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2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火车模型爱好者


田纳西州城市查特鲁加曾经是美国东部的铁路运输中心,1970年代以后这个功能逐渐衰落,火车站也因此停用。当地的一群火车模型爱好者用自己特殊的方式保存着城市曾经拥有的荣耀,他们用成比例的模型精确再现了作为铁路枢纽的查特鲁加,一列列精致的模型火车在其中持续运转,完成这项工作需要包括电气、机械、建筑、景观设计等多方面的技能。

火车是怎么叫唤的?对了,Choo-choo。哪里的火车叫声格外出名?田纳西州的查特努加一定排得上号。“查特努加Choo-choo”这首歌从1940年起就传唱开了,它早已经成了爵士乐的经典曲目。

爱德华·施罗普塞尔:因为地理位置居中,查特努加在20世纪初成了铁路枢纽。这是个非常忙碌的火车站,直到35年前。从那个时候起,火车站就关闭了。门锁上了,窗子封上了,一切都结束了。忘了这一切吧。

其实,这座城市没有忘记过去的荣耀。当年的站房改造成了酒店。一群有心人还用特殊的方式保存了城市遗产,他们还原了鼎盛时期的查特努加,核心当然是Choo-choo火车站。

迈克尔·贾廷斯:模型是按照城里当时铁路和建筑的实际比例建造的。这个建筑就是Choo-choo火车站,我们正是在这里拍摄。

查特努加模型火车俱乐部从1963年就开始建设这座仿真城市。毫无疑问,这是项大工程。麦克和卡尔都是俱乐部的骨干成员。

卡尔·沙弗:我们这个Choo-choo模型当时建成的时候,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公众开放的模型。

迈克尔·贾廷斯:很多项目花了几十年的功夫,才有了你今天看到的模样。

在这个模型里,我们可以看到城市丰富的景观。

卡尔·沙弗:光是更新这些绿色植物就花了5年时间。我们用新型的泡沫材料,更换了从前的植物。

模型再现了查特鲁加一带的很多地方特色:南方的婚礼,人物活灵活现。

卡尔·沙弗:模型里的很多人都是我给上的颜色。这种工作对眼睛和手都是挑战。

离办婚礼的教堂不远就是一片墓地;乡间俱乐部;还有人躲在树林深处酿私酒。

迈克尔·贾廷斯:你看到的街区里有一个咖啡店,一个理发店,还有像跳蚤市场一样的集市,什么都卖。

所有这些其实都只是陪衬。模型火车俱乐部的灵魂当然是---火车。

这些模型火车展示了查特鲁加当年作为火车运输中心的气派。各种各样的火车,你都能看到。列车还会在不同的地形里穿行,同时还有红灯闪烁,一切都跟真的一样。两趟车也经常碰面,还有三趟列车交错而过的特殊景观。

鲍勃·斯旺勒:这里的景观好极了,看到我的火车在这样的景观里开来开去,当然特别高兴。

鲍勃 斯万勒也是俱乐部的骨干,他的专长是机械。

鲍勃·斯旺勒:这是刚从包装盒里取出来的新车,看上去还不错,但不是特别让人满意,太干净了。如果看上去脏一点,稍微生点锈,是不是会更真实一些呢?

将新的变成旧的,这是模型爱好者们热衷的事情。从朗讯公司退休的电气工程师卡尔则继续发挥自己的专长。

卡尔·沙弗:我们正在更换所有的照明系统,用发光二级管取代灯泡。你看看这两个街区,整个都已经换成二极管了。

过去使用的灯泡,不仅亮度弱,寿命也短,维修保养很不方便。比较起来,发光二极管有明显优势。

卡尔·沙弗:有很多事情要做,我想光是换灯,至少要花一两年时间。

在人们的印象中,小男孩才会对模型火车着迷。但8岁的凯蒂也非常喜欢。

凯蒂·布赖恩特:我哥哥他们只爱玩电视游戏,他们不喜欢出门。 我不喜欢做那些事情,我喜欢看着爸爸把火车搬来搬去。

她爸爸戴尔是查特鲁加俱乐部的主任,他在俱乐部算年轻人了。其它几位主要成员,都已经退休或者接近退休年龄。

鲍勃·布赖恩特:成年人喜欢模型火车,原因是我们还没有长大,我们就是喜欢大玩具。

鲍勃·斯旺勒:我从来没有长大,好像只是一个年长的青少年。

火车迷们如此投入,可以想象,除了摆弄模型火车,他们的业余时间不可能再做其他很多事情了。

佩顿·海耶斯:那是一种特别的兴奋,你可以建造你自己的美好的微观世界。还可以尝试不同的建筑材料,看看可以做得多逼真。

其实,不要认为这种爱好真是稚气未脱的结果。想想看,让一趟火车跑起来,需要多少机械、电子、建筑和材料方面的知识?

鲍勃·斯旺勒:我的火车跑得这么好,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个样子,原因是我特别在行。如果有人想知道我的诀窍,我愿意告诉他们。

他给这位遇到技术障碍的游客提供了义务咨询,还将一个火车头送给了他。

鲍勃·斯旺勒:我们愿意帮助你克服困难,这样你就会继续热爱火车模型。而这种爱好会让你一直做个好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