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建国史话 (93):南卡罗来纳州退出联邦


美国前联邦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担任美国南部邦联总统

美国前联邦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担任美国南部邦联总统

1860年12月20号,南卡罗来纳州宣布退出联邦,因为共和党人亚伯拉罕.林肯当选了美国总统。共和党成立不久,林肯是第一个共和党籍总统。共和党反对奴隶制向西部新增领土扩张。

南方人认为,根据宪法,他们有权把包括奴隶在内的财产带到任何地方去。南方人还担心,北方人插手蓄奴制度,终将毁掉他们的生活方式。

南卡罗来纳州退出联邦后,面临着一些问题,其中最棘手的是如何处理联邦政府的财产。当时,查尔斯顿港附近有三个联邦所有的城堡,摩特里堡有不到七十名士兵把守,平克尼堡有一名士兵,萨姆特堡仍在兴建当中,尚未驻军。

城堡指挥官要求增兵防守,遭到了军方的拒绝。这位指挥官被告知,现有兵力,尽力而为,不要采取任何刺激南卡罗来纳州的行动,如果南卡罗来纳州武装力量主动进攻,或是准备进攻,就率兵进驻最易防守的城堡---新建的萨姆特堡。

南卡罗来纳州州长也积极防范联邦部队的任何部署。他下令南卡罗来纳州的士兵,拦截所有进出查尔斯顿港的船只,不让一个联邦士兵进驻萨姆特堡。如果运兵船拒绝停靠,南卡罗来纳州的士兵就可以击沉兵船,夺取城堡。

南卡罗来纳州退出联邦六天后,查尔斯顿的联邦部队指挥官决定率兵进入萨姆特堡,天一黑就走。他们分批,乘小船行动,结果躲过了南卡罗来纳州士兵的耳目,安全抵达萨姆特堡。

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得知这一消息后,大发雷霆,要求联邦士兵离开萨姆特堡,遭到联邦部队指挥官的拒绝。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又下令州里的士兵夺取查尔斯顿港口附近的另外两座城堡,并在查尔斯顿所有联邦属地和财产上悬挂州旗。

还有几个月就要卸任的布坎南总统被迫处理这个烂摊子。在这个问题上,内阁存在严重分歧。内阁里的南方人要求布坎南承认南卡罗来纳的独立,下令联邦部队撤离查尔斯顿。内阁里的北方人则表示,不能放弃任何联邦财产或权利。

布坎南总统同意跟三名南卡罗来纳州的代表见面。这三个人来华盛顿目的是要讨论如何处理南卡罗来纳州境内的联邦财产。美国联邦司法部长觉得,这次会面是一个错误。他说,“这几位先生自称是南卡罗来纳州的大使,这太荒唐了,他们不是什么大使,而是罪犯,是叛国贼,应该把他们抓起来,不能跟他们谈判”。

司法部长和国务卿都威胁说,如果布坎南接受南卡罗来纳的要求,他们就辞职,布坎南只好保证,绝不让步,保留查尔斯顿港口的联邦驻军,保卫萨姆特堡不受攻击。1860年除夕,布坎南下令向萨姆特堡增派两百名士兵,运送额外供给。

战争部为保密,决定不用慢吞吞的战舰,而是用速度更快的民用船只运输士兵和供给,避免被守卫在查尔斯顿港口的南卡罗来纳州武装力量拦截。然而,一位南方参议员听到了风声,私下里通知了南卡罗来纳州州长。运输船抵达查尔斯顿港时,南卡罗来纳州的士兵已经恭候很久了。

我们在前一部分的建国史话中讲到,布坎南总统向南卡罗来纳州的萨姆特堡增派兵源和供给,遭到了拦截。南卡罗来纳州的守军放炮示警,但是运输船拒绝停船,守军于是向运输船开火。

萨姆特堡的指挥官必需当机立断。他先前得到的命令是,如果受到袭击,就要保卫萨姆特堡,但是命令里没有提到运输船。他很清楚,只要他下令开火,联邦和南卡罗来纳州的战斗就打响了。

萨姆特堡指挥官写信给南卡罗来纳州州长。信中说,“你的部队今天早上向一艘悬挂着我们政府旗帜的民用船只开火。我没听说南卡罗来纳对美国联邦宣战,所以我相信,这一敌对行动并未经过你的批准。这是我唯一没有还击的原因”。

信中还说,如果这一行动是经过州长批准的话,就属于战争行动,他就要被迫关闭查尔斯顿港,不允许任何船只进出。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几小时后就回了信。信中说,南卡罗来纳已经独立,联邦政府试图加强萨姆特堡兵力的做法实属侵略行径,他要求萨姆特堡指挥官投降。

面对萨姆特堡危机,国会试图找到一个可以防止战争的妥协方案。国会议员建议,将国家一线分开,界线以南允许蓄奴,界线以北禁止蓄奴。尽管共和党反对奴隶制度向西部领地扩张,但是这项提案还是得到了很多国会共和党人的支持。

不过,三月即将宣誓就职的下届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坚决反对。林肯说,在限制奴隶制度蔓延的问题上,绝对不能妥协。他说,“如果做出让步,那我们所有的辛勤工作就都付之东流了。该来的问题迟早回来,晚来不如早来。”

林肯不幸言中,问题接踵而来。到1861年2月1号,南方已先后有六个州步南卡罗来纳州的后尘,退出了联邦。几天后,这些州的代表在阿拉巴马的蒙特马利市开会,准备成立一个新的国家,一个独立共和国,取名美国南部邦联。

代表们通过了一部宪法,跟美国宪法很象,但又存在重大区别。南方宪法更加重视各州的权利,规定不会有任何禁止蓄奴的法律。大会还任命美国前联邦参议员杰斐逊.戴维斯担任总统。

戴维斯虽然不愿意看到内战,但是也不害怕内战的爆发。他说,“我们跟联邦已经一刀两断,谈判妥协的时机已去,如果别人想用武力来改变我们的决定,我们就让他们闻闻南方人弹药的气味,让他们体验一下南方人刀剑的锋利。”

杰斐逊.戴维斯离开位于密西西比的庄园,2月11号宣誓就职美国南部邦联总统。亚伯拉罕.林肯同一天离开伊利诺伊家乡,就任美国总统。

林肯登上驶往华盛顿的火车时说,“我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我面对的重任比开国第一任总统所面临的还要严峻。没有上帝的帮助,我无法成功。有了上帝的帮助,我绝不会失败。让我们希望一切顺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