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缅甸新闻业者呼吁新政府进一步开放媒体


随着民主选举的政府在缅甸执政,缅甸进入了新的时代。不过,新一届政府也面临着诸多的过去遗留下来的问题,新闻自由就是其中之一。缅甸的新闻从业者被骚扰和监禁可以说是传统了。

过去多年来,缅甸并不是独立的媒体人可以容身的国家。不过,在星期二,来自媒体、外交和民间组织的人士聚集在仰光,庆祝了“世界新闻自由日”。

原计划发表主题演说的是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昂山素季,但取而代之的却是缅甸新一任信息部部长佩敏,他谈到了官方对新闻自由的立场。

他说:“我们正在努力提高新闻自由度,但是与此同时,修改我们的法律以及司法和行政实践也很重要。媒体人的努力也是重要的。”

昂山素季的缺席并没有让记者们意外。这位前反对派领袖在她领导的政党本月执政以后,基本没有对新闻界讲什么话。

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禁止党内任何议员同媒体接触,而且至今没有任命政府发言人。

这让缅甸的新闻业者感到担心。

缅甸《前线》杂志主编奥利弗·斯洛说:“全民联竞选时宣称要推动透明化;在任何民主体制里,透明的关键是媒体能够接触政府并且提出问题、甚至是政府眼中的刁难问题。”

在有关新闻自由度的调查中,缅甸的排名仍然落后。总部设在法国的“记者无国界”今年发表报告说,在180个国家当中,缅甸排名143。

这其中一个问题是,50多年前由军政府出台的高压法还被用来关押新闻业者。

《团结》新闻周刊的记者丁山最近刚从监狱放出来。

他说:“不管是在旧政府、还是新政府的影响下,新闻自由还很有限;现在还没有出台一部媒体法,我们还是不能批评军方;要是谁敢批评军方的话,会遭到逮捕;军民关系还存在巨大的鸿沟。”

不过,近几年来,缅甸的新闻界比起军政府时代还是有了相当大的改观。

在2012年的时候,缅甸政府解除了出版前实行审查的法律。这导致了大批报刊的涌现,内容如今由编辑作主。

《缅甸时报》的首席执行官托尼·查尔德说,不能小看这一进步。

他说:“我们周围的很多国家,包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甚至香港,新闻界都在重压之下,而在缅甸这里,我们是在向前走;我们的步子确实应该更快一些,但是在很多方面,我们是东南亚新闻自由的指路灯。”

不过,缅甸的新闻业者说,这盏指路灯仍在风雨飘摇之中,必须用心呵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