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专访美军史专家: 美应避免在南中国海与中国军事对抗


南中国海上有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中的伍迪岛鸟瞰。中方称之为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属于海南省三沙市。(2012年7月27日)

南中国海上有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中的伍迪岛鸟瞰。中方称之为西沙群岛的永兴岛,属于海南省三沙市。(2012年7月27日)

面对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填海造岛以及在有争议岛屿上部署导弹和雷达等军事设施,美国应该如何应对呢?从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总统参选人到军方高级官员,不少人主张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回应。

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Admiral Harry Harris)日前在国会作证时表示,美国应该在亚太地区继续展示和维持可信的军事实力。

德保罗大学教授托马斯·莫开提斯(照片由本人提供)

德保罗大学教授托马斯·莫开提斯(照片由本人提供)

不过,美国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isty)研究国际安全与军事历史的托马斯·莫开提斯教授(Thomas Mockaitis)却认为,美国不能引发与北京的军事对抗。莫开提斯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详细说明了他的这个看法。

记者问:美中两国正在南中国海的问题上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在中国进行了大规模的填海造岛之后,美军开始在南中国海进行巡航,以彰显航行自由。最近,中国开始在一些岛礁上部署雷达和导弹等军事设施。在目前这个阶段,您认为美国方面有什么可以应对的措施吗?

莫开提斯答:美军的航行自由行动并没有什么错。中国方面也做了同样的事。他们穿越了白令海峡的阿留申群岛。 但在我看来,美国试图在该地区加强美国的军事存在将是一个错误,因为这样做意在威慑,而威慑的整个基础在于你可以对你的对手施加可信的威胁,即如果你不回应我们的要求,我们愿意使用武力。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意愿,就这么简单。我想像不出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会导致我们与中国因为南中国海问题而爆发战争,除了中国对菲律宾发起军事袭击,而中国不会这样做。

美国的好战反应所做的只是引发中国加强在该地区的军事建设。这不意味着我认同他们对几乎整个南中国海拥有主权的宣称, 但是在另一方面,我看不到美国在基本上是中国的近邻地区的军事部署会超越他们。

我不是在为美国或是中国的行为进行辩护,我想说的是,在历史上,美国在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超级大国时在加勒比海也做了同样的事。我们今天仍然是这样的,我们从来都把加勒比海看作是我们的保留地。如果中国或是俄罗斯去委内瑞拉建立海军基地,我确信我们会作出很激烈的反应,会把它看作是一个针对我们的威胁。

美国向南中国海派遣船舰本身不必被看成是一种挑衅,但是在另一方面, 把更多的军事资产转移到该地区而我们并无意使用这些资产,它所起的作用只是使局势恶化,使我们陷入一场昂贵的军备竞赛 ,而这也不是我希望发生的。

问:有人会说,美中两国在南中国海的较量并不只是关于南中国海,而是关于两个大国在亚太地区的博弈。您怎么看?

答: 毫无疑问是这样的,但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而且危险的大国权力博弈。 我不是在为中国辩护,美中两国刚在朝鲜问题上进行了合作,但是在历史上,中国试图把这些岛链看成是它的内环的防线, 从阿留申群岛的最东端到南部的萨哈林岛(中国称库页岛)、日本海、台湾再到南部的南中国海。他们把这个岛链看成是一个屏障,把精力放在获得这些地区的战略主导地位,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们必须与中国在这个地区出现军事升级。

我认为这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我不赞同中国占领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或是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中国称南沙群岛)上采取好战的行为,我不是说这样做是对的,但是我说的是, 我们对该地区的盟友表示一定程度的支持,说我们没有放弃你们,不会让你们受到袭击,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咄咄逼人吗?

只要看看这里的地缘政治局势,我们试图在数千英里以外的地方投放军力,而这里是中国的后院,而且我们的战线已经拉得太长了,我们得对付一个重新崛起的俄罗斯,我们得对付中东。在美国卷入了长期而又代价高昂并负债累累的战争后,在美国国内有很大的、合理的要求收缩的呼声。在我们对美国军队进行结构性改革使之更为精干的同时,我们真的承担得起与中国进行军备竞赛的代价吗? 我不认为这对哪一方有利。

问:美国和中国都表示要减少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对于美国来说,最好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答:最好的政策就是小心行事。坦率的说,你如何通过穿越南中国海来彰显你的权利?你是用轻型武器的船舰还是动用整个航母战斗群?后者将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缓和危机的办法是避免有意的挑衅行为。去一个你根本没想去的地方在我看来不是很有益的事情。如果你航行的水域是你一直在用的,那是很不同的事情,那么中国是在妨碍你这样做的能力,但我没有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

不要误解我,我也不认同中国在做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有意思的是,他们宣称在帕拉萨尔群岛上部署地对空导弹是对我们作出的回应,我不是说他们这样做的确是对我们的回应,但是我知道,事情往往就是这样恶化的,而且很容易失控。越是在这样的一个区域集结,就越容易发生意外事故从而导致局势的恶化。

实际上,他们非常清楚,而且我们也非常清楚,我们不会在这个问题上与中国发生枪战。我们可以在那里任意的扩充军备,但是一旦真的发生了事情,我们会怎么做?很明显,我们不会做什么,那么更明智的使用我们的资源,避免局势升级,难道不是更好吗?

