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纳瓦霍羊毛毯


自19世纪以来,编织羊毛毯在美国西南的印第安纳瓦霍部落就开始扮演重要角色,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今天。地处偏远的一家老式杂货店在保护、扶持这个传统的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新墨西哥州西北偏远的纳瓦霍印第安保留区地广人稀,可这家商栈却人流不断。当地的纳瓦霍居民可以在此购买日常生活的必需品,或者将自己的手工艺品拿来代销。

马克∙温特:我很难想象你到底是怎么做出这些来的。

马克∙温特是商栈的老板,他和妻子琳达一起已经经营了十几年。他们这里不仅是个杂货店,同时也象一个社交中心,甚至成为旅游景点。马克专门辟出房间,开办了独特的编织博物馆。他收藏的纳瓦霍羊毛毯超过1000件。

18世纪前后,西班牙殖民者首先开始在亚利桑那和新墨西哥放牧羊群,当地纳瓦霍印第安人编织羊毛毯的传统自那时诞生以后,一直持续到今天。羊毛毯早先作为服装。

马克∙温特:过去的时候,纳瓦霍女人如果织不出好毯子,那根本找不到丈夫,编织是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以后,保暖的功能不再有意义,纳瓦霍羊毛毯演变为供装饰用的挂毯和地毯。马克的商栈所在的托德林纳地区,羊毛毯的编织与其他地方显著不同,被称作“双灰山”风格。菱形是造型的核心。

马克∙温特:我们这块地方的羊毛毯很有名,羊毛的颜色全是天生的。然后呢,商人们鼓励本地的编织者尽可能将羊毛纺得细一些,这样羊毛的色彩层次更丰富。

“双灰山”风格的羊毛毯不使用染料,所有色彩都来自羊毛本身。埃弗琳的羊群在纳瓦霍部落非常出名,她共有70多只,各种颜色都能看到。

埃弗琳∙乔治:我养羊为的是织羊毛毯,为我自己,为我的孙子孙女。褐色,白色,灰色,米黄色都有。

每年大概总有几只羊会变成羊肉,其余都跟埃弗琳一起生活在沙漠深处。埃弗琳用纳瓦霍语与羊群交流。

埃弗琳∙乔治:我跟它们说,别害怕,你们是我的羊。春天的时候我保佑你们,我会从你们那里得到羊羔。为你们祈祷。

埃弗琳和老伙伴弗吉尼娅都出生在1928年。她们拥有纳瓦霍“编织大师”的头衔,一辈子专注于编织羊毛毯。

马克∙温特:这就是埃弗琳的作品,羊毛的颜色在整个纳瓦霍部落最漂亮。你可以看到所有这些羊毛的颜色和层次。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双菱形造型,有两个菱形。在角落呢,她设计了几个8角星。

她们亲手完成所有工序,从整理羊毛开始,纺线,架起织机,然后一根线一根线织出各种造型的毯子。

马克∙温特:下一个就是弗吉尼娅的杰作,她花了两年时间才完成,其中包括大概10英里长、手工纺出的毛线。

每一件优质羊毛毯差不多都要经历类似的艰辛劳作,无数心血凝聚在其中。

弗吉尼娅∙迪尔:从这里到上面这块共用了两天。编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感觉不好,所以已经花了两年时间。

为了表彰弗吉尼娅对保存传统手工艺的贡献,纳瓦霍部落特意为她修建了这座传统风格的八边形小屋。像弗吉尼娅这样的纳瓦霍编织大师在托德林纳地区大约有30位,她们全都住在离马克的商栈20英里的范围内。另外100多位纳瓦霍编织者也分布在此处,她们大多将作品交给商栈代销。

马克∙温特:20年前,我第一次来这块地方调查研究织毯者。我带着一些老毯子来这里,希望搞清楚哪些人编织出这些不同风格的作品。很快,我就爱上了这里的老奶奶们。

1994年,马克从纳瓦霍部落租下了有140多年历史的托德林纳商栈。经过3年的精心准备以后,他的羊毛毯博物馆正式开放。

马克∙温特:我们继续满足这个偏远社区的生活需要,商栈在泥土路的尽头。我们刚好与纳瓦霍部落最好的编织者在一起,所以当其他商栈早已经消失的时候,我们能够幸存100多年。

十几年来,马克与羊毛毯编织者之间不仅建立起稳定的代销关系,他也是这些老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弗吉尼娅∙迪尔:每当我需要食物的时候,我总找他借钱,然后用羊毛毯偿还。他总来不拒绝,特别好。我想他是个好人。

编织羊毛毯是她们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按照尺寸大小、质量高低和编织者名气的不同,羊毛毯的价格从100美元一直到上万美元。

马克∙温特:同样重要的第二个原因是从事编织让她们有文化认同感,她们感觉自己仍然保持着传统,同时刚好具有罕见的才华。

每天都有编织者到商栈来。游客们除了观光购物,还可以学到手艺。克劳迪亚从美国东岸的马里兰州来,她自己也是个编织爱好者。

马克∙温特:我竟然有机会学习使用纳瓦霍的纺锤,太有趣了。

克劳迪亚∙西格尔:你妈妈在旁边笑话我。

克劳迪亚∙西格尔:我觉得羊毛毯是一项了不起的传统,能够传承下来真好。我希望能够有年轻女子继续学习,因为这是一项美好的技能。

托德林纳一带的编织者中70%是老年妇女,很多人因此为羊毛毯手艺的未来而担心。同时,帕米拉这样的年轻高手也在出现。

帕米拉∙布朗:我外婆教给我妈妈,我妈妈又教给了我,我和我妹妹,就这样传下来了。

帕米拉∙布朗:很多艺术家都创作自画像,我觉得织一条类似的羊毛毯会很有意思。

这幅羊毛毯记录着她的婚礼。

帕米拉∙布朗:这个是我,这个是我丈夫。花童,女傧相和其他伴娘。

帕米拉∙布朗:我继续编织,因为我为自己的纳瓦霍背景感到骄傲,能让外婆微笑我非常高兴,我跟她一样爱编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