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约的前途


在冷战结束后的20多年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一直在争取通过扩大组织和增加新的使命来给自己重新定位。如今,该组织的身份危机进入了一个新时期。该组织的官员正在最后确定“战略概念”,以将这个拥有28个成员国的联盟带入下一个十年。

在当年西方将苏联视为威胁的时候,北约的使命自然是平衡这一威胁。但是,在1989年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以后,北约存在的主要原因就消失了。

自那时起,北约接纳了13个前苏联盟国,并且向巴尔干地区和阿富汗派驻了军队。但是,对于心存疑虑的西欧人来说,这些都不能证明北约继续存在的必要性。

美国海军上将瞻姆斯-斯达夫里迪斯说:“如果北约的任务仍然是在欧洲安营扎寨,等待保卫边界,那么它的存在是现实需要还是历史的记忆就可能是个问题了。但是我们的使命绝不是如此。”

斯塔夫里迪斯海军上将是北约最高军事官员,他在华盛顿的一次聚会上说,北约正在采取重要行动确保安全,防范常规威胁和恐怖主义、海盗和网络攻击等新的威胁。不过斯塔夫里迪斯也承认,北约也有一个弱点。

斯塔夫里迪斯:“我们很善于发射导弹。我们必须更善于把发射导弹的想法弄得更合理。”

北约面对的挑战是让成员国--特别是西欧国家相信,北约对它们的未来很重要。

在前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主持下,一个工作小组向北约官员递交了刚刚完成的新战略概念第一稿。北约领导人将在11月审批这份文件,文件的目的是促进成员国支持北约使命。

奥尔布赖特的报告指出,在变化无常的世界,北约组织是维持稳定的主要支柱。这份报告说,北约盟国必须能对新的、错综复杂的挑战迅速做出反应。

这意味着要在筹划、情报分享以及对诸如导弹防御等新问题的关注等方面加以改善。

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欧洲安全问题专家萨利·麦克纳马拉没有否认这种看法,不过她说,北约并不需要进行一年的协商。

萨利·麦克纳马拉:“我认为必须争取达成共识,这要靠行动来实现。”

麦克纳马拉说,有关官员应该通过提供在阿富汗取得胜利所需的部队、培训人员及装备来显示北约存在的必要性,而不是讨论大多数成员国已经同意的概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