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1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北京接连对香港放狠话引关注


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苹果日报图片)

北京驻香港官员和学者近日在几个研讨会上接连放话,对香港一国两制强硬表态,包括要香港人敬畏中国的制度,一国若受威胁,两制无法继续,以及若香港出现危及国家主权事件,中央可能干预等。这些言论引发民主派的强烈反应。有分析表示,北京目前步步紧逼,意在牢固控制香港。

香港媒体报道,曾任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的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王振民星期六在香港一个基本法研讨会上表示,维持香港“两制”不变,有一个重要前提条件,就是必须先满足“一国”的基本要求。王振民声称,“两制”如让中国感到不安全,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和条件,而一国两制一旦失败,中国只会损失面子,但香港损失的是里子、是全部。

近期曾称重启政改会令香港如中东般有内战的王振民星期五在另一研讨会上狠批香港人,称全世界辱骂中国制度最厉害的地方就是香港,强调港人要敬畏内地的制度。

王振民的谈话引发泛民的反弹。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表示,王振民的发言只会进一步削弱中港之间互信,令有意推动修补中港关系的人士更加举步艰难。取消两制不仅是中国的面子问题,更事关中国对国际社会兑现承诺的责任。

而人民力量的立法会议员陈志全也质疑,王振民言论试图恐吓和挑衅香港人,只会让港独的讨论更有市场。民主党的黄碧云议员表示,港人要求的不过是中央兑现基本法承诺,落实真正的普选,而不是要求推翻内地制度。黄碧云指责王振民的言论与港人诉求扯不上关系,是冤屈港人,并呼吁中央应督促中联办官员熟读基本法。

此外,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北大法学院教授饶戈平,星期五在香港一个研讨会上表示,基本法有关国家安全的第23条的立法,即使难度大也不能再拖,不能喜欢普选就恨不得马上实施,而对23条立法就妖魔化,永远打入冷宫。

不过,近年不断抨击港人的饶戈平同时为下届港府重启政改开列条件,称为政改订时间表不实际,认为香港人要先反思上次政改为何失败,待条件成熟后再谈政改。有分析表示,饶戈平的言论是要港人接受人大对特首选举候选人筛选的8/31限制决定。

几位民主派议员批评饶戈平的言论不公道,明显双重标准,并指政改失败在于北京人大8/31决议对特首候选人作出不合理的高门槛筛选。

担任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的饶戈平星期天还通过视频向香港一个研讨会表示,假如香港深层次矛盾日趋激化,政治、经济形势下滑,两制渐行渐远甚至对立,或者出现严重危及国家主权安全或香港稳定的突发事件,特区政府无力处理,中央就可能要进行必要的干预。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天对美国之音表示,北京官员和学者一再强硬表态,说明北京量出底牌,就是不可能给香港真正的民主。

他说:“他的意图就是说,一国两制的底线是我决定的,我告诉你这个底线在哪里,你就得接受,不然我就干预。就是说,你不要再跟我谈什么民主,民主的选举制度等等,我也要引进这个23条的立法。所以,现在香港人不但明白,民主起码在近期是没有希望,而且香港人也非常地感受到,自己的核心价值也受到威胁。”

郑宇硕表示,绝大多数港人都明白,所谓港独就是少数年轻人用来发泄不满,香港没有可能独立,北京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是借打击港独来进一步收紧对香港的控制。

他说:“中共把港独这个稻草人高高地竖起来,就是你们搞港独,所以我要镇压了、推23条立法了、要收紧言论自由了。对香港有一点点地了解,你都可以看到香港人基本上是明白,港独是不可能的,就是一些年轻人主要想表达对社会的不满意,对所谓港独没有具体的论述,也没有一个时间表,也没有说我们怎么样去争取港独。他们就是喊喊口号。”

在争取香港特首选举真普选的雨伞运动之后,对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感到失望的年轻一代,开始转向勇武抗争,而港独思潮因是北京最忌讳的议题,也因此对年轻人具有宣泄不满的吸引力。

随着近年来各种民意调查显示,香港年轻人中有独立倾向的比例越来越高,北京对香港的态度也越来越强硬。2015年起担任中联办法律部部长的王振民不久前曾说,香港未来5年10年不应重启普选香港特首的政改。他还曾表示,即使只发表主张香港独立的言论也可能是违法的。

在前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经“小圈子选举”成为下任特首后,林郑月娥曾提出将修补社会撕裂作为首要任务。不过,郑宇硕教授表示,从民主运动的角度,只要香港人没有能够真正选举特首的民主选举制度,社会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解或者社会撕裂得到修补。

郑宇硕教授还表示,一方面香港政府不断地落案起诉领导和参与占领运动的活动人士、被取消议员资格的民选议员以及前助理,以及参与反对人大释法抗争的社运人士等,另一方面北京方面又不断强硬放话,更会令修补社会撕裂不可能出现。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