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马丁路德金演讲50周年 ━ 回顾南部种族隔离


50年前,马丁•路德•金博士在美国南部为种族平等而奋斗。当年因为地方及州政府的种族歧视法律旨在隔离黑人与白人,非洲裔美国人没有基本人权与自由。美国之音记者到当地采访,回顾当年。

阿拉巴马州居民杰夫•德鲁说:“这是伯明翰市中心北街,是种族隔离界线。”

德鲁说:“这是阿瑟.肖尔斯的房屋,60年代3次被炸。”

杰夫•德鲁不会忘记60年代美国南部种族隔离生活的滋味。

德鲁说:“当时我躺在地板上看电视,突然间我和电视机都飞到了天花板。其实是从地板上被炸得飞起来。我第一次尝到炸药爆炸的滋味。”

德鲁和家人在白人区不受欢迎。他父亲决心坚守家园,于是就采取行动,防范仇恨团体袭击。

德鲁说:“建那堵墙的目的是为了防止3K党的子弹和炸药。”

法兰姬•约翰逊在密西西比州长大。当年,种族隔离的标志处处可见。

法兰姬•约翰逊说:“白人有权利、黑人没权利。生活中充满了标志符号,显示白人这边、黑人这边。”

美国之音记者西姆金斯说: “伯明翰被称为南方种族隔离最严重的城市。这里的一个例子在歌剧院。白种人观众可以通过前门进入戏院,而黑色种族观众必须绕过街角的一个巷子里进入一个门口标明只有有色人种可以进入的戏院入口。”

美国南部很多社区都通过法例,规定在学校、餐馆、戏院和很多其他地方,分隔白人和黑人。

美国国会议员约翰•刘易斯说:“我当时就不高兴。我看到那些标志写着:白人男士、有色男士、白人女士、有色女士白人等候室、有色等候室。”

马丁•路德金说:“密西西比州一贯抵制任何行动,不愿意消除种族主义。”

密西西比民权活动家霍利斯•沃特金斯记得当年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民权活动家霍利斯•沃特金斯说:“如果你在人行道上遇到白人,就要闪到旁边低下头,让他们先过,否则就是不敬,遭到拳打脚踢或者坐监。”

1963年一名白人男子说:“我不赞成撤销隔离,我赞成隔离,到死的那一天都赞成隔离。”

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说:“现在种族隔离,明天种族隔离,永远种族隔离。”

1963年阿拉巴马州长乔治•华莱士阻止两名非洲裔美国人进入全是白人的阿拉巴马大学就读。在联邦法警和国民警卫队介入之后,华莱士退让。这对他的女儿佩吉来说是一段痛苦的回忆。

阿拉巴马州前任州长的女儿佩吉•华莱士•肯尼迪说:“当然它玷污了阿拉巴马州,这也玷污了华莱士的余生,即使后来华莱士改变了他对种族问题的感觉。”

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说:“我们有权期待黑人社区会负起责任,遵守法律。但非洲裔美国人他们也有权期待法律公正、宪法不分肤色。”

美国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之后,种族隔离的标志就开始消失。数以百万的非洲裔美国人,开始享有与当时占人口多数的白人一样的自由与权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