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国国家祈祷早餐会引起争议


奥巴马总统在国家祈祷早餐会上呼吁美国的政治领袖恢复文明精神,利用信仰的力量弥合各种分歧,团结在共同的目标周围。但是,奥巴马总统参加这次早餐会本身,也不是毫无争议的。

每年2月第一个星期四,来自美国以及世界各国的政界要人都会聚集在首都华盛顿的希尔顿饭店,举行一年一度的国家祈祷早餐会,早餐会是由基督教团体“团契”组织的。这个早餐会开始于1953年,最初被称为总统祈祷早餐会,到1970年才被改为国家祈祷早餐会。

参加2010年2月4号国家祈祷早餐会的有奥巴马总统、拜登副总统、克林顿国务卿、国会议员以及社会名流,一些外国政要也在其中。奥巴马总统在早餐会上引用已故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话说,爱是唯一能够使仇敌转化为朋友的力量。他把华盛顿的政治形容为“充满嘈杂声的高塔”,以至于失去了上帝的声音。

奥巴马呼吁华盛顿的政客们在政治对话中恢复文明精神。他说:“我们可以在改革医疗保健制度的最佳方案上意见不一致,但是我们肯定都同意,在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任何人都不应该因生病而倾家荡产......我们可以在同性婚姻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致,但是我们肯定都认同,因为同性恋者的本相把他们作为攻击目标,是违背良心的。”

国家祈祷早餐会已经进行了50多年了,历届美国总统、国会议员、外交官员以及社会各界代表都有参加。和往年相比,今年的早餐会尤为引人注目,因为早餐会还没有举行之前,争议就已经开始酝酿了。“华盛顿公民责任和伦理”组织敦促奥巴马总统和国会不要参加。《纽约时报》报导说,星期四,一些宗教和同性恋组织甚至组织起来,在全美17个城市举行对抗性祈祷活动。

争议的焦点是早餐会的组织者-基督教团体“团契”。该组织被指控和乌干达最新提出的一项反对同性恋的立法有牵连,该立法主张因某些同性恋行为判处同性恋者终身监禁,甚至死刑,而提出立法的议员据悉是“团契”的成员。

“华盛顿公民责任和伦理”的主任麦莱妮·斯洛恩对“团契”的隐秘历史以及某些观点感到不安:“这个团契是一个非常隐秘的组织,它和一些被揭露有道德问题的国会议员关系密切,而且不恰当地获得了慈善组织的税收身份。 除此之外,该组织还参与了乌干达的一项立法,这个立法对携带艾滋病毒发生性关系的同性恋者判处死刑,同时对其它同性恋性行为施以终身监禁。”

“团契”的成员之一罗伯特·亨特参加了今年的早餐会。他对奥巴马总统以及克林顿国务卿在国家祈祷早餐会上的讲话表示称许。他特别提到克林顿国务卿讲述了个人的信仰经历,以及信仰在她个人以及公共生活中的重要性。

针对“团契”的指称,亨特表示,这名乌干达议员的确参加过他们的聚会,但不能因为他个人的行为而嫁祸于整个“团契”,这是不公平的,而且“团契”作为一个整体是一致谴责这项立法的。

亨特说:“有些人说,提出这项立法的人是‘团契’的一员,因此,整个‘团契’也就成为可疑对象,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认为,不能因一个人的行为,就把比如说2万5千多人都看作是有罪的。假设我们有一个发号施令的中央控制台,情况可能会不一样。但是,我们没有这样的机构,我们只是因着耶稣聚在一起读圣经而已。我们希望参加者成为更好的公民,更加平安,而且愿意帮助穷人,而绝对不是寻找致人于死地的办法。”

一名美国记者曾经深入“团契”,并且撰写了一本书,揭露了该团体一些令人不安的内幕,引起人们的关注。有些媒体甚至报导说,该组织行动隐秘,缺乏透明度,而且没有设立网站,不提供办公电话,也没有正式发言人。亨特表示,“团契”内部对是否应该增加透明度也在进行讨论。

亨特说:“我们相对比较注重隐私。我觉得,用隐私,比用隐秘,更能说明我们的性质。我们没有什么事情可隐藏的。我们是一个团契关系,而不是一个组织。我们是由友谊联系在一起的,不能因为你和两三个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就说你们是一个组织。但是,我们对外的确有一个供人们捐款的身份。我本人认为,我们应该更加公开, 过去我们没有能做到这一点。我们也许还没有准备好因特网以及24小时的新闻报导的冲击。”

根据亨特的解释,他们的组织之所以更注重隐私,是因为来到团契的人会讲述一些私事,需要他们保密和提供帮助。其次,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他们必须这么做,例如他们在非洲为结束种族隔离制度而从事的白人和黑人的和解工作就需要保密。

乔治亚州梅瑟大学神学院基督教伦理学教授戴维·古什认为,基督徒对世界应该是公开和透明的,那些超隐秘的基督教组织令他不安。

古什说:“我不喜欢看到基督教被人用作扩大个人权力或攀登权力阶梯的工具。另外,这个组织吸收的成员标准也令我不安,它几乎成了一个男性俱乐部。正如我对其它秘密社团感到担忧一样,他们只喜欢施加影响,而不愿意承担责任,外界不知道他们是谁,在做什么,甚至不知道成员是谁。秘密社团的成员彼此忠诚,因此一旦出现错误,就有一个倾向,那就是,互相遮掩,不承担责任。”

古什教授还指出,奥巴马总统在早餐会上的演讲谈到需要恢复公共生活的文明性,学习在意见不一致时,不质疑对方动机、人格以及信仰。古什教授认为,政客忙于玩弄政治游戏、跨党派之间的仇恨以及在解决问题上的软弱无能,导致美国政府以及国家整体效率正在走向衰退。

古什教授表示,奥巴马总统上任第一年,就受到很多挫折,例如支持率下降以及无法通过健保改革法案等。另外,他只在公开场合下去过几次教堂,而且不像前任总统那么多地使用宗教言辞。因此,他在早餐会上表示自己最近祷告很多,从而使人们窥测到他个人信仰生活之一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