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输出防火墙帮俄控制互联网


2012年2月莫斯科大规模反普京示威中,示威者手举脸书旗帜。

2012年2月莫斯科大规模反普京示威中,示威者手举脸书旗帜。

俄罗斯将引进中国的防火墙技术过滤互联网,两国高官已经多次讨论在控制互联网领域加强合作。分析人士说,俄罗斯网络空间充满反普京气氛,在监控互联网方面克里姆林宫是否能取得类似中国那样的效果还有待观察。

网络沙皇、防火墙之父访俄

俄罗斯正在引进中国的防火墙技术来建立过滤互联网的“红网”。英国卫报说,为探讨在互联网领域合作,普京总统亲信、前联邦安全局局长,目前是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的帕特鲁舍夫今年早些时候访华会晤中共政治局高官。普京总统6月份访问中国时,两国签署了在互联网领域合作的重要文件。有中国网络沙皇之称的中共宣传部副部长,前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以及被称为中国网络防火墙之父的中国网络空间安全协会理事长方滨兴今年4月访问莫斯科时与普京总统的互联网顾问和俄罗斯前电讯部长谢戈廖夫会面。

报道说,克里姆林宫的高级官员,安全部门的将军,以及亲官方的商界人士正在推动与中国更密切合作。报道说,制裁导致俄罗斯无法从西方获取技术。同中国合作中俄罗斯最需要的就是能获得相关技术,而中国也乐于向俄罗斯伸出援助之手。在俄罗斯有许多生意的华为公司正提供帮助。

滤网技术俄罗斯化

卫报有关文章的作者之一,俄罗斯安全专家萨尔塔多夫说,今年春季时已经显而易见,俄罗斯决定在中国的协助下控制互联网,接下来是高层官员的互访谈判。萨尔塔多夫说,目前正处在技术开发阶段,涉及如何控制互联网域名,在多大程度上实行过滤和封网,以及开发一种系统,使中国的网络过滤技术能用于俄罗斯网络空间。

或水土不服

时事评论人士鲍利沙科夫说,在互联网领域,俄罗斯走的是一条与中国不同的道路,完全用中国的方式控制互联网在俄罗斯未必能行得通。

鲍利沙科夫:“当局总是想把互联网控制起来,并在网络空间设置许多禁令,但迄今为止,当局的努力都不成功。因为社交媒体现在发展的非常快,人们很快能找到办法在社交媒体上绕过当局的禁令。控制互联网只能引起网民的愤怒,甚至那些对政治不感兴趣的网民也会对此非常不满。”

反普京者聚集网络

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是2011年,2012年在俄罗斯发生的大规模反普京示威的主要推动力。分析人士说,普京的支持群体主要以电视观众为主,反对者都集中在网络空间。

俄罗斯的各主要媒体目前都在不同程度上已被当局控制,互联网相对自由。普京政府的批评人士,俄罗斯捍卫网络自由协会领导人沃尔科夫说,俄罗斯正在逼近2018年的总统大选,当局认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以及颜色革命等都是主要威胁,因此想把互联网最大程度地控制起来,但中国经验和技术是否能适用于俄罗斯的网络空间是个非常大的问题。

沃尔科夫认为,开发控制互联网的相关系统能帮助一些利益集团使用和获取国家预算。

社交媒体命运是关键

领英职业社交网站最近在俄罗斯已经被封锁。评论人士鲍利沙科夫说,几家批评普京的网站都已经被当局封杀,但这些反对派网站在社交媒体上仍能轻易打开。

鲍利沙科夫:“如果当局不对社交媒体真正动手,当局的这些控制互联网的尝试都没有太大意义。因为网页一旦被封锁,还有社交媒体。社交媒体正在网络空间扮演关键角色。”

制造网络恐怖气氛

鲍利沙科夫认为,克里姆林宫对互联网的控制很可能针对特定目标,并试图在网络空间制造恐怖气氛,让人们害怕因言获罪。

最近几年来,克里姆林宫控制下的俄罗斯议会已通过许多法律加强对包括对互联网在内的社会各领域的控制。在社交媒体上现在转发违反法律和当局禁令的帖子,比如批评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和吞并克里米亚,因此被判刑和受到刑事处罚的案例越来越多。

高官否认

普京总统的高科技顾问克里敏延科对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表示,他不知道是否正在开发有关系统过滤和控制互联网。但他认为,俄罗斯拥有的技术能力不需要中国帮助。

除了监控互联网外,俄罗斯与中国还强调共同携手抵抗所谓的颜色革命,两国官方媒体也在密切合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