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缅甸人为什么反对中国投资的水电站


进入2015年下半年以来,又一座在缅甸境内、由中国公司领投的大型水电站项目持续遭到当地居民的集体抗议。从村民抗议的理由到事态发展的趋势上看,反对活动很大程度上与2011年的密松水电站事件颇为相似。缅甸是一个十分缺电的国家,而境内的水利能源蕴藏量却非常丰富,大规模发展水电应该是这个国家的一项战略方针。但是,政府的不透明运作及其与少数民族武装的政治军事冲突,都使得缅甸政府制订的电力发展计划迟迟不能得以实施。

东南亚第一大水电站

位于缅甸东北部掸邦境内的孟东水电站,由中国、泰国、缅甸三国联合开发,中方联合体由三峡集团(领投方)、南方电网公司和中水集团组成,占股56%,泰国产电机构国际公司(EGATi)占股30%,而缅甸政府和缅甸IGE公司则占14%。水电站的规划发电量为7100兆瓦,预计投资约100亿美元,建设工期为15年。建成之后,孟东水电站将成为整个东南亚装机容量最大的水电站,超过密松水电站的6000兆瓦。

与缅甸克钦邦境内的密松水电站(中国电力投资集团领投)一样,孟东水电站也将采取国际上普遍使用的BOT模式(Build-operate-transfer,建设-经营-转让),即合资公司负责修建、运营30到40年,然后将水电站全部转交给缅甸政府。运营期间,缅方将免费得到10%的发电量,其余90%将分别销往中国和泰国。

孟东水电站的合作方于2011年初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开始了前期工作。不过,当年9月,由于密松水电站遭到抗议而被无限期叫停,中国对缅甸的投资在此后的三年内急剧萎缩。孟东水电站项目也被搁置了一段时间,直到2015年初,项目才得以继续推进。哪知,刚刚重新启动,又遭遇了当地居民的大规模抗议。

电力穷国和水电蕴藏量大国

缅甸地处热带季风气候区,境内河流众多、雨量充沛、水能资源丰富。根据中国电力部门的估算,缅甸全境的水能资源储量为6万兆瓦到10万兆瓦,而目前已开发的水力资源却不及储量的百分之一。

正因为水力资源的未充分利用,缅甸全国目前的用电主要仍以燃气燃煤发电为主,电力短缺状况严重。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2014年,缅甸只有70%的家庭能够有限的使用电力,而以电灯照明的用户仅占总人口的32.4%。除了仰光、曼德勒等几个主要城市可以保障大部分民用电外,其他广大地区还只能有限使用电力,这对于强烈希望吸引外商投资的缅甸来说,面临着巨大的基础设施瓶颈。

此外,由于水力资源未能得到有效的运用和管理,缅甸境内水害频发。2015年夏天发生的巨大洪灾使西部和北部大片地区的耕地和民居遭受了严重破坏。

当地居民的反对理由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资源丰富却电力缺乏的国家,其境内的水电站项目却接二连三地遭到当地居民的抗议。这些遭到抗议的事件不仅限于中国公司投资的项目,缅甸南部地区由泰国、日本等国投资的水电站也遭遇到同样的问题。不过,中国公司所遇到的问题更复杂一些。

孟东水电站站址位于掸邦南部的萨尔温江(中国境内称怒江),当地百姓主要以掸族(中国称傣族)和佤族为主。建设区内的居民从今年7月开始,接连在掸邦的大、中城市集会示威,要求项目停建。中泰缅三方委托的澳大利亚咨询公司 —— 雪山公司(Snowy Mountain Engineering Company,SMEC)在进行项目评估时也遭到抗议。9月9日,部分当地居民向雪山公司发出公开信,信中表示,水电站的修建将会淹没大量村庄和耕地,将使世代生活于此的百姓背井离乡,并对当地社会、自然环境、珍贵历史遗迹(包括一个有700年历史的佛塔)造成破坏。

缅甸政府军已经开始向电站地区增兵,理由是保护站区的安全。2011年8月,4名中国水电勘察技术人员还曾在孟东水电站区域被不明身份人员绑架,扣留了近3个月后才被释放。当地民众表示,他们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战火,刚刚迎来短暂的和平,电站的修建将会加重政府军与附近少数民族武装之间的紧张气氛,在全国停火协议尚未签署之际,难免会引发军事摩擦或冲突。今年7月,雪山公司试图进入佤联军辖区境内考察时,也被佤邦政府以该地区政局不稳定为由拒绝其入境。

背后原因

面对缅甸巨大的水能开发潜力,中国的大型水电公司纷纷跃跃欲试。目前,计划中的中缅合作开发水电站项目在萨尔温江上有六座,在伊洛瓦底江上游有七座。中方主要的参与公司有南方电网、华能集团、中电投、三峡总公司、大唐集团等国字号企业。凭借多年的境内境外投资项目经验,这些国字号公司在缅甸的投资一般都会有完整的可行性研究,成本预算中也一定会有拆迁征地补偿等与当地百姓切身相关的条款。其实,中国公司近些年来,不仅会考虑到以上这些直接成本,还会照顾到当地就业、新建社区配套设施,甚至宗教建筑整体平移等具体细节。

但是,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对当地居民的补偿款项却大多由缅甸合作方来执行,而真正有多少补偿金能够落到当地百姓的口袋中,往往不是中国公司可以掌控的。缅甸民众抗议活动所表达的诉求往往是由对其政府暗箱操作的不满而引发,其他诸如生态环境保护、宗教感情等因素则大多是由“群众运动组织者”煽动出来的,并非根本性因素。

而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缅甸国内的政治环境。中国企业与缅甸政府企业或政府部门合作,往往会在缅方的压力下,避免或甚少与缅北的少数民族武装沟通。而这些少数民族武装也会因为未能从其境内的大型项目中分得一杯羹而多少有些心怀不满。密松水电站的下马,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克钦独立组织在被中方冷落后,从背后鼓动民众,使抗议升级。孟东水电站早晚也会涉及到附近佤联军、克伦武装、南掸邦军等组织的利益而受干预。

少数民族武装不仅不能从这些项目中得到实惠,反而还会因政府军以保护水电项目为名派驻大量部队而感到备受威胁。密松水电站项目中,缅甸政府军就借机大举进入克钦邦,后又以克钦阻挠电站推进为由向克钦独立军开战,致使克钦境内停战17年的和平局面被打破,战争一直延续至今。目前,缅甸政府军已经在孟东水电站周边地区增加了驻军,兵力比几年前提高了3倍。

多项国际投资风险评估机构的报告将缅甸境内的投资风险归咎于缅甸政府治理能力不足,这种不足不但体现在处理民族宗教纷争上,也体现在官僚阶层专业能力低下,腐败现象严重。风险评估机构频频将缅甸列入不利于大型投资的国家名单之中,而中国企业的这些大型项目还多是于缅甸改革前谈成的结果,至于缅甸改革之后的政策不确定性却往往没有被中国企业所预测到或引起足够重视,如此,中国投资项目处在缅甸民众抗议的风口浪尖上也就不足为怪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