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9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昂山素季为何先访华 平息边民纷争考量?


2016年8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到访的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路透社图片)

2016年8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到访的缅甸领导人昂山素季。(路透社图片)

缅甸执政党领导人、国务资政昂山素季正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展开一系列会谈会晤,讨论两国间利益攸关的政治、经济和历史问题。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分别会见了这位掌握实权的缅甸领导人。在缅甸努力解决边境民族纷争之际,习近平对昂山素季表示支持缅甸和平进程。有分析认为,昂山素季出任缅甸民选政府重要职务后出访的第一个非东盟国家是共产党执政的中国,而不是自由世界的西方民主国家,是出于地缘政治、经济发展以及特别是民族和解等战略考量而作出的一种中间道路的务实选择。

中国总理李克强18日下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隆重仪式,欢迎星期三晚上到访的缅甸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昂山素季。官方的新华社报道,双方在会谈中一致同意,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精神,坚持相互尊重,巩固政治互信,加强交流合作,推动中缅关系在新时期取得更大发展。

据专家估算,中国对缅甸的经济援助力度比重多于40%,远远超过美、日、德等发达国家。

路透社引述一位缅甸官员报道说,这次访问期间,中缅两国将签署若干双边协议,其中的项目包括在边界附近兴建一座战略性桥梁和在缅甸建设两家医院。

据中国官方媒体CCTV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五会见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时表示,“中方愿继续为推动缅甸和平进程发挥建设性作用,为维护中缅边境和平稳定共同作出努力。”

美中角力 北京缘何占先

昂山素季是缅甸执政党民盟的领导人,曾被缅甸军政府软禁长达20年,其间她和她领导的民主运动在道义上一直得到美国政府的支持,而北京与严酷镇压缅甸民主力量的军政府长期保持友好关系并提供援助。

2011年12月初,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仰光会见了已解除软禁的昂山素季,并转交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封私人。希拉里也表示赞赏和支持昂山素季的民主斗争。昂山素季则非常感谢美国对缅甸民主改革事业的支持。

现在,奥巴马总统邀请昂山素季下个月到华盛顿访问白宫。

不过,昂山素季在缅甸实施政治改革后以政府领导人身份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中国而不是美国。这当中有什么考量?对美中缅三方关系会造成实质影响吗?

专家:远亲不如近邻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达巍博士对美国之音表示,在外交上,缅甸跟中国有着历史悠久的睦邻友好关系,称作“胞波”情谊。

达巍:美国是帮助她(昂山素季),但是中国必须和它(缅甸)维持比较良好的关系。而且缅甸和中国是邻国,我觉得这是比较正常的考虑、正常的选择,不宜过度解读。不要过度的猜测中美在缅甸的竞争,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觉得不必过度解读这个事。不能说你来了,中美缅三个国家的关系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下这些结论都太匆忙,至少现在言之太早。

云南警官学院缅甸问题专家梁晋云教授也对美国之音表示,缅甸和中国是近邻,应该首先把近邻的关系搞好。

梁晋云:她这次的目标,在几个大国之间,还是首选了中国。用东方文化的概念来看,其他大国离得比较远,缅甸和中国山水相连,远亲不如近邻。先和近邻处好关系,再往其他大国发展。第二种思路,(她)几十年中缅关系的走向,从西方到东方,经历了 很多事情,现在可以说她已经执政了,执政以后可能也想要构建一种新型的中缅关系新视角。

政经并行 重点治民族矛盾心病

梁晋云认为,昂山素季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政治和经济并行,同时会把国内的民族和解问题带来跟中国领导人交流。

这位学者把缅甸方面这次访华的目的归纳为三个节点,其中经济议题包括数年前缅甸单方面中止的中缅密松水利发电合作项目。

梁晋云:第一个节点是从政治方面来看,中缅出现了很多不愉快,也有一些不同政见方面的矛盾,她也想来缓和一下。第二个节点,经济方面,密松水库(电站)等等,好像好几个水库,能源,能源通道,还有一个,还有交通方面。这样就可以从政治达成一致,经济就可以促进。所以,通过这次访华密松大坝有可能解冻。

梁晋云提到的第三个节点是历史遗留的现在仍在给两国关系造成中缅边境地区长期存在的民族矛盾和少数民族反政府武装给两国带来了严重困扰,成为一块心病,因此梁教授估计昂山素季这次访华的最大节点和亮点应该是民族和解问题。

梁晋云:她也希望通过到中国来,也急切地希望中国和缅甸政府的思路能够达成一致,然后共同为缅甸的反政府的和少数民族的和解,她想让中国来给出个力。

梁晋云说,缅甸的民族问题非常复杂,虽然不能在她这个任期内一蹴而就,但是至少可以维持现状和向好的方面转化,另外中缅边界的国家安全可能会受到一些维护。

云南警官学院的梁晋云教授指出,中国政府正在作出努力,其中包括劝说逃入云南的大批缅北难民返回其祖国缅甸,尽管他们主要是文革期间在北京政策鼓励下加入缅共军队的中国知青及其后人。此外,中国政府对缅甸的援助还包括出资上百万元人民币,帮助改善缅北地区居民的生计,例如推动他们放弃种植罂粟而改种其他作物。

复杂敏感的民族关系

云南和缅甸之间有1800公里长的边界线,有一百多万所谓跨境民族在当地居住,属于掸邦。这里既是历史上从云南迁徙的华人移民主要的移民地,又是一个复杂而敏感的地区 。掸邦的主要民族掸族与中国境内的傣族和泰国的泰族同族。另一支少数民族克钦族与中国少数民族景颇族同属一族。

掸族与主要民族缅族之间长期不和,时常进行争战。掸邦南部有主张独立的武装力量存在,西部与泰国、柬埔寨交界地带就是毒品走私严重的金三角地区,北部与中国接壤,既是历史上缅共的根据地,又是今天缅甸境内果敢族(汉族)主要的聚居地。

1986年以后至1989年缅共彻底解体,其原属武装统辖地一分为四,成为今天缅甸掸邦的果敢第一特区、佤邦第二特区、克钦第三特区,勐拉第四特区。明朝划给缅甸的果敢地区是第一特区,果敢有十几万人口,还有另外三个缅北特区所处的地段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或较早前划给缅甸。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