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1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为摆脱国际孤立 克里米亚寻求与中国加强关系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举行庆祝活动。普京总统和克里米亚首脑阿克肖诺夫2014年3月在莫斯科红场的庆祝集会上。

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举行庆祝活动。普京总统和克里米亚首脑阿克肖诺夫2014年3月在莫斯科红场的庆祝集会上。

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为了打破孤立处境积极寻求同中国发展关系。在第一批中国游客到访克里米亚后,当地打算开通同中国的直飞航班。乌克兰对中国与克里米亚之间的互动目前保持沉默。但乌克兰总统最近谴责俄罗斯已把克里米亚变成了集中营。

去中国招商

俄罗斯两年前吞并克里米亚曾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制裁。为了摆脱克里米亚的孤立处境,俄罗斯积极推动克里米亚与外部世界特别是与中国发展关系。今年5月份在俄罗斯驻北京大使馆举办了克里米亚招商会,希望能吸引中国投资和游客前往当地。

克里米亚的几名地方高级官员曾前往北京出席了相关活动。参加活动的克里米亚议会议长康斯坦丁诺夫说,这次活动让他非常满意,结果让他意外。

首批中国游客到访 获赠吞并克里米亚纪念章

第一批有组织的中国游客几天前访问了克里米亚。在持续6天的行程中,14名中国游客参观了克里米亚各地名胜古迹和著名的马桑德拉酒庄,并观看了当地鞑靼人的民族歌舞表演。克里米亚旅游官员特别接待了中国游客,并向他们赠送了纪念品,其中包括一枚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10卢布纪念硬币。

俄罗斯和克里米亚媒体把中国游客到访看成是一次突破国际孤立的重要事件加以宣传报道。克里米亚旅游官员说,还将有两批中国游客在11月和12月分别抵达克里米亚。中国游客现在前往克里米亚必须在莫斯科中转,目前正考虑开通克里米亚与中国的直航包机航班。但克里米亚旅游和疗养设施国务委员会负责人切尔尼亚克承认,开通直航包机的前提条件是首先要有客源,另外还必须要考虑乌克兰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反应。

物价贵 服务差 俄国人不选克里米亚

作为苏联著名疗养地的克里米亚旅游和基础设施严重老化落后,急需外来投资。在俄罗斯同土耳其关系正常时,以及没有发生俄罗斯旅游包机在埃及被炸毁事件之前,稍有经济能力的俄罗斯中产阶层通常都愿意去土耳其和埃及旅游而不是克里米亚。他们认为,克里米亚物价昂贵,服务质量低劣。相比之下,埃及和土耳其更物美价廉。许多俄罗斯人过去都不把克里米亚当成主要旅游地。

不敢去克里米亚开办业务

克里米亚目前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受到严重限制。当地居民前往西方国家旅行不能在莫斯科,而必须前往乌克兰首都基辅的西方国家大使馆办理签证手续。俄罗斯各大银行也因为害怕西方制裁,不敢在克里米亚开办业务。俄罗斯媒体最近报道,一些有问题的俄罗斯银行曾前往克里米亚开展业务期望能换取当局好感,以便在俄罗斯中央银行整顿金融市场的行动中,避免它们的营业执照被吊销。但即使如此,由于生意清淡,这些银行也被迫中断业务。

另外,俄罗斯也积极活动,在去年和今年分别组织了法国和意大利议会的极右翼议员组团访问克里米亚,随后对这些事件宣传报道。

转去乌克兰投资 克里米亚首脑被禁访华

中国在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执政期间曾计划在克里米亚大规模投资,建设港口和物流中心。但这一计划后来不了了之。乌克兰媒体不久前报道,中国很可能把在克里米亚的投资项目转移到乌克兰南部港口城市敖德萨实施。一个中国工商代表团最近访问敖德萨时受到了乌克兰地方官员的热情接待。

去年9月普京总统访华时,中国曾拒绝了被西方列入黑名单的克里米亚地方政府首脑阿克肖诺夫作为代表团成员一同访华。阿克肖诺夫曾想参加普京访华期间在北京举行的中俄工商论坛会议。这次会议的俄方主办者透露,他们同中国外交部多次交涉,但仍无法使克里米亚领导人成行。中国外交部不让中国国有资本去克里米亚投资并同当地签署任何协议,但这一禁令不涉及私人资本。一家中国公司去年访问克里米亚考察当地投资环境时受到了阿克肖诺夫的亲自接待。

不想得罪乌克兰

乌克兰官方目前对中国与克里米亚的往来保持沉默。但乌克兰已立法把克里米亚视为被占领领土,对那些未经乌克兰政府批准在克里米亚从事商业活动外国公司实施制裁。

乌克兰政治学者伯格列宾斯基认为,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立场是避免得罪任何一方。

伯格列宾斯基:“我觉得中国所持的是中间立场。中国既不支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但中国也没有对此批评并采取激烈行动,或是加入制裁行列。中国所做的是它觉得能对它有利益的事情。”

谴责俄罗斯占领 克里米亚变集中营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几天前再次谴责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他称今天的克里米亚已变成了一个集中营。俄罗斯刚在克里米亚举行了大规模军事演习,并邀请外国媒体参观,显示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继续持强硬立场。

克里米亚鞑靼人组织说,俄罗斯在当地大批驻军,甚至部署核武器,秘密警察控制社会生活的各个部分。被认为是克里米亚原住民的鞑靼人正受到俄罗斯的迫害,一些活动人士失踪或被逮捕。俄罗斯甚至采取苏联时代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的方法曾把一名当地鞑靼人领袖关入精神病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