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要自由不要古拉格 莫斯科万人上街呼吁释放政治犯


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这个星期天再次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游行。在不要古拉格监狱,以及打到秘密警察政权的口号声中,示威者要求释放政治犯。俄罗斯知识界人士说,随着普京政权不断收紧社会控制,越来越多的反对派人士或被迫流亡国外,或被投入监狱,政治犯问题变得日益尖锐,俄罗斯社会应给予更多关注。

*莫斯科市中心反政府大游行*

成千上万的俄罗斯民众这个星期天再次走上莫斯科街头参加了反政府示威游行。示威群众首先在莫斯科市中心的普希金广场附近集合,然后沿着林荫花园大道行进到屠格涅夫广场。持各种不同政治观点的几乎所有的反对派势力,一些人权组织,生态环保团体和社会组织都参加了这次游行。俄罗斯著名反对派人士纳瓦尔尼,前政府副总理尼缅佐夫,雷日科夫,最受欢迎的作家贝科夫等人都参加了这次游行。

莫斯科警方说,参加游行的人数不到5千人。但游行组织者认为,大约1万2千人参加了这次游行。

*不同党派 多种口号*

游行队伍中除了有大量的代表不同党派和组织的旗帜外,还有许多讽刺嘲笑普京政府的漫画,标语。一些示威者手中举着目前流亡国外,或是被关押的政治犯的肖像。游行群众边走边不停地高呼口号。

这些口号有:打到(秘密警察)契卡政权,要自由,不要古拉格(监狱),释放政治犯,俄罗斯不要普京,普京是小偷等。

*关注政治犯问题*

这次示威游行的主要诉求是释放政治犯。俄罗斯著名互联网活动人士安东-诺西克说,虽然今天的政治犯人数无法同前苏联相提并论,但政治犯问题变得日益尖锐,俄罗斯社会应更多关注。

大赦国际曾多次呼吁俄罗斯当局立刻释放所有政治犯。这家著名人权组织几天前发表声明呼吁更多的人参加这次游行。声明说,参加游行不但支持政治犯,同时也是为了捍卫公民自由表达自己政治观点的权利。

随着当局不断收紧对社会的控制并更严厉地打压反对派,一些反对派人士被迫逃亡国外,其他许多人被捕。光是在普京去年就职总统前夕莫斯科5月6日的那次反政府示威中,就有数十人被正式逮捕起诉遭到审判。

*恐怖气氛和新古拉格*

莫斯科电工萨克松诺夫胸前挂着两块标语牌,分别写着俄罗斯目前的监狱体系就如同苏联时代的古拉格,以及停止卑鄙手段迫害政治犯。萨克松诺夫说,朋克乐团成员娜佳因为在莫斯科的救世主大教堂中演唱抨击普京和东正教会歌曲被判刑。娜佳最近写信揭露并绝食抗议她服刑监狱中的非人道和非法行为。

萨克松诺夫说:“从娜佳的信中可以看到,那里的恐怖气氛就如同斯大林时代的古拉格集中营。当然,今天监狱中的死亡人数无法同古拉格相提并论,但恐怖气氛保留了下来。”

萨克松诺夫说,苏联时代的持不同政见者们把每年的10月30日设定为政治犯日。两天后他将到莫斯科前克格勃,也就是目前的联邦安全局总部大楼前举行单个人示威呼吁释放政治犯。

*反对派被关入精神病院 克格勃手段重演*

莫斯科的一家法院最近判处反对派人士科先科去精神病院强制接受治疗。科先科参与了去年5月6日的反政府示威。参加星期天游行的科先科的姐姐克谢尼娅手举着兄弟的肖像说,过去克格勃惯用的手段是指控持不同政见者患有精神疾病并把他们关入精神病院,现在当局使用完全相同的手法迫害反对派。但克谢尼娅说,社会上有非常多的人在帮助他们,关注同情他们的命运,因此她不感到孤独。

克谢尼娅说,他们已经提出上诉,正等待上一级法院的裁决,因此科先科仍被关押在监狱中,尚未被送到精神病院,但她为自己的兄弟感到自豪。

克谢尼娅说:“他的健康状况还不错,他也在试图保持良好的情绪,他这样做很棒,展示了自己的勇气。”

*保护北极生态 释放绿色和平成员*

30多名来自世界各国的绿色和平组织成员上个月曾乘船示威抗议俄罗斯在北极地区开采石油污染环境被捕而关押至今。参加星期天游行的知名社会活动人士,莫斯科郊外捍卫希姆基森林运动领导人切里科娃说;

切里科娃说:“我非常高兴莫斯科能有这样多的人参加今天的大规模游行要求释放政治犯。我们的主要口号是立刻释放捍卫北极生态的环保人士。我们手中的白色折叠纸船象征着北极。”

*公民社会趋于活跃*

切里科娃说,俄罗斯有35个城市星期天都举行了相类似的活动要求释放绿色和平组织成员,这说明俄罗斯公民社会趋于活跃。

正在兴建的莫斯科到圣彼得堡的高速公路因为穿越希姆基森林破坏环境受到当地居民抗议。切里科娃本人和她领导的组织的活动多年来一直受到俄罗斯社会的关注。

*示威者:普京领导俄重复苏联解体命运*

参加星期天莫斯科游行的一名来自俄罗斯科学院的学者说,普京带领俄罗斯走的不是一条正确的道路。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俄罗斯将重复苏联解体的命运。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俄罗斯大使馆前,以及俄罗斯主要城市萨马拉等地,当天也举行了要求释放政治犯的示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