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哪里是家?”中缅边境难民访谈


缅甸边民逃离战火纵横的果敢首府老街,到达曼德勒高速公交车站。(2015年2月14日)

缅甸边民逃离战火纵横的果敢首府老街,到达曼德勒高速公交车站。(2015年2月14日)

从2月9日打响第一枪至今,战争已持续12天了。

果敢战事已造成三万余果敢华人流离失所。约76%的难民居住在中缅边境线上,背靠中国,避免炮击和空袭,是难民们从中国得到的主要庇护。

还有许多难民等待救助

曾经住在老街的果敢华人杨老二的家被炮火轰到了边境线以北。

2月13日,是杨老二第一天搬进位于125界碑的难民营。

“就是人多,”他说,“但是(居住环境)还算可以,绿化也比较好。”

一日三餐,有菜有肉——这是杨老二对难民营生活的评价。他说,每天8点起床,早餐是粥和面包。中午吃饭的时候可以在规定范围内活动。下午5点半左右是晚饭时间。每天这样循环往复,对于这里的难民来说,安全就是最大的安慰和满足。

125界碑附近的难民营位于云南省境内,小棚子一个接一个呈长条状的分布在边境线上。杨老二估计这里约有一万六千多难民。他说在不和中国接壤的缅甸边境线上还居住着七千多难民。这些都属于已被中国政府安排救助的。

“我想表达的是,125(界碑)这里是难民很多,但是除了这个地方,还有很多地方的难民是没有被规划的,就是没有被救助的。”杨老二呼吁国际社会更多的关注这些人。

他说,这些没有被救助的难民散落在山村里边,住的是自己搭的简易小棚子,三餐得不到保障。他听说这些散落的难民加起来大概有将近三万人。

这个冬天,无论缅甸还是中国的边民们,都从未感觉与战争如此贴近。2月14日下午,军队在老街疯狂的扫射迫使无数当地家庭天人永隔。杨老二的家人一开始是不愿意搬进难民营的,他们割舍不下那幢住了一辈子的老房子。

“但是后面听到缅甸的人开始攻打,屠杀百姓,就进来了。”杨老二说。

2月14日至17日发生在老街的扫射民众事件目前已被证实属实,但无法证实是否如果敢反政府武装发言人宋先生所言是缅甸政府军所为。

亡者中有一位李姓中国籍边民

果敢反政府武装发言人宋先生称,他们刚刚失去三名果敢士兵,而缅甸政府军的伤亡数约有130余人。目前这一数字无法得到证实。

缅甸国防军总司令部妙吞乌中在2月21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果敢地区局势正趋于稳定。在迄今为止的战斗中,政府军官兵有54人死亡、105人受伤,果敢武装有72人死亡。

而据宋先生提供的数字,自开战起,果敢武装的阵亡数共八人。

宋先生还称,2月14日至17日发生在老街的扫射事件中,死者有一名李姓中国籍边民。

他说,“有一位是中国籍的。是两夫妻。老公被射杀了,他老婆要去收他的尸体,然后缅军就不让收,还打她。然后尸体就被他们用一个三轮摩托车拖走了,被缅军。到现在还没找到他的尸体。”

在谈到现场情况时,宋先生回忆说,他认识的一位名叫李正祥(音译)的果敢华人也死于该事件。

“他和老婆他俩一起好像从山区里回来到老街,还有一个孩子。他们那一票好像是同时是30个人,被缅军捆绑着,然后一起扫射死了。”他说。

在战争面前,普通百姓总是脆弱的。

如今,杨老二已经在难民营住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即使有吃有喝,他也并不开心。在果敢战火燃烧的这个冬天,他总是想起那些和他天人相隔的朋友们。战火模糊了他们的笑容,也映照出一个悲哀却必然的事实:除非和平降临,否则他就和他们一样,再也回不去自己的家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