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北京律师准备人大竞选活动被强带派出所


余文生律师(右起)、李文足、王峭岭等在派出所外(参与网图片)

余文生律师(右起)、李文足、王峭岭等在派出所外(参与网图片)

在中国五年一届的全国人大基层代表换届选举之际,作为独立候选人的北京维权律师程海和其他几人准备进行竞选活动,11月1号被警察强行带走。

有消息说,709大抓捕案王全璋律师的辩护人、维权律师程海,星期六上午在北京立水桥地铁口附近等人,准备进行竞选活动。709案在押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和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前往,准备请教关于709案的法律问题。

上午约10点半,李文足发消息称:“我们被带派出所了。”随后,程海、王峭岭、李文足三人失联。后传出确切信息说,他们被带到北京朝阳区望京附近的来广营派出所。709案谢燕益律师的妻子原珊珊、王全璋的辩护人余文生律师,以及多位公民赶往来广营派出所声援。程海律师下午4点获释,709案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多时后才出来。

程海律师星期天向美国之音表示,他们3人在交谈时,有警察在未出示任何证件下,要求查看三人身份证被拒绝。随后,该警察呼叫数位警察乘警车赶到现场,强行将3人拉上警车。

他说:“下来了4、5个身高马大的警察,二话不说就要查身份证。我说你凭什么查我们身份证呀?他说,身份证法、警察法有规定。我说哪个法律有规定你拿出来我看看,说你自己查去。我说我知道警察查身份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可以普遍地查,车站、码头、机场、戒严的场所等,想查谁查谁都行。另外是在对方有犯罪嫌疑的情况下你才可以查。我说,我们有没有违法行为呀?没有。没有你凭什么查呐?他说不出来,反正就要查。”

程海表示,后来警察表示要强制传唤,在强行带走他们时,非常野蛮,用王峭岭的围巾勒她脖子,而李文足头部也被撞车窗。

他说:“上来一帮人就把我们三个人强制地拎到警车上面去。先是用王峭岭的围巾把她的脖子勒出一道红印,有点窒息的样子。李文足就帮助她,他给她一手推到那个,头撞到车窗上。我也给他连推带拽,使劲往上推上去,头差点栽在椅子上去了。”

程海律师表示,到了派出所做笔录,警察又称他们是妨碍公务。

他说:“做笔录他就问我们,你为什么要到派出所。我说是因为你们违法带来了,没有任何的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滥用职权带来了。他说你妨碍公务。妨碍公务,首先你有什么公务?查我身份证没有理由,这叫公务吗?”

另据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在网上陈述,对她们进行搜身的两位女警中的张姓女警对她俩污言秽语,满口脏话,并在对李文足搜完身后,让李文足对着摄像头打个招呼。

程海律师表示,他对警察骚扰他们感到莫名其妙,可能与709案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近期不断为她们仍在押候审的丈夫呼吁奔走有关,也可能与干预和骚扰人大基层选举独立候选人参选的事情有关。

他说:“它这个有两种可能性吧,一种是,可能是不是王峭岭和李文足过去了。因为那个地方是不在选区内的,因为我们在选区内宣传,基本上警察也没有到场骚扰。第二个原因,也不排除吧,反正搞不清楚,莫名奇妙地来进行骚扰。”

美国之音记者拨打来广营派出所所长的手机,电话一直在通话中。

北京悟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程海11月5日决定作为独立候选人参选北京市昌平区人大代表,并公开发表致选民书和招募助选,呼吁选区民众投票给真正能代表国家管理权的人、值得信赖的人。程海表示,5年前他也曾竞选人大代表,认为这是推动民主、法治必须要做的事。

据报道,目前北京有58名维权人士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但许多人遭到骚扰、干预,甚至不让出们进行选举宣传,至今也没有见到选民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