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5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法律窗口:跨国名画争夺案


犹太裔美国老人玛丽亚·阿尔特曼为了争夺奥地利画家克里姆特六幅名画的所有权,与奥地利政府发生争执并对簿公堂。官司开始于奥地利,后来又转到美国,并且一直上诉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下面的法律窗口,我们就来介绍这起跨国案件最后是如何了结的。

这个案子的案发地是奥地利,和奥地利著名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绘画作品有关。克里姆特1862年出生于奥地利,一生为画过很多肖像画,其中最著名的几幅是为维也纳的社会名流阿黛尔所画。

阿黛尔有一个姐姐,名叫特雷萨,姐妹俩分别嫁给一对亲兄弟。阿黛尔的先生费迪南德·布洛赫·鲍尔是奥地利制糖业的富商。他请克里姆特为自己的妻子画像。据悉,在奥地利的画家当中,克里姆特的绘画是全世界标价最高的,阿黛尔家族所拥有的5幅克里姆特绘画价值大约一亿五千万美元。
奥地利著名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奥地利著名画家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阿黛尔的侄女玛丽亚·阿尔德曼(Maria Altmann)在二战爆发后,流亡到美国,并且成为美国公民。 2011年,她在加利福尼亚州去世,享年94岁。

阿尔德曼在89岁时接受了美国之音法律窗口节目的采访。据她回忆,她的伯父鲍尔本来希望按照太太生前的愿望,把家里的克里姆特绘画捐给奥地利国家美术馆。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一切发生了改变。

“阿黛尔1925年死于脑膜炎,死时只有42岁。她生前立下遗嘱,把自己的图书馆和一些家产捐给维也纳工人和穷人。她在遗嘱里还表达了一个愿望,那就是,她希望自己去世后,她先生把六幅克里姆特绘画捐给奥地利美术馆,这些画是她先生花钱请克里姆特画的,因此属于他的财产。”

1938年,纳粹军队入侵维也纳,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洗劫了鲍尔的房子,侵吞了他的家产,而且把克里姆特的绘画转赠给了奥地利国家美术馆。
玛丽亚•阿尔特曼(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玛丽亚•阿尔特曼(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鲍尔去世前立下遗嘱,要求把他在维也纳的所有家产和财产分给他的侄子和侄女。玛丽亚的兄弟姐妹后来相继去世。她从1998年开始为索回这几幅克里姆特的绘画作品和奥地利政府交涉,均以失败告终。于是,她决定把奥地利政府告上法庭,后来又改变主意,到美国法庭起诉了奥地利政府。

玛丽亚的律师兰多尔·舍内贝克(E. Randol Schoenburg)说:“ 我们最初准备在奥地利法庭提出诉讼。但是,奥地利法庭要求我们支付法庭费,法庭费是根据这几幅画的价值多少来决定的,例如,如果这些画价值1亿美元,那么玛丽亚只是提出索回财产诉讼,就要支付2百万美元的法庭费。这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们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免除法庭费。后来,奥地利法庭同意降低我们的费用,规定玛丽亚只需交付她所有的资产就可以。对于一位88岁的老人来说,这就等于是让她倾家荡产。”
兰多尔•舍内贝克律师(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兰多尔•舍内贝克律师(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奥地利政府说,根据玛丽亚的伯母阿黛尔生前立下的遗嘱,这六幅克里姆特绘画已经捐赠给了奥地利国家美术馆。这些绘画二战期间被纳粹非法侵占的事实,并不能改变它们应该属于奥地利政府的这个现实。

但是,舍内贝克律师指出,阿黛尔在遗嘱中表达的愿望,不具法律效力。

“一个人不能在自己的遗嘱中告诉另外一个人应该如何处理属于那个人的财产。阿黛尔去世之前所做的就是告诉他丈夫应该如何处理属于他丈夫的财产。阿黛尔在遗嘱中表达的这个愿望是没有法律效力的。”

但是,这起案子不仅涉及阿黛尔遗嘱是否合法的问题,而且还涉及美国法庭是否有权审理玛丽亚对外国政府提出诉讼的问题。1952年之前,美国采取的政策是,在美国法庭,外国主权国家可以完全免于诉讼。

不过,美国国会1976年通过的“外国主权豁免法”虽然禁止在美国法庭对外国政府提出诉讼,但是也指出,非法侵占的财产不能够得到豁免,也就是说,如果外国政府违反国际法而侵占财产,人们就可以到法庭上告它。

2003年,玛丽亚把奥地利政府告上了美国法庭。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和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先后做出有利于她的判决。法庭驳回了奥地利政府提出的阻止诉讼继续进行的请求,判定美国法庭有权审理针对奥地利政府的诉讼。

奥地利政府不服,上诉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美国政府在这个案子中支持奥地利政府,因为它担心,美国法庭一旦做出有利于玛丽亚的判决,紧接着有可能会出现一大批涉及二战财产索赔的诉讼。

纽约律师乔纳森·布莱克曼(Jonathan Blackman)支持政府的立场。

“你如何划分界线呢?难道一位英国公民因为在1812年的战争中丢失了一条船就可以起诉美国吗?一旦我们弃规则与不顾,官司就会没完没了。”

代表奥地利政府的奥地利律师格特弗里德·托曼(Gottfried A. Toman)认为,这个诉讼应该由奥地利法庭,而不是美国法庭来审理。

“所有档案和文件都是德文的,所有证人也在奥地利。这个案子唯一和美国有关的是玛丽亚是美国公民。因此由美国法庭审理这个案子是一个错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说,这个案子应该由美国法庭审理,这让人费解。”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04年6月7号以6比3的多数判决说,根据1976年的“外国主权豁免法”,玛丽亚可以在美国法庭对奥地利政府提出诉讼,也就是说,美国法庭有权审理这起针对奥地利政府的诉讼。判决还说,“外国主权豁免法”具有回溯性。这个法律不仅适用于1976年以后发生的案子,也适用于这之前发生的案子。但是,不赞成这项判决的大法官担心,这项判决会对美国和外国主权国家之间的关系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玛丽亚和舍内贝克律师在一起(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玛丽亚和舍内贝克律师在一起(照片来源:Volker Corell)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后,奥地利的一个仲裁法庭在2006年1月17号判决说,克里姆特的这几幅绘画是奥地利政府在纳粹统治期间从维也纳的犹太商人鲍尔那里非法侵占的,因此奥地利政府必须无条件地把它们归还给他的侄女玛丽亚·阿尔特曼。由于双方事先都同意遵守仲裁法庭的判决,因此奥地利政府最后不得不把这些绘画物归原主。2006年4月4日,这些肖像绘画 被带到加州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在那里展出了三个月。

玛丽亚说:“我再高兴和感激不过了,这些绘画终于来到这里,在我居住了很久的家乡洛杉矶落脚,说起来让人难以置信。”

玛丽亚表示,她夺回这些绘画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使正义得到伸张。她也不是要把它们摆放她在自己家中或交给私人珍藏,而是交给艺术博物馆供众人欣赏,因为按照她的话说,这些绘画是属于全世界的。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