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4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缅甸民主化将如何影响中国?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到场参加议会会议(2015年11月16日)

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到场参加议会会议(2015年11月16日)

在缅甸今年11月初举行的大选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取得压倒性胜利,并且在新议会中取得绝对多数席位。缅甸执政党巩发党和总统登盛承认大选失败,接受选举结果,军方也表示接受选举结果。世界舆论普遍认为,未来的缅甸将走入昂山素季时代。各国政府都对缅甸的最新发展十分关注。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系列社评,认为“缅甸政党轮替不会损害中缅关系”。社评说,“缅甸选后的两大看点除了政权如何过渡,就是缅甸的对外政策是否会发生调整。其中缅甸对华关系的受关注度最高。”

澳门大学教授王建伟(资料照片)

澳门大学教授王建伟(资料照片)

澳门大学政府与行政学系教授王建伟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北京官方的反应还是比较冷静和慎重的。王建伟说:“因为这个结果肯定是他们可能已经预料到的。缅甸要‘变天’这件事从习近平邀请昂山素季来访问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北京是有准备的。当然象《环球时报》等一些媒体写一些评论来对缅甸大选进行评估,我想这些也是很正常的,中国方面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缅甸长期以来是与中国关系比较紧密的一个国家,现在缅甸国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动,当然会引起中国方面的关注。但是总的来看,对中国也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

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泮池对美国之音说:“政治民主化将是缅甸未来政局发展的主流方向。缅甸全国大选,注定要浓墨写进历史。 缅甸在去军人政治的道路上又实现了一步跨越,缅甸可能迎来一个新的起点。”

缅甸是中国的近邻和和传统友好国家,一些中国民众对缅甸发生的政治改革感到欢欣鼓舞,纷纷在互联网上对此发表感慨和评论。有中国民众在互联网发微博表示:昂山素季、甘地、马丁·路德·金等这些伟人改变了历史,也造福了人民。“他们让残酷的政治进程变得平和安详没有战争杀戮,他们的国家何以如此的幸运?”更有人写道:“心里酸酸的,我们何年何月能拥有决定自己国家命运的权力?缅甸人民真的好叫人羡慕。”

针对中国公众对缅甸大选结果的评论,澳门大学教授王建伟表示,中国一些持自由主义观点的人士自然会想到,象缅甸这样一个军政府领导的国家都出现了这样的政治变革,当然他们也希望类似的民主改革也会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一些反应也是可以预期的。

王建伟说:“也有一些民众有这样的看法:缅甸选举民众踊跃参加,投票率在80%以上,这是因为他们长期在军政府的统治下,受到长期的压抑,对民主的渴望一下子喷发,就像阿拉伯之春一样。这些民众也会理性地思考,缅甸的这种‘激情’过后该如何走,全国民主联盟是否能够在昂山素季的领导下,使缅甸成为一个稳定的国家,还是有一些疑虑。的确这其中还可能有不少变数。”

中国政府曾长期支持遭到国际孤立的缅甸军政府,而西方政府和民间则力挺常年遭受软禁的昂山素季。如今,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将要成为议会的多数党。

缅甸的变天将对中缅关系和双方的外交政策带来何种影响?

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泮池 (李泮池本人提供)

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泮池 (李泮池本人提供)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泮池说,预期中国将一如既往地同缅方发展传统友好关系,开展全方位互利合作,支持缅方依法推进大选后各项政治议程,保持国家稳定和长期发展;因为这样做符合两国的共同利益。而即将产生的缅甸新政府也会继续保持亲北京的路线。

李泮池说:“缅甸新政府不会改变与中国结盟的路线。缅甸需要北京提供国际保护,中国需要缅甸的原材料,以及通往印度洋的战略通道。 无论谁上台都不会改变这一点。并不是说缅甸的将军们对中国有好感,这只是一种出于实际需要的联姻。中国从缅甸进口多种原材料,并对缅甸的能源项目进行了大量投资,正在修建的从缅甸通往云南的油气管道将成为重要的能源管线。在某些方面,中国已经对缅甸形成了依赖,而缅甸则在努力消除中方的不安全感。”

《环球时报》的社评说:“过去缅甸受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制裁,从而‘倒向中国’。西方制裁逐渐取消后,缅甸站到了美国同中国的‘中间位置’。新位置仍有继续微调空间,但它的战略意义已有大框架的限定。”

西方有分析认为,中国十分担心缅甸会“倒向美国”,而缅甸的民主化也是北京政府不愿意看到的;因为北京担心缅甸的民主化会激发中国民众渴望民主的欲火喷发。

澳门大学教授王建伟认为,缅甸毕竟是个很小的国家,从规模上来看应该不会对中国的内部带来很大的影响。王建伟说:“缅甸对中国的影响还要看缅甸民主化的发展方向。如果缅甸的民主化发展导致社会稳定,各方面发展都得到改善的话,那么给中国带来的是正面的效应。”

王建伟说,缅甸民主派虽然现在取得大选胜利,但是其执行力、执政能力显然还是没有经过考验。民主派虽然大选取得胜利,但是民主派还是要和军方等方面有一些妥协。

“我甚至还有些担心,从昂山素季的一些言论来看,如果她真的是要‘整碗端去’的话,可能会引起军方的一些反弹;可能会造成国内的一些政策不稳定。如果这种情况发生的话,可能对中国的影响就是反效果。”

国际关系学院李泮池教授说,奥巴马执政后,华盛顿开始尝试缓和与缅甸的紧张关系。美国对缅甸的政策新动向曾经一度让中国领导人感到为难。中国一些学者和老百姓对此也感到担心,如果美国和缅甸的关系正常化,必将危及中国的安全战略。

李泮池表示:“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中国政府在缅甸大选前邀请昂山素季访华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的。也就是说,中国早在半年前就布局‘缅甸大选后时代’,这对缅甸民盟方面来说,也是稳定周边的重要外交尝试。”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学者认为,缅甸新政府将会与西方国家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但同时也会避免疏远中国。中国视缅甸为“一带一路”规划的重要伙伴,中国同时也是缅甸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缅甸民主化不太可能对中缅关系有太大影响,缅甸也“不存在对华变天的动机和能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