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3 2016年09月30日星期五

亚洲在努力应对欧美的贸易保护主义


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一家组装厂的工人(资料照)

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一家组装厂的工人(资料照)

亚洲依赖外贸出口的国家对欧美越来越强烈的民粹主义的愤怒日渐担忧。这些国家担心,欧美民粹主义者对他们所认为的不公平贸易政策的愤怒可能会导致全球的经济增长放缓。

香港汇丰银行的亚洲区经济研究联席主管范力民(Frederic Neumann)说,“正在上升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可能破坏全球贸易体系,甚至会导致体系瘫痪。

主要工业国家的选民们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带来的就业工作的流失感到沮丧。这两个议题也是最近英国选民投票退出欧盟和美国总统选举中重要的议题。

对英国退出欧盟造成的市场动荡,东亚的主要经济体采取了短期经济稳定措施:韩国政府增加了政府开支;而中国则调整了人民币的价格;东京表示,如果日元继续上升的话,会考虑采取类似的措施。

不过,亚洲对西方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的情绪反应,特别是美国大选中的贸易保护主义情绪的反应,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强烈。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克劳福德公共政策学院东亚经济研究局的彼得·德莱斯戴尔(Peter Drysdale)说,亚洲人认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理性的经济策略会出现,这种看法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德莱斯戴尔: “美国总统竞选中的一些言词当然会给包括亚洲在内的各国的政策制定者带来不安,但是,他们也会很理性地意识到,这些言词,在选举之后,不一定会变成政策。

共和党的保护主义

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唐纳德·川普选举的主要策略就是攻击自由贸易。

这个星期,他呼吁就美国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或是干脆放弃。他还一再强调他反对还没有被批准的美国和11个太平洋地区国家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民主党也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提名的希拉里·克林顿在提名竞选中也表示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但是,反观她的政治履历,她以前一直是支持自由贸易的。1990年代,作为美国的第一夫人,她赞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她的丈夫,前总统克林顿将这些协定签署成为法律。

当她担任奥巴马的国务卿时,她也表示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并称之为自由协定的黄金标准。

但是,作为候选人,她反对这些协定,称协定最后的文本并不利于美国工人。

但是,她在全球化和贸易问题上的退却被认为是一个政治举动,是为了应对民主党内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总统参选人伯尼·桑德斯的支持者。桑德斯大声疾呼,呼吁更进一步的贸易保护政策。

尽管两党的总统参选人都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但是奥巴马总统表示,他对协定获得国会批准还是充满希望。预计,在11月的选举之后,新总统上台之前的这段时期,他会努力促进即将期满的本届国会批准协定。

范力民说,“选举之后,大家的头脑都会冷静一些, 希望还是存在的,我们会批准某种形式的协定,但是目前看起来很有挑战性。”

公平贸易措施

经济学家们说,亚洲国家可以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开放他们自己的经济并增加在工业化国家的投资来抵消西方国家的贸易保护主席。他说,在某种程度上,它们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范力民说,“印度、中国以及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已经在寻求在西方工业国家设立工厂和投资,特别是在美国。”

这个星期,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成为川普的主要攻击目标。他说,这项协定让美国与这个东亚盟友的贸易赤字增加了两倍,并造成美国将近10万个就业机会的流失。

范里民说,川普在一个问题上是说对了。那就是,即便两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 许多美国公司抱怨韩国的复杂的行政规定阻止了美国公司在韩国的市场准入。

范里民说,“这是美国和韩国之间的双边协定, 理论上,许多部门应该是开放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我们发现,双边关系有点失衡。”

首尔官员也承认,目前韩国对美国有大约100亿美元的贸易盈余,但是,他们说,韩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要超过美国公司在韩国的投资。

如果大选后,大家还是不能冷静下来,相反,树立起贸易壁垒来限制相互依存的全球贸易体系,这些分析人士说,这对东方和西方都将是灾难。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