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母亲进京探儿 被当成上访遭劳教一年


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今年初进京探望儿子,被兰州警方当成是上访,强返回老家劳教一年。郭大军发微博求助,激起中国社会极大反响。


*辛酸泪*

北理工研究生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2012年春天进京探望儿子,却被兰州警方遣送回老家投入劳教所。郭大军万般无奈,只好于11月20日发微博向公众求助。

郭大军在微博说:“50多岁的妈妈背着家乡的油饼、核桃到北京看我,回家时在北京火车站候车大厅由于衣着破旧被以为不法分子,查身份证后,由于曾经上访过,被认定再次上访,被兰州市公安局带回兰州,劳教一年并拒绝亲属探望。”

郭大军的微博立即被中国网民转发数千次,同时引起中国媒体的关注。新京报发文痛斥:岂可如此随便地劳教探望儿子的母亲,并质问“想关就关想放就放,其背后的理由可能公正吗”?北京青年报采访郭大军,形容他是一个1983年出生、再普通不过的理科男,腼腆而不善言辞。仅仅北京青年报这一篇有关郭大军母亲被劳教前因后果的报道,就有5万多名网友跟帖评论。

中国网民纷纷发帖斥责兰州警方“荒唐”,赞扬郭大军“孝顺”,有网友表示“心酸”、“痛心”、“无能为力”,也有网友说,“为了不成为下一个郭大军,转发”,更多的网友则是在批评兰州公安无法无天,要求废除劳教制度。

网友“罔庞”说:“兰州一妇女被劳教,中间被放出,后再被抓入,无任何正式程序和通知。劳教在此纯粹成了儿戏,变成现代版的‘以言代法’”。

网友“乐斋居士静心居”说:“看着这些信息,心就像被揪了一样,这就是这个国家繁荣背后的黑暗,以前在小说中看到这样的情节,还在祈祷这是夸大的,但现实告诉我这就是现实。”

网友“东坡年少”说:“劳教?为什么上访,地方政府司法不独立,不是政府的制约者而是擦屁股的!!根本就是地方政府权力过大,集中于行政上,不改变这种情况,上访断不了,劳教也只能在中国大地上演。”

*血压高?*

身处舆论漩涡中心的郭大军显得冷静、克制。他对美国之音说,他已经在北京聘请律师,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由于律师的嘱托,他不能透露律师姓名和联系方式,不过这位律师周日或周一将启程前往兰州皋兰开始此案的调查取证工作。

郭大军说,虽然劳教所仍不允许家人与母亲见面,但当地信访局局长已经前往看望郭大军母亲,并告知了情况。

郭大军说:“他们那边不让我通电话,但是我听那边信访局的局长去女子戒毒劳教中心看我妈妈的时候,他说我妈妈正在输液,他说我妈血压有点高。我说,血压有点高可以见亲戚,他说,他怕(我妈)见到我爸之后情绪激动,血压又上来,他说,那边好不容易,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妈血压降下来。”

郭大军说,他母亲在京探望他期间坚持锻炼,连过去晕车的毛病都没有了。而他的父亲从其他渠道得知,他母亲这回被劳教后被打了,伤得很严重,这可能是造成母亲血压突然高起来的原因。但郭大军说,他无法证实母亲被打的消息是否属实。

*荒唐言*

郭大军说,20多年前,家里因为土地问题与村里发生纠纷,后矛盾不断激化,母亲赵梅福从大约15年前开始上访,屡遭处罚,2010年5月14日兰州警方判处赵梅福一年劳教,但因身体状况,母亲只在劳教所呆了一个星期左右就被放出。这次母亲被再次关进劳教所,郭大军家人收到的是通知书竟是2010年5月14日签发的同一张通知书,只不过是在落款部分有人用手写添加了新的劳教期。郭大军在网上发布了这份劳教通知书。

兰州皋兰公安11月21日发布有关情况说明。警方说,因赵梅福多次被治安处罚,2010年5月市劳教委对其做出劳动教养1年的处罚决定,但因查出赵梅福患有高血压、子宫肌瘤、胆结石等疾病而未以收容,暂未执行劳教。公安在说明再次劳教赵梅福时说:“2012年11月,我局经回访调查,发现其多次到北京,我局立即报请法治部门批准,并于2012年11月12日将赵梅福从北京接回并投送劳教所。”但是,公安的说明并没有解释为什么使用2010年的通知书,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要手书添加新的劳教日期。

郭大军对北京媒体说,母亲第一次被劳教,他当时找媒体,记者报道了他家的情况。当地政府可能是迫于压力才放人的。

*不绝望*

郭大军对美国之音说,母亲被二次劳教,他曾经希望能够低调处理,但是迫于无奈,只好上网寻求帮助。他说,发出求助微博后,他收到很多人的短信,有的短信写得很长,看得出一片诚心,让他非常感动。郭大军说,学校的同学、老师、法律援助中心都以各种方式向他伸出援手,并建议他理性冷静处理,不要因此事对家人、对自己的前途造成损害。

郭大军说:“我觉得最后就没有那么绝望了,感觉到温暖,感觉到一个小家庭的不幸让我感受到大家庭的温暖。”郭大军表示,只要妈妈平安回来就好,他将养着母亲在北京好好过日子。

重庆当局刚刚释放了因为转发微博被劳教的村官任建宇,现在舆论呼吁兰州公安尽快释放郭大军的母亲赵梅福。郭大军母亲进京探望儿子被当成上访人员劳教,再一次令中国民众质问劳教制度的违法性和随意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