他领域分权,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发展法治和民主的建设,尽管中国法制建设在过去二、三十年也取得了很大进步,但没有一个根本性的转折。李成说:“民众对法律真正有信心,这一点目前还没有实现。换句话说,司法独立这一点还没有做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