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26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期选举之后,TPP破茧成蝶?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右起第六)在悉尼举行的TPP贸易代表会议结束后的记者会上讲话。(2014年10月27日)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安德鲁·罗布(右起第六)在悉尼举行的TPP贸易代表会议结束后的记者会上讲话。(2014年10月27日)

11月10日,正在进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协定谈判的美、日等12国的领导人,借在北京出席APEC高峰会之机,于美国驻华大使馆召开了谈判国首脑会议,并在随后发表声明, 强调TPP谈判在最近几个月已取得了重要进展。但这份声明并没有像此前外界期待的那样,就协议的最终达成给出具体的时间目标。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会议伊始称,希望此次会议成为各谈判国在政治上打破僵局的机会。美国政策专家则表示,想要打破TPP在美国国内所面临的政治僵局却并非易事。

如今,TPP协定谈判已经成为了奥巴马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外界广泛认为这是因为在中期选举之后,一向亲自由贸易的共和党获得了国会参众两院的控制权,在这种情况下,贸易政策具有医疗、移民等国内政策所不具备的优势,它为民主党和共和党走出政治僵局,展开两党合作提供了最大的可能性。

上周,当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的共和党参议员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被问到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最有可能在哪些议题上达成共识时,他的回答便是“贸易协定”。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我到这来之前,总统和我刚刚还在讨论这件事。我想他很希望推动此事向前发展。我对他说:‘把贸易协定发给我们。我们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看。’”

美国共和党素有支持自由贸易的传统,并且共和党的政治支持者,尤其是美国商界对TPP渴望已久。但是美国政策专家,曾任参议院东亚和太平洋委员会政策主任的季浩丰(Frank Jannuzi)认为,TPP在共和党党内也并不是一件已经达成了共识的事情。

他说:“有一些共和党议员对贸易、全球化还存在着担忧,他们也不太喜欢大的跨国企业,所以他们对于贸易协定持怀疑态度。这些共和党议员多来自南方各州或者中西部地区和东北部地区。尽管这次在中期选举中像纽约州这样的地方增加了共和党议员,但也很难说他们就会是TPP的支持者。”

曾任参议院金融委员会国际贸易首席顾问的庞珀(Brian Pomper)则预测,共和党参议院内像克鲁兹(Ted Cruz)和兰德•保罗(Rand Paul)这样有意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参议员恐怕会对奥巴马政府采取非常强硬的立场,不接受妥协,也无意同政府合作以达成任何协议。所以国会中的共和党党团很难在TPP的议题上保证步调一致。

而在奥巴马总统所领导的民主党内,对于TPP的态度就更为消极。多数民主党议员认为TPP会造成制造业工作流向廉价劳动力国家,也会带来企业环保标准下降,药品价格上升等问题,降低关税还会让像底特律这样的老牌汽车城受到来自日本汽车业的巨大冲击。

尽管外界分析认为,奥巴马总统非常需要TPP协定在其任内获得通过,一方面为自己留下政治遗产,另一方面也能帮助他的重返亚太战略摆脱过度依赖军事的指责,但面对其所在政党中的大多数对于TPP的冷漠态度,他也显得十分有心无力。

此前关于这项贸易谈判的所谓“快速通道”法案,就在时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民主党参议员哈里•里德(Harry Reid)的大力阻挠下未获通过。如果通过这项法案,就会加强国会对总统在贸易事务中的授权,经过艰苦谈判终与其他11个国家达成的TPP协定就不至于遭到国会否决。

尽管如今参议院的多数党变成了共和党,但是分析人士认为,这项法案在短期内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依然不大,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不会自愿地给一个民主党总统更大的授权。

据一些长期关注TPP谈判的人士说,过去的一年中,在美国国会里发生的政治磨擦已经严重干扰到了美国贸易代表在“前线”的谈判,谈判代表如果想到自己辛苦谈成的协议没准会被国会推翻,他们就不愿意在谈判中做出政治牺牲,也无法提出什么具有“吸引力”的协议。

除此之外,美国国内还存在着一些有关TPP的负面传言。比如有传言说,TPP中的一些条款将会使得政府加强对互联网的监管。专家说,如果传言属实,美国将会出现一些抗议联盟以求对国会施压,这无疑为TPP制造了更大的潜在政治风险。

季浩丰说:“我很担心达成TPP协定的政治推动力要从哪里来。像TPP这样困难的贸易协定若非有很强的政治推动力是很难实现的。”

他还说,对美国来说,在财政刺激、量化宽松、扩大贸易这三种提振经济的常规手段之中,现在只剩下最后一项尚有余力,所以TPP如今对美国获得经济上的额外增长,进一步增加就业来说,已经显得更为重要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