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3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新招打压反对派 俄主要左翼组织被禁活动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俄共在莫斯科组织的游行中,“左翼阵线”队伍,标语内容是释放政治犯。(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去年11月7日十月革命纪念日,俄共在莫斯科组织的游行中,“左翼阵线”队伍,标语内容是释放政治犯。(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一个著名反对派组织被暂停活动。检察院称,这个主要左翼政治力量违反了一系列法律。一些反对派团体指责当局开始用新的办法进行打压。

*五角星不注册违法*

莫斯科检察院星期五宣布,俄罗斯主要反对派组织“左翼阵线”违反了一系列法律,因此将被停止活动三个月。检察院说,他们去年调查过“左翼阵线”,并指出了这家反对派组织存在的问题,但“左翼阵线”至今未解决这些问题。

莫斯科检察院新闻处负责人罗斯索辛娜说,“左翼阵线”没有公布财务状况和会计报表。“左翼阵线”的主要标志五角星没有注册,但这家反对派组织却在集会和示威中展示这些标志。她还列举了“左翼阵线”的其他违法行为。

罗斯索辛娜说:“他们的组织章程中没有说明这个组织的目标,这个组织的活动区域范围,章程中也没有提到在这个组织的代表大会中如何组建领导机构。他们也没有公布财产和资金来源。‘左翼阵线’还通过互联网为一些遭到判刑的人募捐,这也违反了法律。”

*主要成员被捕关押*

但罗斯索辛娜强调,停止“左翼阵线”的活动同这家组织的领导人乌达里佐夫和其他主要成员被捕无关。

“左翼阵线”领导人乌达里佐夫在去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政府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左翼阵线”领导人乌达里佐夫在去年3月莫斯科市中心的反政府集会上。(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乌达里佐夫目前被软禁在家。检察院指控他在去年5月6日组织和策划骚乱。去年5月6日普京就职总统前夕莫斯科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游行,示威者同警察爆发冲突,很多示威者被捕关押,其中许多人都来自“左翼阵线”。

*有资源镇压 但无法禁止信仰*

“左翼阵线”的主要成员沙赫宁说,他们对当局禁止“左翼阵线”活动的决定不感到意外,当局正采用新的手段打压反政府势力。

沙赫宁说:“我们组织中的许多人都被关押在监狱中。所以很显然,当局的目的就是想摧毁反对派组织。我想说的是,当局有能力和资源镇压反对派,但无法禁止反对派的活动,更无法限制人们的信仰和价值观念。”

*当局指控荒谬*

沙赫宁说,“左翼阵线”决定改变名称,将以“新左翼阵线”的名义继续活动。他还表示,克里姆林宫塔楼上的五角星也没有注册,当局的要求荒谬无理。

去年5月6日普京就职总统前夕的莫斯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中,“左翼阵线”的队伍。(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去年5月6日普京就职总统前夕的莫斯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中,“左翼阵线”的队伍。(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左翼阵线”的律师沃尔科娃说,“左翼阵线”没有在俄罗斯司法部注册登记,也没有任何财产,因此不可能公布财务状况和会计报表,检察院的指控没有法律依据。沃尔科娃说,他们为在监狱中的政治犯募捐都是以个人名义,没有违反有关法律。

*加紧打压将丧失民心*

来自右翼的亲西方反对派“团结运动”主要成员达维吉斯说,俄罗斯的有关法律根本没有提到如何对待一个没有登记的政治组织,检察院的举动让他感到非常意外。但达维吉斯认为,当局采用新办法打压反对派,一方面使其他反对派组织的活动更谨慎,但另一方面也能使反对派获得更多的同情。

达维吉斯说:“当局加紧打压反对派的这种做法肯定使当局更加丧失民心,一些持中间立场的民众不会喜欢当局的这种做法,同时也使当局的国际形象遭受损害。执政阶层内部强硬派和温和派之间的斗争变得更加激烈,现在明显是强硬派占上风。”

达维吉斯说,俄罗斯的司法和税务等部门最近对数百家非政府组织进行了检查。这些都说明当局试图更严厉地控制社会。

*反对中国模式 支持新闻自由和多党民主*

同松散和经常内斗的来自俄罗斯民主派阵营的反对派势力相比,“左翼阵线”组织严密,有效率,而且善于从事街头集会和抗议示威活动。

“左翼阵线”是俄罗斯共产党之外的规模较大的一只左翼政治力量。但同俄共相比,“左翼阵线”更侧重捍卫劳工阶层利益,支持俄罗斯企业的工人罢工活动,同一些独立工会组织关系密切。

“左翼阵线”的一些主要成员说,与俄共不同的是,他们反对中国模式。他们主张媒体自由和多党制议会民主,他们认为“左翼阵线”应该走欧洲左翼政党的从政道路。俄罗斯媒体曾提到 “左翼阵线”领导人乌达里佐夫有可能成为俄共领袖久加诺夫的接班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