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东莞代工厂被曝雇用童工


微软东莞代工厂被指虐工

微软东莞代工厂被指虐工

中国东莞一家微软代工厂近日被曝雇用近千童工,并强迫员工超时在监狱般的“血汗工厂”工作。美国劳工权益组织指责中国忽视保护劳工权益、同时批评微软对此视而不见。微软则表示已经派人对此进行调查。

*“血汗工厂”丑闻*

美国劳工权益机构全国劳工委员会(the National Labor Committee)在一份最新的调查报告中披露了这宗“血汗工厂”丑闻。

这份报告说,经过历时3年对台资昆盈企业股份有限公司(KYE System Corp.)在东莞工厂的调查,发现该公司竟然雇用了近千名年仅16、7岁的“工读”学生,一些学生还不满15岁。这些学生被指一天工作15个小时,一周工作6到7天,为微软等公司制造网路摄影机、鼠标和其他电脑配件。

报告说,除了这些工读生之外,该厂其余员工清一色是18岁到25岁的年轻女性,因为她们比较容易管束。

这份报告揭露了昆盈东莞工厂的非人工作环境:在2007年到2008年间,这些工人每周要在厂里待97个小时,工作时间长达80个半小时;到2009年,工人每周在厂和工作时间分别为83和68小时。

微软东莞代工厂被指虐工

微软东莞代工厂被指虐工

该厂工人工作强度超负荷不说,收入却很低。报告说,他们每小时薪水仅有65美分(约4.4元人民币),但扣除饭钱,实际到手的只有52美分(约3.5元)。此外,这些女工被迫挤在拥挤的宿舍;除了星期天,不能随意外出;工作时间不得讲话、听音乐,否则会被罚洗厕所等。

从该机构获得的照片可以看到,不少女工累倒在生产线上。

到截稿时,记者未能与昆盈取得联系。

*NLC:微软方面难辞其咎*

这份报告出笼后,卷入其中的微软公司通过官方博客作出回应。微软方面声称自己严肃看待自身的责任,确保其使用的制造设施和供应链运作符合一切相关劳工和安全要求,并且会确保公平对待工人。

微软方面说,它对昆盈虐工报导非常重视,已经派出独立审核人员前往该厂进行全面调查。

东莞代工厂生产的部分产品

东莞代工厂生产的部分产品

报告作者,全国劳工委员会执行主任查尔斯·科纳根(Charles Kernaghan)对于微软的辩解并不买账。他说,中国劳工法不完善、未能有效得以执行是造成这种“血汗工厂”丑闻的一个原因,而微软方面也难辞其咎。他说:

“微软很清楚在中国法律无法得以实施。微软在那里有自己的行为准则,但这个准则是骗人的。因为,当微软的审核人员出现时,那些被访问的工人事先已经被教过怎么说了。他们会说,我们每天工作没有超过12小时,因为那样是非法的... 这完全是在演戏。我认为微软了解这些情况。他们只是在演戏,不是真正要保护中国工人的权益。因为这样才会有最低的生产成本。”

科纳根说,在其他许多国家也存在严重的“血汗工厂”问题。而他认为中国的情况更为特殊。 他说,他们在那里的调查总是被尾随并受到滋扰。因此,科纳根认为,真正要制止这种违反工人权益的情况发生,最好的办法还是要通过立法来实现。

科纳根说,国会应该通过一个“体面工作环境和公平竞争法案”。他说,目前国会已经有26名参议员和至少180名众议员支持这样的法案,时任参议员的奥巴马、克林顿和拜登都支持这个法案。这个提案要求美国公司在进口产品来源国遵守当地的工时限制法律;在最低工资标准方面,除了要遵守所在国要求外,还要符合国际劳工组织的有关标准。

全国劳工委员会负责人科纳根说,象微软这样的美国公司的知识产权受到法律的保护,而为它们制造产品的劳工一样需要得到法律保护。他说:

“我们的系统对大公司的产品和商标提供法律保护,但在对人的保护方面并没有类似的法律。除非人能够和产品一样得到保护,这种状况无法得以改变。”

华盛顿智囊机构全球发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高级研究员、劳工问题专家金伯利·安·艾略特(Kimberly Ann Elliot)在谈到中国劳工环境时则特别强调,那里的工人没有独立的工会或者强有力的工人组织、甚至在执行劳工法时缺乏有效的法规,因此工人很容易受到不公平对待。

艾略特说,政府应当建立起一套机制,让工人能够就工作条件进行投诉,同时不用担心因此而被解雇或遭到报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