问:您如何看待菲律宾把它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主权争端提交到国际仲裁法庭的做法?

答:我理解这种做法。我更愿意看到一个人把另一个告到法庭,甚至一个国家把另一个国家诉诸法庭,而不是双方的船舰互相撞击,岛礁被占领等等。的确,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没有人喜欢被告到法庭,但这是解决冲突的更为健康的办法。中国在这个地区是军事大国,你对此没有什么办法。

美国有能力而且也一直是这里的主导力量。我们在该地区有盟友,我们会支持他们而且必要时防卫他们,但是在他们受到袭击时对他们进行防卫与帮助他们在与中国的领海和岛礁的主权争端中伸张他们的宣称是很不同的事情。

中国宣称几乎对整个南中国海拥有主权,我不认为这个宣称是有道理的,但我不是国际法律师,我的论点是,从实际的角度来看,你怎么办?我看不到我们通过对抗能够达到什么目的,除了使事情更糟糕。

问: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您认为东盟国家有什么好的选项吗?

答:我不是东南亚问题专家。

坦率的说,令我特别忧虑的是美国国内出现的(与中国)冲突的调子,尤其是在共和党的初选中。一些总统参选人说,美国军队受到削弱,我们需要与中国对着干,我们需要做这个做那个。

我认为,这不利于国际和平而是加剧紧张。煽动性的言论是无益的。这种言论不是来自华盛顿或是东盟,而是来自竞选活动。这是我所针对的。人们在说,我们没有对中国强硬。你这样说的意思是什么?你想要做什么?你看看自己的历史,我们没有声称对加勒比海拥有主权,但是我们的行为表明我们在那里发挥主导作用,而且我们现在也是,这是一样的。

历史上,我们在加勒比海地区主张我们的权利,解决主权国家的事情,我们在很多地方进行了干预。在古巴,我们与俄罗斯进行了较量。这是美国政府一贯的做法。奥巴马避免好战而是选择外交。我不认为耀武扬威是健康的。

问:但是主张对中国强硬的说法不仅来自竞选阵营,也来自一些军方高级官员,就像美军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将在国会作证时所表明的那样。

答:的确,但这是他份内的事,我理解这一点。是的,如果说中国在岛礁上部署导弹是将南中国海军事化,那么中国是在对那里进行军事化。但问题在于,你会做什么?你要建造更多的航母战斗群吗?我们的战斗群已经比全世界的总和都要多。你要向菲律宾派遣更多的飞机吗?这样做除了鼓励中国进一步展示武力以外还会起什么作用?的确,中国的行为令人关注,哈里斯有责任引起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但是我们能做什么?我不认为这里有军事解决途径或是一个有效的军事反应。

就像我所说的,威慑是以可信度为前提的。当我们把坦克和军事装备运到东欧的波罗的海国家,我们是在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如果一旦有必要,我们会动用这些军备来保护北约盟国。

我认为,俄罗斯看到这一点。如果我们把船舰和飞机运到南中国海,中国非常清楚,我们不会因为距离美国核心利益如此遥远的海域而与他们开战。我们知道这一点,他们也知道这一点,那么耗费巨资以及冒很多其他的风险,甚至假装我们会与他们开战,意义何在呢?

问:中国在那些岛礁上的军事部署是否改变了南中国海现有的平衡?

答:这些部署只有在导致对抗的情况下才是令人担忧的。对于美国来说,争锋相对的加强军备真的会取到很大的现实作用吗?这是我在问的问题。我看不到它会起什么作用。

只要看看后勤方面的挑战,我们愿意在那里投放多少军力?我们是否能够投入超过那里的超级大国的资产?他们没有我们在欧洲、中东以及其他很多地方的承诺。

我搞不懂。除非你愿意支付大规模的扩军,而这样做的效果是什么?地面部队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海军和空军方面的资源。

美国的国防战略中谈到美国向亚太的再平衡,向亚太投入更多的军力,但这发生在乌克兰危机、“伊斯兰国”成为目前的威胁以及叙利亚内战爆发之前。现在不是太清楚我们会怎么做。

就像我已经表明的那样,你可以把任何东西放在那里,但是你会怎么用它们?如果你不想用它来做什么,只是一个很昂贵的建立信心的东西,除了促使你的对手采取同样的行为以外而做不了别的什么,这有什么意义呢?

我考虑的是它的终极结果,我说的是,在一个本已紧张的地区投入更多的军事硬件,除了使事情更糟糕以外能起到什么目的呢?军备竞赛除了使国防工业获益以外,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