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教授探讨新兴中产阶级能否改变穆斯林世界


新兴的中产阶级能够改变穆斯林世界吗?美国塔夫茨大学教授瓦立·纳斯尔说,在经济上,文化上和政治上,答案是肯定的。纳斯尔教授在他的新书中对此做出了解释。

纳斯尔教授是一位伊朗裔美国学者,他对穆斯林世界的看法,基于他在许多穆斯林国家访问时的观察。他说:“我访问那些国家时,注意到那里正在出现的一些不同的趋势。这些趋势不一定和我们通常就穆斯林世界展开的辩论有关,比如极端主义、独裁和宗教。这些趋势涉及商业,涉及一个新中产阶级的发展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参与。”

纳斯尔教授说,这个兴起中的中产阶级包括企业家、投资人、专业人士和消费者:

“一些国家已经采取步骤,向全球经济开放,例如土耳其、马来西亚、印尼,甚至迪拜,我们在这些国家看到了这个发展过程,中产阶级正在兴起。我们看到中产阶级对家庭、商业、社会、宗教和政治问题的态度。这些国家更加繁荣了。而中产阶级的态度使得整个社会更乐于接受我们希望在穆斯林世界看到的改变。”

纳斯尔在他的新书《财富的力量》中解释了自由市场的机制如何转变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他说:“一旦你有了一个大规模的自由市场,这个自由市场就会产生国内和世界经济关系的既得利益。为了使这些经济关系发生效用,你必须改变法律,改变法规环境,改变政府与社会的关系。你必须容忍某种程度的开放。另外,你如果要和世界其它地区做生意,就不能和他们发生冲突。”

纳斯尔说,历史证明他的观点是正确的:“西方的兴起,亚洲的转型,拉丁美洲的转型,这都是在市场力量、商业和贸易的压力下发生的。我们没有在世界任何地方看到过有稳定和繁荣的民主却没有中产阶级的例子。”

但是,穆斯林世界迈向自由市场经济不是个轻松的过程。纳斯尔以巴基斯坦作为例子:

“巴基斯坦是一个困难的例子,主要是因为巴基斯坦有太多的极端主义,太不稳定。这显然使商业往来更加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不能做,或者可以经由其它途径去做。换句话说,如果巴基斯坦真的要成为一个稳定而繁荣的民主社会,就必须先有中产阶级。”

纳斯尔说,伊朗是一个不同的例子。伊朗已经有了一个成功的企业阶层,但是还没有壮大到能够改变社会:“它还没有强大到足以决定国家发展的方向。结果是,我们看到伊朗国内的许多冲突都反映出中产阶级的斗争。中产阶级主张对西方开放,主张私有制的经济,主张政府减少对经济的控制。他们的对手希望的是一个封闭的、由政府控制的经济。”

纳斯尔说,穆斯林中产阶级如果要兴起和发展,社会成员必须有迈向自由市场的追求和能力。因为,“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你不能从国外进口中产阶级。这个中产阶级必须是土生土长的。而产生中产阶级唯一办法是创造一个适合商业和经济活动的环境。”

纳斯尔认为,在这一方面,西方国家可以从旁协助。

他说:“只要发生改变,就一定有输家和赢家。输的一方不论是官僚、政府官员还是旧制度的既得利益者,通常会抗拒改变。而赢家总是会推动改变。西方国家可以帮助赢家取得胜利,也可以帮助输家接受和适应正在发生的改变。”

纳斯尔教授说,从政府控制的经济向公开市场和自由贸易转化,必须有严格的法律,保护这个过程不受旧制度的干扰和破坏。这种转化将使企业家建立成功的事业,最终导致一个更稳定的经济、更开放的文化和政治环境以及整个社会的转型。


关键词:中产阶级,改变,穆斯林世界,转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