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3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以智能发展障碍代替弱智说法在美国兴起


白宫幕僚长最近就媒体揭露他在一次闭门会议上骂人是“白痴”,而向美国残障人组织道歉,并誓言要加入到呼吁停止使用“白痴”一词的活动中来。残障人组织在试图把“白痴”一词改为“智能发展障碍”方面进行了多年的努力,如今已经初见成效。

白宫幕僚长伊曼纽尔去年在白宫举行的一个闭门会议上骂自由派人士是“白痴”,因为他们计划出广告抨击反对健保改革的保守派民主党人。这个消息最近被《华尔街日报》披露后,在美国上下引起广泛争议。伊曼纽尔不得不就自己口不择言而伤害残障人的感情,向包括美国特奥会在内的残障人组织道歉,并承诺要加入到这些组织呼吁停止使用“白痴”一词的活动中来。

很长时间以来,智力上有残障的人在美国一直被称为“弱智者”,俗称“白痴”。人们在私下交谈中若对某人不满,常常会使用这个说法。但是,残障人权利组织指出,这个说法对智障人构成了贬低和污辱,因此竭力主张通过立法把“弱智”的说法改为“智能发展障碍”。

美国智障者协会北维吉尼亚分部执行主任吉尔·伊格勒本人就是一位智能发展障碍者。据她介绍,他们经过3年的努力,终于在维吉尼亚州的人员服务部门,把弱智的说法改为智能发展障碍。

伊格勒说:“我们希望被称为‘智能发展障碍者’,而不是‘弱智者’。虽然我们自出生就被诊断有这种缺陷,但是,‘弱智’的说法很伤我们的感情。在维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县,很多患有‘智能发展障碍’的儿童被他人接受很难,因为没有‘智能发展障碍’的孩子把他们称为‘弱智’,‘白痴’,以为这种说法天经地义,这是不对的。”

伊格勒今年33岁,和父母住在一起。她说,她为自己是智能发展障碍者这一事实而自豪:“我的社区给了我很多爱。我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我的父母,我母亲的姐妹、我的两个兄弟,他们随时都在保护我。我还有一个1岁的小侄女,她很快就会有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了。这个大家庭给了我很多爱。他们都按我的本相接纳我。”

据美国智障者协会智障政策协作部主任的保罗·马尚介绍,他们和全美其它智能发展障碍组织一起发起把“弱智”改为“智能发展障碍”的运动已经有10多年了。有关法律现已提交国会审议。但是,他强调,“弱智”一词的修改主要是在教育、就业和研究领域,而不在医疗补贴、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等各项保障权利方面。

马尚说:“我们所做的仅仅是改变用词,以一个说法代替另一个说法而已。我们不是要使更多的人可以享受上述保障权利,更不是要改变这些项目的服务体系。 我们这么做主要是出于‘智能发展障碍者’以及对‘弱智’的说法不满者的利益。这些人在争取说服国会议员以及其他政策制定者改变‘弱智’的说法方面走在斗争的前列,他们试图让人们知道,这个说法与我们的社会是格格不入的。”

马尚表示,他们不仅希望修改联邦和各州法律,同时期待在日常对话中也能纠正错误的说法:“有人说别人‘弱智’时,其用意是要贬低被说的人,还有些人不假思索就这么说了,没有想到会伤害别人。我们采取的一个对策是教导公众使用正确的说法。我们不知道,改变这方面的法律是否会改变人们的说话方式。有些人每天或大多数时候都在使用仇恨言论。由于他们生长的环境就是如此,因此行事为人也就如此。这个法律是不会改变这种人的行为的。但是,我们盼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在学校接受了这方面教育后,就不再使用或减少使用‘弱智’的说法。”

《华盛顿邮报》的报导指出,以往,智商测试低于70或75的人就被诊断为有智能障碍,这使得这些人发表演讲或辩论议题更为困难。但是,越来越多的智能发展障碍者,开始效法黑人、妇女以及其他组群的榜样,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报导说,对受到良好教育和更有组织的新一代智能发展障碍者来说,改变“弱智”的说法,是他们的头等大事。他们最近在立法上所取得的一些成就,显示出他们作为一支政治队伍的效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