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慕容雪村:多名异议人士被揭‘前世今生’似幕后有人


近日一部《慕容雪村的前世今生》的系列文章在推特平台广为流传。文章把慕容雪村描述成一个性关系混乱、虐妻和贪恋敛财的伪君子。有评论人士把这部系列文章称为“某团伙炮制的系列抹黑‘文章’”是当局上演的“一幕丑剧”。

*编排雷同*

慕容雪村9月8日对美国之音表示,在有关他的“前世今生”文章之前,网络上还有其他异议人士的“前世今生”抹黑文章。这些描述政治异议人士“前世今生”的文章,其语气、编排方式都大致相同,慕容雪村认为,即使这些“前世今生”不是出自同一个团队,至少也有一个共同的核心人物在幕后策划或提供资金支持。

慕容雪村是中国知名作家和中国执政党的批评者。慕容雪村本名叫郝群,山东平度人,1996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2002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天堂向左,深圳往右》等。慕容雪村2009年卧底江西传销集团,写出《中国,少了一味药》。他也因此获颁2010年人民文学奖的“特别行动奖”。

慕容雪村对媒体表示,这部系列文章中除了他的出生日期、中小学名字是准确的,其它描述都像是蹩脚的幻想小说。有权力保留公民个人资料的只有政府。

*敢言表态*

慕容说,推特流传的这部系列文章,从近的原因看是针对他今年五月参加纪念“八九六四”讨论会的抹黑行动。事实上,从他的新浪微博被销号之前的三年时间里,慕容发表了20多万字的微博文章,其中大部分文章都是对现行制度的评论。慕容雪村认为,这一次的大规模抹黑行动,应该是他近年来在微博发表大量评论时事政治的文章引发有关方面不满而累积的结果。

记者:我看了报道您觉得这是因为您参加了(今年)五月的家庭研讨会,关于六四的。

慕容:如果讲最近发生的事情,那么就是这个事情,包括我后来发表的“我的投案自首”,可能是最大的事情。他们因为这些要对我采取动作。

记者:其实自从有了公共平台之后,您发表的关于对时事看法的累积的结果。

慕容:对,差不多也是这样。我在微博帐号被注销之前,大概在三年多一点的时间里,我发表了将近20万字的微博文字。其中很大一部分都属于对中国的政治制度、对时事的评论。后来我这个帐号被注销了。

慕容对记者说,单从一条微博可能看不出实质的内容,可是要把20万字的微博连贯起来,可以看出他表达的非常明确的立场。

*推特转发*

此前,网络评论人士温云超、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和加拿大的盛雪等人都被披露过“前世今生”,慕容说,这些人的“前世今生”都是被重点揭露他们糜烂的性生活、贪图钱财等。而文章又非常一致地对异议人士的政治立场进行攻击。这些抹黑文章选择的传播途径无一例外的是在海外网站发表,经过推特平台转发。慕容分析,这些人在中国的防火墙里被禁止发声,推特是他们的主要发声平台。因此文章炮制者在推特大量转发“前世今生”,可以起到败坏异议人士名声,减弱他们号召力的作用。

“不管是胡佳、温云超、我还有盛雪,都是在防火墙之内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所以他们大概认为没有必要在墙内抹黑,反而让中国人知道了有这样一些人。这些人主要的发言平台都是在墙外,在推特上。所以这部分抹黑的文章几乎都是在推特上广泛传播的。”

*攻击预演*

《纽约时报》9月8日报道,这部抹黑慕容雪村的十集系列文章被至少100个推特账户转发了一千多次。独立专栏作家项小凯指出,这篇系列文章的链接被同一个推特帐号转发了至少5遍,说明这是一次针对慕容雪村有组织的抹黑行动。

项小凯近期在东方报业集团网站《东网》发表文章认为,这些消息在推特上的传播很不寻常,似乎“是一次针对推特中文社区的某种预演”。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