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亚洲问题专家建议川普:守住底线但要强硬


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美国的亚洲外交政策专家向当选总统川普建言:二战以来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底线不能突破,美国必须向其亚洲盟国重申承诺;全球化成果未能在美国得到平等分配,但不要泼脏水把孩子一起泼掉;在对中国政策上,美国应在中国不顾美国核心利益时威胁制裁,必要时将南中国海航行自由设为常规。

星期四晚上,在纽约亚洲协会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研讨会上,前美国副国务卿、现任哈佛大学政府学院教授尼古拉斯·伯恩斯说:川普当选总统必须首先向亚洲的美国盟国重申美国对他们的安全和防卫承诺。伯恩斯曾先后在克林顿和布什两届政府中出任高级官员。

哈佛大学政府学院教授伯恩斯大使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哈佛大学政府学院教授伯恩斯大使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向亚洲盟国重申安全防卫承诺

“这是美国与中国这两个大国之间的极大不同:中国在世界上没有可靠的朋友,而美国在71年里建立了这些盟友关系。”伯恩斯说,川普在竞选中说让日本和韩国自己发展核武器,这是个“最大的错误”,已经对美国声誉造成伤害,“这绝不能成为川普政府的政策。”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阿什利·特里斯说,当选总统川普应该作出战略性选择,“究竟是想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容易些还是更艰难些?”“归根结底是美国是否准备作必要投资以保护二战以来建立起来的世界秩序?” 特里斯说:“我希望他理解保护这一秩序对美国国家利益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如果他重视这一点,他的日子就会过得容易些。”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特利斯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特利斯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想让中国主导,那就扼杀TPP

川普在竞选中有许多反对自由贸易的言论, 比如他说准备对所有美国的贸易协议重开谈判,抛弃美欧自由贸易协议和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等。伯恩斯指出, TPP的战略意义远超过我们预期的增加GDP一到二个百分点,它占全球40%的GDP,12个国家参与。日本首相安倍在日本努力推动,并将于下周访问华盛顿。

伯恩斯说,“如果你想让中国主导亚洲、制定贸易规则,那么你就扼杀TPP!如果你想让自由市场经济来为未来30年制定规则,那你就得推进TPP。”伯恩斯认为,奥巴马总统的TPP版本已死,“现在看能不能在12个国内重启谈判。这是川普犯下的极大错误,但我相信他会贯彻这一错误。”

别把孩子当脏水一起泼出去

特里斯认为,美国是过去40年全球化的受益者,但美国没有让全球化的好处得到平等分配,“这是需要面对的挑战。根据川普‘美国第一’的说法,应对挑战之道不是泼脏水连孩子一起泼出去,而是应审视全球化的后果究竟在哪些地方带来了不足,然后制定有针对性的应对策略,解决这些不足。”“如果毁掉现有的国际贸易体系,结果是川普的选民可能会更苦。”

特里斯说,如果“让美国重新伟大”不仅是个口号,那么川普就必须认真注意更新美国国内的基础:“平衡公共财政、建立有能力应对全球化挑战的劳动大军、改善美国的创新能力。”

北京喜欢川普

华盛顿智库史汀森中心东南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云说,北京对川普其实有很正面的看法,“他们认为当选总统川普是个可以合作的人。他是个生意人,会比较现实、务实,会谈判,并愿意就很多中国希望跟美国谈判的议题进行谈判。”

孙云认为,关键是川普是不是认为美国仍应追求当自由世界的领袖?是否还追求成为亚洲的一部分?“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北京当然非常高兴。因为它会认为这是个完美机会来填补这一美国可能留下的真空,这对亚洲其它国家来说不是很好的未来。”

孙云说,川普在他总统任上的头100天里,对中国,最重要的是“美国应确立正确的基调和正确的边际:向中国展示这不是北京可以试探的机会,别把美国的亚洲战略当作软弱的表现,当作中国可以扩展的空间。”

史汀森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云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史汀森研究中心东南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云在美国亚洲协会在纽约举行的“向川普总统建言亚洲政策”讨论会上(亚洲协会图片,2016年11月10日)

欧洲、亚洲盟国,然后习近平

伯恩斯说,美国需要平衡与中国既是伙伴又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未来20-30年里,美国在面对世界一系列重大议题时,中国因其分量而成为美国最重要的伙伴。”

他认为,“川普应该跟习近平进行‘阳光之乡’式的会晤。但你应先跟日本和韩国领导人见面。” “作为美国的国策,必须保持美国在亚洲的军事主导权。”

伯恩斯给出的优先顺序是,川普“别先去亚洲,先去欧洲!欧洲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最大的投资者,我们最大的集体盟友。欧洲现在面临非常紧急的短期危机。”

中国必须制止朝鲜拥有可威胁美国的核能力

伯恩斯认为,2017年川普面临世界两大难题:叙利亚和朝鲜。在亚洲,川普应该把解决朝鲜核武器和导弹项目“当作国家紧急优先事项处理” 。

10年后,朝鲜将拥有能射到美国本土的洲际弹道导弹。伯恩斯说:“这是不能接受的。因此,如果中国不采取措施制止朝鲜,美国必须对中国进行制裁。”他说:“我在2006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后去中国、日本和韩国,我可以告诉你,让中国人站在我们这一边,我从来没有失败过。使用杠杆,推动朝鲜退让,所以我们要求中国带头。如果中国做不到,我们必须威胁中国对它实施制裁。因为这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

南中国海航行自由应成常规

特里斯说,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川普必须坚持几个原则,第一,坚持南中国海仲裁庭的裁决,否认中国的九段线主张;第二,如果中国继续填海造岛,尤其是采取军事化措施,美国应该考虑对参与建设的公司实施制裁。第三,在所有美中参与的机制中提出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为的问题;最后,有关航行自由,“我要使它不是例外,而是常规;我要鼓励我们的盟友,也进行它们自己的航行自由行动,在允许的范围内,进行盟国联合巡航行动。尼克松说过,善于管理风险的才是优秀的政治家。”

伯恩斯认为,川普善于把谈判的起点设得很高,给自己留有充分余地,比如说给中国进口税加45%,让日本和韩国发展核武器。

川普的性格决定其不确定性

“川普有很多主意、想法,但未见他有任何治理能力,比如,如何保护自由秩序?如何投射美国力量?如何应对难以对付的国家朝鲜或中国。”

“什么人会在白宫椭圆办公室的背后?谁是他的国务卿、国防部长、财政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如果他任命立场偏中、极具智慧和高超能力的人,他是否会听他们的?他可是说过他比将军更聪明。所有这些要到几个月后我们看到他怎么做才知道。”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